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都市言情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二十二章 开往夏天的列车(4)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二章 开往夏天的列车(4)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感谢“开始勒”大佬购买的六万起点币后宫之主股票,鏖战一夜,写了个三合一更新,求各种票}

    圆柱形的咖啡馆有四个进口,沈道一带着成默从南口进入,里面出人意料的静谧,只能听到舒缓轻柔的节奏布鲁斯在封闭的空间内漂浮,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一丝杂音。

    穿着衬衣系着咖啡色围裙的服务员说话也细声细气,像是害怕惊扰到什么一样,等沈道一从手袋里拿出一张卡之后,服务员就带着沈道一和成默从侧面的楼梯上了三楼,接着给两人安排了一个靠窗户的包厢。

    包厢面积并不算大,装修也不繁复,但胜在240度的美妙景致。

    临江一侧是落地的玻璃幕墙,头顶是透明的玻璃穹顶,因此完全不像是包厢,反而像是一个封闭的露台,房间里没有正儿八经的餐桌,只有半圈浅蓝色的天鹅绒沙发和一个长方形的大理石茶几,坐在沙发上能够眺望湘江美景。

    这样的配置成默其实并不陌生,白秀秀的家的阳台感觉与此处如出一辙,只不过这个包间内并没有绿色的植株环绕,只是增添了一些想象力惊人的现代雕塑,尽管没有什么装饰,但并不显得单调,因为窗外有整片绿色的灌木花园,还有橘子洲头绚烂的灯火,以及著名的岩石伟人像。

    服务员没有多停留,菜单是摆在大理石茶几上的苹果iPad,方寸之间几乎没有热菜,全都是冷盘,沈道一乱七八糟点了一些冷盘和点心,沈道一拿着iPad抬头看着成默问:“喂!现在能喝酒了吗?”

    成默犹豫了一下说:“能喝点?!?br />
    沈道一冲着成默暧昧的笑着说:“能喝酒就说明长大了哦!”

    成默摇头,“不,只是说明我的病好了?!背赡窒氤ご蠛湍懿荒芎染朴钟惺裁垂叵??原本他觉得没有,仔细思考又觉得有,至少很多国家没有到达一定的年龄是不能买酒精饮料的。

    沈道一眨了眨眼睛,“那今天更要好好庆祝啦!”

    “已经庆祝过了?!?br />
    “那是和小西,和我可还没有,这可是双份的快乐,快乐这种事情.....是不能拒绝的哦!”沈道一用手指点着嘴唇摆出了任君采撷的姿态。

    成默闭上了眼睛,无奈的说道:“南姐,能不能矜持一点?你这样豪放我会反感的?!?br />
    沈道一将iPad放下,双手撑在大理石茶几上,附身探到了坐在她侧面沙发上的成默面前,她慢慢的将脸颊移到成默的侧面,冲着成默的耳郭轻轻的吹了一口悠长的气,随后低声说道:“小默默,你确定你不会喜欢这样的南姐吗?不要说假话哦!”

    成默虽然内心有血气在翻涌,但依旧睁开眼睛面不改色的看着沈道一的眼睛说道:“南姐,人性就是这样,对轻易得到东西不会珍惜,所以你应该矜持一点?!?br />
    沈道一和成默对视了几秒,见成默的表情始终很认真,撇了下下嘴,退回了自己的沙发,“欸!这么严肃就没意思了!”

    成默松了口气,看着沈道一继续翻iPad菜单,当翻到酒水类时沈道一惊叫道:“这里的酒还真不是一般的贵,喂,你钱够不够,不够的话我们就只能点最便宜的啤酒了!”

    “随便点吧!这点钱我还是出的起!”

    “真的?”沈道一抬头看着成默一脸兴奋的问。

    “当然?!?br />
    沈道一将iPad举起来敲了敲上面的罗曼尼康帝图片,眯着眼睛说道:“这个也行?”

    “你想喝多少都行?!背赡姹闵艘谎踚Pad,淡淡的说。

    沈道一忽然将iPad扔着沙发上,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扑到成默身上搂着他的脖子,在他的侧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

    这个瞬间成默完全来得及反应,可因为不忍心让沈道一扑空,还是被动接受了这沉甸甸的幸福,那软弹的触感和绵密的温热直击心扉,成默没办法用语言具体描绘这短暂刹那,只觉得有一条温暖的河从心间流过,让情绪和灵魂都荡漾了起来。

    成默觉得很奇怪,他知道这并不全是生理反应,相反的这更多的是一种心灵上悸动,也许是因为付出得到正反馈的结果?

    成默不确定这是快乐还是幸福,只是想到自己终究逃脱不了人性的弱点和软肋,不由的心中叹息。

    沈道一自然不知道成默的心里想些什么,看着成默白皙面颊上浅淡的唇印,忍不住又伸手拧了下成默的脸,嘿嘿笑道:“有个土豪学生真是件幸福的事情......看来我还得加点菜?”

    成默面无表情的说道:“只要你离我不要这么近,随便你加多少都行!”

    听到成默有些冷淡的话,沈道一丝毫不以为意,反而摇着成默的胳膊娇声说:“怎么这么经不起表扬?要不要这么小气???”

    成默“哦”了一声,任由沈道一撒娇始终无动于衷。

    沈道一见成默不吃这一套,“哼”了一声,将手指放在嘴唇上,望着玻璃穹顶之外的天空思考了半晌,才转身拿起了扔在沙发上的iPad,挤到了成默身侧坐了下来,开心的说道:“那我还是喝啤酒好了......这样就能离你近点?!?br />
    成默看到沈道一将酒单划拉到最前面的啤酒选项,一口气就点了两打最便宜的教士黑啤,想到红酒中含有“多酚类”物质,加上喝两打啤酒的酒精摄取量要比两瓶红酒多,怎么算红酒都要比啤酒要健康不少,只好妥协,面无表情的说道:“还是喝红酒吧!”

    沈道一偏头看着成默:“这可是你要求的哦!和我没关系....”

    “哦.....”

    “哈哈!”沈道一眉开眼笑的立刻取消了啤酒,迅速翻到了红酒页面,点了两瓶罗曼尼康帝,随后沈道一迅速的下了单。

    下了单沈道一也没有离开的意思,脱掉了淡粉色的西装外套,挽着成默的胳膊和靠着他的肩膀和他挤在同一个沙发上欣赏着窗外的江景等着服务员上酒菜。

    脱掉了外套的沈道一身上只有一件薄薄的白色半袖圆领t恤,如此亲密的接触,成默能清晰的感受到沈道一肌肤的温度,这让成默略微有些不自在,不知道说什么好。

    沈道一也不开口说话,两个人就这样在昏暗的灯光里缄默不语,看着滔滔的江水在灯光中流逝,渐渐的,成默心中那略微的不自在也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样也很好的舒适感慢慢的浸透了他。虽然没有交流,可气氛并不尴尬,时间更不难熬,反而流淌的比江水还要迅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对于两个人来说不过是眨眼之间,服务员就将酒菜一起端进了包厢,将罗曼尼康帝给沈道一验过之后,服务员便启瓶醒酒。

    等服务员倒完酒,沈道一找服务员要了骰子,给各自的杯子里倒上红酒,沈道一将骰钟递给成默,说道:“规则是这样的,我们用色子比大小,赢的人喝一口酒,然后问输的人一个问题?!?br />
    成默点头“嗯”了一声,又问道:“一杯酒喝几口?”之所以答应沈道一玩这个游戏,成默也希望能够借此突破沈道一的心房,让沈幼乙的病更快的好起来。

    沈道一举起水晶杯,观察了一下说道:“三口?!?br />
    成默摇动了一下骰钟问:“那现在开始?”

    沈道一笑道:“没想到你比南姐还急.....怎么?想早点把南姐灌醉.....好做点什么么?”

    成默松开握着骰钟的手,淡淡的说道:“不喝酒更好?!?br />
    沈道一嬉笑着说:“哎呀!你这人怎么一点玩笑都开不起?先吃点东西,垫一下肚子,醉太快就不好玩了.....”

    成默低头去看茶几上的食物,沈道一拿起筷子,先是夹了一片酱牛展,尝过之后说道:“好吃?!庇旨辛艘黄莸搅顺赡淖毂?。

    成默看了眼沈道一伸过来的筷子,米色的象牙筷在灯光下泛着浅浅的光泽,筷子间的酱牛展散发着悠悠的香料气息,成默吞了口唾液......这似乎是间接接吻?成默有些犹豫,却听见沈道一有些不满的说:“喂?嫌弃我么?”

    成默解释:“南姐这可不是什么嫌弃不嫌弃的问题.....”

    沈道一迅速的打断成默的话,“难道小时候你爸妈没喂你吃过东西?”

    成默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能说出来,陷入了沉默,他在记忆里寻找了很久,完全没办法想起幼时自己是如何进食的,甚至连自己吃的什么都没什么印象了,唯独印象深刻的就是医院的消毒水味和无休止的身体检查,还有那些从小吃到大的药片。

    现在回想起来成默都觉得佩服自己,别的小朋友吃药都需要大人哄上半天,而他总是安静又自觉的将药吃完,他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不太懂事的时候都能做到这点,也许是因为护士姐姐总会因此微笑着夸他“真听话”、“成默真乖”.....

    成默半晌没有做声,那片酱牛展就倔强的杵在成默的嘴边,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成默想起沈老师那让他觉得治愈的笑容,闭上眼睛张口准备去吃,结果却咬了个空。

    睁开眼睛,沈道一已经将筷子收了回来,自己将那片酱牛展吃进了嘴里,同时得意洋洋的说道:“小默默,机会错过了,可不一定会有第二次.....”

    成默被戏弄了,却没有任何生气的感觉,他看着沈道一得意的笑,也浅笑了起来。

    沈道一难得看到成默的笑,警觉的问道:“笑什么?”

    成默摇头:“没什么?!?br />
    沈道一推了一下成默,看着成默说:“最讨厌你这样吊人胃口的.....不行!快说!”

    成默避开沈道一的视线,望向不远处的湘江,灯光辉映粼粼的深色波澜,像是有跳跃的火焰藏在那看似平静的江面之下,“现在不说,等下你要赢了我,可以耗费一次机会问我?!?br />
    沈道一冷哼一声,咬牙切齿的说道:“不说就不说,我等下也绝对不会问?!?br />
    “那就好?!背赡耆诤趸嵘虻酪坏钠?。

    沈道一果真被成默气到了,换回了原来的位置,不再和成默坐在同一条沙发上,开始拿眼前的食物出气,一边吃还一边絮絮叨叨的说道:“吃穷你个小气鬼.....”

    成默也没有劝慰沈道一的意思,不言不语的吃着东西,两个人将茶几上的食物消灭了小半,沈道一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摇动骰钟,气呼呼的对成默说道:“来,开始!”

    成默放下筷子,随意的抖了下骰钟,直接揭开骰钟,他的运气并不算很好,两颗骰子一个是二,一个是四。

    沈道一看了眼成默的骰子,“呵呵”一笑,也揭开了骰钟,一个四,一个五,沈道一满意的笑着说:“我赢了!”

    成默“嗯”了一声,沈道一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琥珀一般的葡萄酒,问道:“成默.....你的初恋是和谁?”

    沈道一这个问题很狡猾,实际上同时问了两个问题,一个是时间,一个是对象。

    “初恋.....什么叫做初恋?第一次恋爱?还是第一次喜欢某个人也算初恋?”成默问。

    沈道一撑着下巴想了想,说道:“暗恋.....如果是两个人互相暗恋,仅仅没有挑明,但精神上有很多互动的也算是初恋吧!如果只是单方面的喜欢一个人,那就单相思,算不上恋爱,必须得有那种甜蜜微醺的暧昧感觉,才能称得上暗恋中的初恋?!?br />
    沈道一的回答立刻就把黄依依排除了出去,实际上成默对黄依依只有一种朦胧的好感,远远说不上喜欢,眼下有只谢旻韫和白秀秀符合这种要求,白秀秀肯定是不能说的,可与谢旻韫的初恋未免也太短暂了,短暂到只有区区两三个小时,甚至可以说只有一个吻的光阴。

    成默不确定的回答:“谢....旻韫吧?”

    “为什么这么回答的这么不肯定呢?”顿了一下沈道一又说,“这可算不上我的问题,而是我需要你做出解释?!?br />
    成默说:“因为你给的定义不够清楚.....比如时间有没有要求?交流的深度的有没有要求?精神上的互动......”

    沈道一连忙摆手,“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就是谢旻韫!”

    “哦!”

    “继续!”沈道一再次摇动骰钟,成默也跟着将骰钟罩在骰子上,随意的晃动了一下,两个人分别揭开骰钟,还是沈道一获胜,她喝了一口葡萄酒问道:“你喜欢谢旻韫什么?身材好?长的漂亮?还是家世好?答案要具体哦!”

    这原本应该是简单的问题,却让成默陷入了沉思。究竟喜欢谢旻韫什么呢?

    成默寻找这个答案的做法是做减法,如果扣掉谢旻韫的美丽,他会不会对谢旻韫动心?如果再扣掉谢旻韫的聪慧,他会不会对谢旻韫动心?接着扣掉谢旻韫的骄傲和坚强,他会不会对谢旻韫动心?

    左思右想成默觉得每一点对于他来说都有意义,但权重不一样,很难具体到哪一点上面去。而且不管缺了哪一点,谢旻韫就不会再是谢旻韫了。

    “需要想这么久么?难道小默默是个很肤浅的人,其实只喜欢谢旻韫的外表?”沈道一翘着二郎腿,摇晃着水晶杯里的红色液体说。

    成默回到道:“外表在我对她的喜欢的权重中并不高,喜欢她的因素有很多,权重最低的是身份背景,这一点最无关紧要,权重最高的是她的思维能和我处在同一个频道上,这一点最至关重要......当然,我喜欢谢旻韫,因为她是谢旻韫,她所有的优点集合在一起让我喜欢上了她....”

    “还真是一个很真实的答案??!”沈道一轻笑。

    两人再次摇动骰钟,这次终于轮到成默获胜了,成默喝了一口酒,放下杯子的时候开口问:“南姐,你是因为不喜欢西姐的性格和生活方式,所以处处都和她反着来?还是因为西姐是父母心中的标准,所以才叛逆的选择了成为这样的你?”

    沈道一看着成默虚了一下眼睛,淡淡的说道:“我也不知道,应该都有,可能更关键的因素是爸妈吧!说真的,我不希望他们高兴,尤其是我爸爸......”

    成默点头,表示知道了,两个人继续游戏,接着又是沈道一赢,她双手撑着下巴看着成默问:“你觉得班上谁最可爱?”

    成默思考了一会说道:“董彦妮吧!”

    “欸?怎么会是她?难道不是颜亦童么?”沈道一有些惊讶的问。

    “董彦妮是班上最爱看书的女生,她也最安静最不爱说话的女生......相比之下,颜亦童也很可爱.....只是稍微闹腾了一点。我更喜欢安静一点的?!?br />
    “这样的理由真是.....很充分??!”沈道一的表情有些哭笑不得,立刻她又问道:“那如果小西也算呢?她和董彦妮谁更可爱?”

    “西姐应该不能用可爱来形容吧?”

    “你的意思就是小西不如董彦妮可爱?”沈道一饶有兴致的问。

    成默毫不犹豫的说道:“我觉得老师比董彦妮可爱?!?br />
    沈道一微笑着说道:“那你把答案说一遍——沈幼乙是最可爱的?!?br />
    虽然沈道一刻意的去掉了高三{9}班这个定语,但成默还是将沈道一的话原封不动的重复了一遍:“沈幼乙是最可爱的?!?br />
    沈道一笑的愈发灿烂。

    成默很是莫名其妙的说:“我说的沈老师,又不是你,你高兴什么?”

    沈道一白了成默一眼,“我喜欢,你管我?”

    成默说:“那你随意吧!”

    沈道一摇动骰钟,满面笑容的说:“继续......”

    接下来沈道一又问了成默关于他究竟为什么考零分,问了他生活上的一些小事情,而成默则一直在就沈道一与父母和沈幼乙之间的问题的提问。

    在两瓶酒喝了大半,只剩下小半瓶时,沈道一再次给两个人的杯子添上酒,这次又是沈道一赢了,总的来说成默这天夜里运气不太好,巨大多数时间都输了,酒是少喝了点,可摸沈道一的底的任务却没有能完成。

    成默正感叹运气不佳,自己摇了两个五都能输给沈道一的一五一六,这时酒到微醺的沈道一忽然举起手腕,摇晃了一下套在上面的梵克雅宝手镯,问道:“这个多少钱?”

    成默心中一惊,若无其事的说道:“具体忘记了,确实不便宜,我没跟西姐说实话,怕她不收.....”

    沈道一狡黠的笑道:“小默默,三百多万的手镯价格你说忘就忘,看来你比我想像的有钱多了!”

    成默脑海里闪过无数的念头,最后还是决定不说慌,让沈道一根据前面询问出来的一些家庭细节推测出自己在说谎,于是他平静的说道:“南姐,我确实比你能够想象的还要有钱的多,每个人都有些不能说的秘密,所以能不能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有钱?我不想骗你?!?br />
    沈道一摇晃着骰钟,笑着说:“好??!不问这个问题就是?!?br />
    成默稍稍松了口气,他看了眼瓶子里的酒,刚才又倒了一轮之后所剩已经不多,只要把这些喝完,就能名正言顺的说游戏结束了。

    只是今天运气完全不站在成默这边,这一轮他又输了,看着沈道一又喝了一口葡萄酒,微红的脸颊还浮着浅笑,成默心里隐约觉得有些不妙,很快他就听到了沈道一问:“小默默??!你这一年多究竟是干什么去了?”

    成默心里稍稍沉了一下,毫无疑问沈道一已经知道了一些什么,只是成默不确定沈道一知道了多少,他并不觉得沈道一对他来说是威胁,或者知道了他是天选者,如果沈道一真清楚这一切的话,就不会用这种方式试探了。

    并且成默也不害怕沈道一知道自己是天选者这件事,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人值得他信任的话,沈老师一定是其中一个。

    “修行.....这一年多我是去修行去了?!背赡≡窳艘桓稣壑械拇鸢?。

    “修行?”

    成默点头,认真的说道:“我原来有心脏病并不是假的,但是我无意之中获得了一种.....gōng fǎ,这样说也许不准确,总之它能够帮助我把身体xiū liàn的更好,所以我这一年多停学,就是修行去了。

    沈道一盯着成默说道:“欸,你不会也是什么河洛派的吧?是不是你也认识一个叫做林之诺的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