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血染长生 > 第七百四十二章 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四十二章 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众人顿时来了精神,之前说杀了姜小白有三千红晶,他们并不抱希望,那种机率太渺茫了,但现在只要表现好,每人都有赏,而且还是一千颗,yòu huò之大,令他们难以抗拒。

    众人一阵欢呼。

    龙麟马便兵分两路,从两翼包抄,这里对于龙麟马来说,确实是有了用武之地,撒开马蹄,风驰电掣,而黑三郎经过一夜的拼命狂奔,早已精疲力竭,两旁的龙麟马就慢慢从他两侧越了过去。

    布休就急了,道:“盟主,这里是草原,你用拈火诀放火烧死他们!”

    姜小白摇了摇头,道:“我试过了,这种草烧不着?!?br />
    布休就在查理屁股上踢了一脚,道:“那你呢,你不是火麒麟吗?就算变不了身,喷火烧他们??!”

    查理就转头朝他脸上长长地吹出一口气,道:“我现在吐出来的火气就这么烫!”

    布休没好气道:“你滚!”又看着姜小白道:“盟主,既然你现在拈土拈花拈火都不行,但你可以拈金啊,对啊,他们身上有剑,可以以彼之矛,攻彼之盾??!”

    姜小白依旧摇头,道:“我现在修为太低了,只有养气境,就算能用意识抽出他们的剑,被他们一把就抓住了,根本没有杀伤力!”

    布休的脸顿时就变成了苦瓜,道:“那我们只有等死了?”

    姜小白抿了下嘴,道:“只有杀出去了!”

    从两翼包抄的龙麟马这时已经超过了他们,开始在前面合围,风言就想拿神针偷袭,只是他现在的修为受到了压制,神针只能煞出几丈长,而那些修士已经有了防范,所以根本不给他近身的机会。

    如果一直不给他近身的机会,倒也好办,一直跑到天荒地老,但前面合围的修士却又分了开来,不过他们之间却是多出一张网来,两边由两个修士拉着,高有丈余,拦在他的前面,虽然也跟着他们移动,但龙麟马的速度却慢慢缓了下来。

    黑三郎不敢硬冲过去,只能跟着把速度降了下来,同时嘴里叫道:“怎么办?怎么办?快说快说,怎么办哪?我们就要被网住了!”

    姜小白几人现在被压制了修为,手里的剑煞不出剑气,所以根本无法斩断前面的网,又不敢让黑三郎太过接近,万一斩不断这层网,刚好被人家一网打尽。

    姜小白就准备让黑三郎从侧翼突围,没想到转头一看,心都凉了,只见后面又有两个修士拉着一张网,快速向前移动,跟前面那张网遥相响应,前后夹击。

    由于前面那张网在降速,后面这张网在提速,姜小白等人想从侧翼突围已经来不及了,眼看两张网就要靠在一起,姜小白跳到黑三郎的头上,抽出素兰剑,挥剑就砍了下去,就听“嗤”地一声,网上冒出一溜火星,却是丝毫未破。

    姜小白脸色一变,还没作出反应,两张网就合拢了,前后拿网的修士将网边合在一起,猛地一转,前面的修士就拿着后面那张网,而后面的修士就拿住前面那张网,这时前面的龙麟马又开始加速,后面的龙麟马就开始减速,猛地一拉,就将姜小白几人和黑三郎牢牢地网住了,挣扎之中,黑三郎由于腿多,腿上又有倒刺,被网缠得死死的,现在不说要网在人家的手里,就算人家把网扔了,他自己整理一天,都未必出得来。

    几千人马就停了下来。

    北野松就驱出走出人群,不过他也怕风言偷袭,离有几丈远,这时仰天哈哈大笑,终于可以一雪前耻了,还是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长这么大,也没有此时这般痛快过。

    直到眼泪都笑了出来,才脸色一冷,指着姜小白道:“你这个小杂碎,竟敢几番羞辱我,现在知道我北野剑阁不是你这种小杂碎也能招惹的吧?你不是很能跑吗?怎么不跑了?”

    姜小白冷哼一声,道:“小人得志!最瞧不起你这种人,现在本事大了,在神墓园,还不是像狗一样摇尾乞怜?就算你爬得再高,但你也不要忘记,你也曾经跪在我的面前!”

    当时在神墓园里,北野松虽然确实曾跪倒在地,但不过那是受了伤,爬不起来,并不是跪地求饶,本来这件事对于北野松来说,已经是奇耻大辱,提都不能提,没想到姜小白死到临头,不但不知道求饶,还把这件提了出来,更可恨的是,添油加醋污蔑他,往他脸上抹屎,还是当着手下们的面,最重要的是,还是当着自己心爱的女人的面,现在在虞美人的心里,肯定已经脑补出他当时跪地求饶的场面,当然怒不可遏,指着姜小白道:“你放屁!”

    查理却大叫道:“我证明,你当时确实跪地求饶,还磕着头喊我爷爷呢!”

    查理的嗓门又大,几里外的人都听见了。

    北野松气得浑身颤抖,咬牙道:“胡说八道!我斩了你们!”说时就拔剑在手,准备上前。

    姜小白之所以激怒他,就是想引他亲自动手,当年他还是白斗修为的时候,在九屠魔域,也曾被左蓝用网这般网住过,后来他煞出制天神剑,斩碎了那张网,才得已逃脱,所以他想故伎重演,只要北野松过来,他便可以赌上一把。

    但没想到,北野松刚准备上前,却被虞梦子一把拉住了,虞梦子笑道:“怎么说你也是北野剑阁的骄子,何必跟他们一般见识?狗咬你一口,你一定要咬回去吗?”

    北野松急道:“但他们在胡说八道,我从来都没有跪地求饶过!”

    虞梦子莞尔一笑,道:“我相信你!”

    虽然只有一个笑容,一句话,但对北野松来说,已经足够了,本来他感觉,自己是站在荆棘之中,周围全是刺,现在却觉得,他是站在花丛中,花香扑鼻。只要她相信,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认为他曾跪地求饶过,又有何妨?喜道:“只要你相信就好!”

    姜小白又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风言咬牙怒道:“奸夫yín fù!”

    布休长叹一口气,道:“我们都瞎了眼!”

    虞梦子这时冷笑一声,看着姜小白道:“姜小白,你说你是何苦呢?害我颠簸一天一夜,罪加一等,死不足惜!”

    姜小白就怔怔地看着他,半晌才道:“真没想到你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虞梦子冷笑一声,道:“你别自作多情了,在我眼里,你给我提鞋都不配!”

    姜小白只觉气血上涌,“噗”地一声,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陈静儒急道:“师父,你怎么了?你别吓我??!这种女人不值得!”

    布休也道:“就是啊,盟主,你别想不开啊,实在不行,咱活着出去了,就去找柳毓,我现在发现,柳毓也比这种女人强!”

    风言就把手从网洞里伸了出来,指着虞美人怒道:“花紫紫,我风言若是不死,必取你性命——”

    虞梦子就哈哈笑了起来,笑完就脸露不屑,道:“跳梁小丑!”

    纳兰小妹这时就凑了过来,道:“师父,这个姜小白诡计多端,免得夜长梦多,依我看,没必要跟他多说废话,杀了算了,也可以让幽兰含笑九泉!”

    虞梦子淡淡道:“那就杀了吧!留他干嘛?”

    北野松道:“那好,这些小杂碎活着也是浪费粮食!”这时大叫一声:“给我把他们剁成肉酱!”

    姜小白虽然痛不欲生,但他知道自己身上还有责任,此时就准备煞出制天神剑,跟他们拼个鱼死网破,没想到就在北野松话音刚落,他的剑也准备煞出的时候,忽然听到有rén dà叫一声:“且慢——”

    北野松没想到竟然有人敢违抗他的命令,非常生气,转头一看,说话的这个人骑在龙麟马上,离他不远,站在第一排,是个老头,满脸皱纹,胡须及胸。

    不要说北野松,五大名阁里也没有一个人认识这个人,不过这个人自从进入悯天仙海,就特别卖力,跟着北野松冲锋陷阵,一路叫着喊着要活捉姜小白,几次都冲在北野松的前面,所以北野松对他特别有印象,估计他跟姜小白也有不共戴天的仇恨,心里还想着,等杀了姜小白以后,这个人要多加赏赐。

    所以他见是他,倒也没有发怒,以为他要亲自动手,便道:“怎么?你想亲手杀了姜小白?”

    那老头就跳下龙麟马,向前走了几步,忽又转身指着北野松,怒道:“你放屁!”

    北野松一下就被骂懵了,长这么大,除了姜小白之外,还没有人敢骂他,北野剑阁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值钱了?现在是人是鬼都能骂他两句?顿时就怒了,指着那老头道:“老东西,你可知道你在跟谁说话?”

    那老头笑道:“当然知道,北野剑阁的小杂碎喽!”

    北野松道:“你究竟是谁?”

    姜小白虽然认不出这个老头,但此时已经听出他的声音,布休喜道:“白漠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