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凡人仙帝路 > 第八百一十五章初斗君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一十五章初斗君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 }?“蒋兄!我们真的退回去?”张任望着蒋石,刚才的那种惊慌此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蒋石望了张任一眼:“不退又怎样?刚才的那一场激战你我还能支持多久?我等虽有阵法相依,但妖君就是妖君,破空之术防不用防,眼见密境将闭,我可不想你等有谁损落在这里面?!苯劬σ簧?。

    假以时日这几人都是极好的帮手。现在修为已达金仙后期,数百年,或者千余年之后,或许就有人晋级金仙圆满,到时绝对是一把好剑。

    而自己再与此妖缠斗下去,只能让邹立小贼得了好处。缠斗之下,很难保全这些人的安全。甚至有可能将自己的性命也丢在这里。熬到金仙后期不容易!蒋石不傻,大劫已生,没有了邹立可能还有其他,只有自家掌控了全局,安全才有把握。

    而想掌控局面最不能缺少的就是实力。这几人除了张任,其余几人都是他西天王领内的家族修士,其中还有两名仙君家族的精英。出去之后,这些人无疑会成为其家族的核心长老,到时自己利用天王家族之势,将这些人收在手中不是难事。

    刚才发生的事,邹立并不理睬,在地底行走数百里之后,悄然钻出地面,看准一个方向急行。虽然身后不时传出剧烈的bào zhà声,邹立只是微微冷笑,以更快的速度向前飞去。

    “咦!怎么一只妖修都没有呢?”邹立望着眼前的一切,似乎有点不是真的。

    前面一座险峰,一条瀑布自峰顶坠落,如一条玉带,而在险峰之半,突起一处平台,如果邹立猜得没错,那里就是妖修的洞府。洞府之下,有一处深潭,潭边生满无数岩石,激流碰撞在那些岩石上溅起一片水雾,轻而薄隐隐地飘荡地洞府之下。形成一道奇景。

    而在水潭之边,还有数里方圆的平地,说是平地也不准确,应该说是微微起伏的小丘。而这一切,在这种奇怪地地势中,再次形成一道奇景。除了在这四周峭壁之上生长着数十棵高阶荒果树外,在这一片平地,也有杂乱地生长着一茬茬的仙药,全部都是三品中阶。甚至有少部份是三品高阶,在这片平地的上空,一股荒气弥漫着,奇怪地是,在荒气下方,竟然是仙气,形成一种层次感,极为有趣。

    “这里绝对有一条荒,而且还是极品仙脉与高阶荒脉同存?!弊蘖⑷滩蛔≡谀谛哪藕?。不过,邹立并不敢动,他不相信这只妖修洞府就那一只妖修??墒侵钡剿⌒淖叩较衷谝膊幻环⑾忠恢谎蕹隼?。时间不等人,他不能确定蒋石那帮人与妖君之战何时结束。

    身形一闪,向一处峭壁飘去,手一挥,“咦!好硬!”邹立眼睛一扫,法力一涌,轻哼一声,一道青光一闪,混沌如意枪突闪而出,随着左手转动,转眼之间,岩壁出现一道烈缝,随着划了一个圆圈,邹立抓住那株四品荒果树,法力再吐,青光一闪,这棵荒果树终于消失不见了。

    一连收了两株,累得邹立法力几近枯竭。

    ”不行!这样的收法,再收一株,只怕自己就无再战之力了。两眼遗憾地看了周围的数棵,手一翻,吞入数粒丹药,身形一转。向那平地飞去。

    眼见周围如此多的仙药、荒果,邹立哪肯放手,心念一动,将小环等数名人妖放出来,各自疯狂采挖。就在这时,邹立心里一跳,大手一挥,将几人瞬间收入乾坤珠,转身钻入地下。

    砰地一声巨响,就在邹立刚才采摘仙药的地方出现一个大洞。一名身形飘逸的修士满脸阴沉地望着地下。神识往四周一扫,这脸色黑得更利害。不过似乎并不在意,只是冷哼一声,身形一晃,又不见了。

    “小贼!出来吧!老夫的洞府也是那么好闯的?”

    只听得砰地一声,只见妖修的洞府突然出现一个大洞。而在大洞一旁,一名年轻修士正站在旁边轻笑:“大君就是大君,这破空之术果然不凡?!?br />
    “小贼!你胆量不小,不仅洗劫了那些同阶修士的驻地宝库,而且将手伸到老夫的洞府里来了。不过,老夫喜欢!听说你们人修喜赌,要不我们也赌一下。要是数招之内你从老夫的手中逃走,那平地之内的仙药、荒果任你采。要是你逃不脱老夫之手,你就留在老夫的洞府,就做老夫的看府童子。如何?”

    邹立嘻嘻一笑:“你是君境,同我等三境小修相赌,那传出去可不是很晃彩呀!”

    修君,脸色一晃,成变一张怪脸:“老夫这样很光彩吗?要是老夫将你留在老夫的洞府成为一名看府童子,那才很光彩呢?至于其他什么的脸面,关我何事?这密境之内仙主为尊。我等奉命行事,要是能带回一名人修,仙主一高兴,说不定再奖老夫几株高阶荒果树。那才是光彩呢?”

    邹立一听,“这个老家伙!说话比我还爽直。一点脸面都不要,只为将邹某留下。这样看来,此次有点险了?!毖壑橐蛔?,笑道:“能有机会同大君相赌,却是邹某的荣幸。只是要是大君赌输可不允赖帐?!?br />
    妖君脸色一花,满脸笑容:“老夫活了数十万年,从不赖账。只要你赢了,这里的一片仙药、荒果就是你的了?!?br />
    邹立眼睛一眨,“大君同邹某相赌,本是极为荣幸的事,只是这一片仙药、荒果价值太轻,完全不能与大君的身份相符。要不再赌上那些荒果?”

    妖君一听,利眼一扫邹立,如一道铡刀切过一,邹立法力一震,才将这些意识之刀挡下。

    妖君眼一眯,其神态活似一名老谋深算的人修。想了想,“你小子胆子不小??!竟敢同老夫讲条件?!?br />
    邹立嘲嘻嘻一笑:“邹某不是讲条件,而是实话实说。以大君之尊与邹某一介sān jí小修相赌,实在是有违大修的身份?!?br />
    刚才还是一脸和气的妖君,突然大喝一声:“小辈!不知死活,竟然同老夫讲条件,今天就留在这里!”身形一晃,刚刚离得数百丈,转眼就见一条寒光四射的爪子穿空而过,似乎在捏碎邹立的肩骨。

    邹立那敢呆慢,虽然口里同妖君讨价还价,但双眼一丝也没有离开过妖君的左右,眼见空间一荡,离刻身体一闪,险险地避过一侧。

    那知还没等邹立站稳,左侧空间细微一荡,急忙向一旁一闪,撕地一声,宝衣竟被抓破。

    那名妖君看了看手中的宝衣破片,拿在鼻子边闻了一下,“嗯!血肉好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