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凡人仙帝路 > 第七百六十三章破罡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六十三章破罡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看着眼前之人消失得无影无踪,张任大吃一惊,“破罡符!那小子怎回事先准备好破罡符?”张任呆了一呆。

    蒋石满脸阴沉,“在这小子身上没有什么觉得不可能,他既然精通土遁术,自然防备那指地为罡的符箓。只是你堂堂的张大公子也会有失手的时候,说出去必会添加一段笑耳!”

    张任脸色阴沉,“蒋道兄!你知我家那护罡符也是极为罕见的,来之不易,岂能轻用。我又怎知那小子事先拥有破罡符?”此事只能说那小子运气好。下次碰见我张某,绝对就没那么好运了?!?br />
    随后话题一转,望着蒋石头道:“你等数人怎会给那小子抢去了道果树,而许操兄又怎会被那小子杀死。那许家就没有给许兄一些保命的宝物吗?”

    蒋石头脸一红,想了想,将刚才发生之事简略地向张任说了说。这张任的身份也是不凡,本是北天王座下的一名老牌仙君大族弟子。

    张家虽然也只有三名仙君,但有消息说,张家在数十万年前曾出现个一名仙王。只是这名仙王与人不同,晋级之后就消失了。据说此人拥有一只空间宝物,里面方圆数千里之多,晋级仙王之后,只带了数名童子进入空间内修行。

    也有人说,此人晋级仙王后就找了一个山峰,过着逍遥自在的日子,不在理会仙界之事。出走时传言非家族存亡大事,绝不可惊动他。算是一名散仙王了。

    也有人说,张家根本就没有什么散仙王,这只是张家为了自家的面子放出来的传说。毕竟张家也是在仙界立足无数年,甚至比一些仙王家族的历史还长。

    张任听了许操道消之事,也是吃了一惊,“难道是阴阳眼?”

    蒋石头奇道:“什么阴阳眼?”

    张任斜了蒋石头一眼,“难道你们家族没有同你讲过,世上奇术数阴阳眼吗。此术法力能神,只看一眼就能判生死。极是难防?!?br />
    “什么?还有这样的奇术?我怎么没听说过。我就觉得奇怪,这小子张开一只眼,只对许兄看了一眼,发出一道黑黑的光。许兄就道消了?!苯芬彩浅粤艘痪?。

    “黑黑的光?这就没错了??隙ㄊ且跹粞???蠢凑庑∽诱媸怯性等肆??!闭湃翁疽豢谄?。

    蒋石皱了皱眉头,不是这小子,是这小子身边的一个人。此人突然蹦出来,对准许兄就是一剑。不就是看了一眼,发出这种黑色的光。许兄就倒地不起,了无生息?!?br />
    张任皱了皱眉:“那小子身边竟然有这种人?”

    蒋石头见张任如此,冷声道:“这小子虽然被张兄说得如此利害,但我观这小子似乎也用不了几次。刚才那小子就昏过去了。我观就是法力消耗过度引起的,被邹立那贼人收起空间宝物里面?!?br />
    “刚才逃走的那小子叫邹立,竟然有一只空间宝物?仙缘不浅??!”张任脸色沉。

    蒋石看了张任一眼,觉得他太高看邹立了,不悦道:“那件空间宝物蒋某了是看过,不过是件三品初阶宝塔,里面我估计方圆不过几里。最奇的是此人竟修为三魂之术。张兄也应知道,这三魂之术在仙界是极难修练的?!?br />
    张任看了蒋石头一眼:“你的意思是这小子来自低等界面?”

    蒋石点点头:“极有可能。只是此人为何没有登记,既不属于东天王也不属于我西天王管辖?!?br />
    张任一怔:“那他属于那一个天王管辖?”

    “北天王,正是许操家族管辖之下,并且是洪仙君下辖的金叶城。而据他自己宣称是家族受到战乱迁过去的,以前在什么地方说得不清楚。你知道,仙界镇守之人也不必问得这么清,仙界如此之大,如此劫难临头,四处都时有抢劫,灭族之消息传来?!?br />
    张任叹了一口气,如今天王都感到自危,如何还有心思出来理政,而仙君更是想扩充地盘,拥有更为强大的势力,以便在劫难中自保。更有那些人,通过地盘的扩充,全力揣悟时间的变化。妄想晋级仙王。那仙王是那么好晋级的?”

    蒋石头望着张任冷哼道:“我等金仙谁不想晋级仙君?而那些仙君谁又不想与日月同光?仙王就是他们仰望的星辰??上У氖蔷褪窍赏跻灿星蚰暌淮蔚拇蠼?。渡过劫难方能有余生。否则也不过成为过眼云烟?!?br />
    张任沉默不语,这时方天上前道:“蒋兄!我们现在该如何?那小子精善土遁术,只怕现在不知逃到什么地方去了?!?br />
    蒋石头咬了咬牙,“这小子既然杀了许兄,就是与我等彻底地为敌。何况他的手里还有一株道果树、这东西不能留在他的手中,不然终究是一个大祸。说不定传说中的应劫之人就是他了。趁他现在实力未丰,趁早将其灭掉。想来张兄也会与我等心思相同吧!”说完两眼逼视着张任。

    张任脸色一沉,“许兄与我也是十数万年的交情,既然是阴阳眼,抓住那小子就许还能逼他救活许兄。好!如果蒋兄知道那小子的处去。张某也愿意前往助蒋兄一臂之力?!?br />
    看到张任说得意正词严,蒋石暗自冷笑一声:“如果不是道果树,你小子会去围巢那小子?”

    不过蒋石也不傻,自然不会说破,笑道:“有你张兄相助,这小子看他能逃到哪儿去?张家的护罡符,可不是一张破罡符能破除的,到时看那小子再能如何逃?到那时,不逃许兄能救起,就是道果也自然是张兄的囊中之物。到时,张兄可不能独吞哟!”

    张任看了蒋石一眼,他的一点心思,张任岂能不知?哈哈大笑:“宝物自然是有德者居之。想来蒋兄没有做什么亏德之事吧!不然,能否得到道果可是难说??!”

    “张任!你小子敢笑我?我蒋家也是王族,当然以王道为处事准则。岂能行亏德之事?倒是张兄,一向行事不定,有一些亏德之事可难说了!”蒋石反唇相讥。

    张任本就极为了解蒋石此人,哈哈大笑道:“蒋兄!既知那小子的去处,不如早行。过了时间,即使抓住那小子,许兄也怕是回天无力了?!?br />
    “好!既然如此,我们宜早不宜迟,救人要紧!”蒋石也是明白人。说罢身形一晃,带头而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