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凡人仙帝路 > 第四百二十九章棋逢对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二十九章棋逢对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两人你来我往打了数招,那家伙每出一招都燃起一团火焰,给邹立的感觉就是高温、高压。每一招都感觉到了无边的压力,逼得邹立不得不躲闪。最可怕的是连空间都闪烁起来,似乎随时都会破裂一般。

    邹立暗道:“这老家伙修为果然不同,连打斗的法力方向、力道的控制都极为熟练,可谓收入有余。这元婴后期与中期果然差得利害。不过利用丹药、功法来临时提升修为,肯定不能持久!待我慢慢地与他游走,耗尽他的法力于想办法。如果一味逃走,肯定会被他所害?!毕氲秸饫?,突然心中一紧,耳边听道:

    “小子!还是及早受死吧!免得浪费老夫的法力,你这种躲闪是徒劳的?!彼低昝偷匾徽?。

    邹立吃了一惊,眼见一道巨掌向自己压来。急忙手一番,长枪向前一抛,两道光影碰在一起,发出猛烈的爆响。邹立的修为终究还是弱了不少,巨掌只是破碎了一小块,其余的照常地推过来。

    “轰!”邹立只觉得一震,整个人被打得向后倒翻数十丈,一丝银色之物涌出来。

    手一抹,牙一咬,暗道:“这元婴后期与元婴中期的实力相差如此之大?这是什么鬼功法?”

    不过越是如此,越是激起邹立的反抗,身子一晃,双脚倒蹬而去。

    “小子!不要以为你是银身二层就能同老夫作对。这是做梦!”说罢双掌一伸一缩,猛地推出,两道光柱对准邹立的双脚虚影。

    “轰!”邹立的双脚虚影被击碎,掌影直奔邹立本体。

    “轰!”邹立再次被打出数十丈。

    一声闷哼,双脚如同被折断一般,疼痛难忍。

    “感觉怎样?这滋味如何?”黄承冷笑一声。

    邹立怎肯甘心?

    双掌一挽,猛地推出。

    混沌之光,直奔黄承。

    “五灵根!你小子是五灵根。这怎么可能?五灵根怎么可能晋级元婴?是了,难怪你小子能修练到银身境,这练体功法只有五行灵根平均才能修练得如此之快。不对,元婴推进得如此之快肯定有不少奇遇,哈哈!杀了你,老夫就能得到你的宝物,老夫倒要看看,是什么宝物让你修得如此之快?!彼档秸饫镆涣承朔?。

    手一抛,又一颗丹药掉进嘴里,冷笑一声,双手略为后收,再猛地推出,比刚才更猛、更快的光芒射出,一下子将邹立的混沌光截住,这一回没有爆烈声,只是像刺破气泡的声音一般,接着毫不停留地击向邹立。

    “??!”邹立大吓,连忙双掌连续击出,想将黄承的掌印之光阻住,但那里是其对手,尽管连出数掌,但每一掌都只是停留了一下,就破了。眼见掌印就要g印在自己身上,邹立心一沉,双脚一蹬,向后就倒。

    “轰!”掌印堪堪击打在邹立双脚之上,好似一阵骨裂的声音传出。

    邹立脸一白,急忙吞服一颗丹药,法力一吐,只见小腿上虹光一闪,这腿骨又恢复如常。

    此时邹立知道自己万万不是其对手,好汉不吃眼前亏,眼光一闪,往下就逃。

    “哼!今天让你逃了,老夫的脸往那儿搁?”身子一闪就拦在邹立的面前,信手一掌击出。

    邹立吃了一惊,“这老家伙的速度怎么这么快?”左脚一晃,一个急转弯,堪堪避过,差点被掌风扫了个正着。

    怎么办?沈逃不能逃,牙一咬,长枪出手,法力一抖,一道枪影脱手而出,如离弦之箭直身黄承。

    “哼!”黄承冷哼一声,左手一挥,就想打出一边。那只这枪尖竟似长眼一般,无视他的掌力,仍然穿过掌风,弹射而来。这让黄承吃了一惊,侧身避过。

    原来这一招叫叠印枪法,即是将法力击中长枪中的一道阵法,那阵法被击活之后会弹出一道枪影,此影极为利害,同级极难抵挡。只是这黄承现在的修为比邹立高出不少,虽明知击不中他,也要让对方知道自己不是好惹的。

    邹立见这枪法果然好用,心里松了一口气,暗道:“这老小子的功法如此之怪,要是能够拿到就好了。只是这老小子实力太强,恐怕不好对付?!?br />
    黄承见一时难已拿下邹立,心中也是烦躁,自己的功法自己知道,虽说对提升一个小阶,但时间一长,终究还是会回到自己本来的修为上。再说吞服的丹药多了,会激发自己的潜力。这潜夫用尽之后会有一段时间的虚弱期。到时那怕一个普通的元婴初期修士都能对付自己了。

    想到这里,越想越躁,手一摸,闪出一柄长剑。

    “小子看剑!”暗地里又摸出一柄细绳,这根绳是他百年前出海碰到一只七级初阶龙君,他本来是想将此龙降伏做他的灵宠,不料这龙至死不服,一番打斗被黄承所杀,他就用龙筋做了一根捆仙绳。

    邹立见黄承换成长剑,知道这老小子已拿出了最后的杀手,更加小心翼翼。往左一闪,正在这时,一股危急自心头闪出,急忙向后一飘,滑出数丈。只见一根细绳在自己刚才站的地方飘动。

    “小子反应倒不慢!”黄承讥笑一声。

    “老小子!你他妈的欺人太甚。老不要脸,打不赢老子就用几件法宝偷袭,不怕被人笑吗?”邹立怒道。

    “哼!你没有法宝是你太穷,只要能打赢你,不要脸又怎样?”黄承冷笑道。

    “你们这些大家族、大世家都是这样吗?都是不要脸吗?不仅欺瞒修为,光明正大的打不赢,还实施偷袭?!弊蘖⑴?。他虽然知道讲这些没用,但他就想说,至少在心里上刺他一下,让他狂怒一下也好。

    “哈哈!你小子不要想用这种方法来刺激我。没用的,老夫活了几百年,那样没见过?老子吃的丹比你吃的饭还多呢?省点力气吧!”黄承冷笑道。

    邹立心底一沉,“这些个老家伙果然个个都不是好惹的??蠢醋约夯故翘鄣玫??!?br />
    “哈哈!老家伙,看你的样子,有七八百岁了吧!你这七八年算是百活了。你用丹药、功法刺激潜力提升修为,这肯定有时间限制。老子看你能坚持多久,到时看我怎么收拾你?!弊炖锼底攀?、脚一点不敢大意,往右再闪。一柄长剑自身侧划过,将宝衣撕破了一个大口。一片银色之物飘出,看样子邹立又被刺破了一块皮。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