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凡人仙帝路 > 第四百二十七章斩杀元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二十七章斩杀元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寒光无敌!”老者大喝一声,手一番,一面巴掌大小的镜子对准邹立一闪。

    刹那间,邹立整个身体被一层厚厚的寒冰封住,法力瞬时慢了下来,眼看就要被凝住了。吃了一惊,正准备转换功法,只听老者笑道:“小子!天才又怎样?在老夫的寒光镜下又能如何?还不是乖乖地受死?让你死个明白,老夫的寒光镜传自上古,专锁修士的法力,其威力大小按照施用者修为高低,同级修者无敌。何况你小子还低我半阶,等死吧!

    说罢哈哈大笑,身子一飘,走过来围着邹立转了一个圈,摸了摸邹立的脸,还用手敲了敲邹立身上那层厚厚的冰晶,满意道:“这宝贝又为老夫立了一功?!?br />
    说罢举起手掌就要向邹立拍过来。

    正在这时异变突生,只听喀嚓一声响,一股强大的气息自邹立身上爆发出来,浑身的冰块似摔碎的钢化玻璃一般裂成无数细小碎块。

    那名修士吃了一惊,大眼圆睁:“银身境二层后期?”

    正准备逃离,邹立身形一晃,一只巨掌如同一座大山狠狠地拍下来。

    “??!”短暂而急促!随即嘎然而止。

    只见那名修士的脑袋如同被拍开的西瓜一样,烂成几块,红的、绿的、白的飘洒在半空,但转眼之间并如同被气化一般,了无痕迹。

    一把扯过储物戒,手指轻弹,一丝混沌之火飞过去,砰地一声,整个身体燃烧起来,不一会儿,什么都没有了。手一招,收取了那名修士的几件宝物,神识向四周一扫,飘然而去。

    望着邹立一身狼狈,几处伤痕,吃惊地道:“什么?你斩杀了对手?”

    元婴中期修士一脸震惊。

    邹立苦笑一下,“侥幸!侥幸!如果不是他认为我已无力反抗,稍稍松驰了一下,可能倒下的就是邹某了。如今邹某伤势颇重要去修养一番。告辞!”说罢还咳嗽几声。

    “你去吧!好好修养!半月之后可能还有一场大战,此战对我等至关重要,希望你能参加。再为我奥国立功!你的战功我会上报大公的?!痹ぶ衅谛奘堪参疽环?。

    邹立拱拱手:“多谢子爵大人了!”说罢转身离去。

    看着邹立的背影,元婴中期修士不知想着什么,等邹立消失不见后,立即大喝一声:“来人!”

    不一会儿,一名元婴初期修士出现在眼前。

    “你速去查一查这邹立前段有过什么动静!这小子颇不寻常,年纪轻轻修为提升得如此之快。晋级元婴没多久竟能斩杀同级,实在令老夫震惊!”

    那名元婴初期修士听到后也不多言,转身而去。

    一回到静室,邹立清点了一下被斩杀修士的储物戒,将有用的东西清点出来,然后进入深度闭关。而就在邹立闭关之时,奥国修士悄悄传送着邹立斩杀对手的消息。

    有人说邹立得到了一个古修洞府里的宝贝!不仅有丹药,还有数件宝物,能越阶杀人。

    也有传邹立是天才,灵根也极为优异,短短几十年,就从元婴初阶晋级初阶后期顶峰。将来成就不可限量。

    还有人传邹立得到一种功法,能越阶斩敌。

    不管消息如何传,邹立不知,不过李恢却五谷杂然,暗叹一声:“看样子自己今生是无法再同邹兄并肩了!以后还是称为前辈好了!不过这邹立究竟得到什么奇遇呢?”

    而奥国的元婴修士更是对邹立极为忌惮,甚至是嫉妒,当然也有一些在忌惮之余也生出了与其交好的愿望,特别是与邹立同州的一名黄姓修士。

    申国缅州侯府,几名元婴修士聚集在一起,气氛颇为凝重。

    一位元婴中期修士情绪有点激动地道:“真儿被杀,此仇不能不报。再说此子不过两百多年就晋级元婴初期顶峰,还能越阶杀人,要是等此人成长下去,对我等是个极大的威力?!?br />
    另一名修士道:“最重要是正逢大劫,要是让他继续存活下去,不知会发生什么变化,说不定又是一个后期大能产生也未可定。再不出手等他成长到元婴中期了,就可能无人能制了?!?br />
    另一位元婴中期修士笑道:“在和平时期,一位后期大能晋级伯爵也许就不错了。但在大劫期间,一个区区伯爵如何能让一个元婴后期修士满意?但整个资源有限,除了已固定的世族大家,谁的国家愿意再出现一个元婴后期修士来同他们瓜分本来就不多的资源?那小子的横空出世,肯定已经让奥国大修们心中有一分忌惮。只要我们运作得当,斩杀那小子不是难事!”

    “二哥!你有什么好注意就提出来。真儿之死一定要让那小子抵命,不然以后谁还顾忌我们何家?我们何家想在这大劫之时崛起成就侯国、公国,就必须立威。让世人知道伤我何家者,虽强如诛!”那位情绪有点激动者说道。

    刚才那位元婴中期修士看了一眼端坐上主的元婴后期修士,缓慢地道:“想除去他,还是有办法。只是再派同阶修士恐怕不当不能建功、立威反而成就那小子的功劳。现在大劫还未过半,那小子就斩杀了一名同阶。以那小子诡异功法,以后晋级子爵,甚至是伯爵都极为可能。到那时,那小子获得了更多资源,修为提升得更快。奥国大公或几名伯爵可能都不快吧!而如果我们现在利用下一次大战的机会,将其斩除。对方可能还会感谢我们呢?”

    “二哥!你说这些废话干什么?这些大家都明白,你就直说怎样才能斩杀他吧!”刚才的那名修接道。

    那名元婴中期修士再看了一眼上方的那位后期大能:“何家有一种锁脉术,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只要点住一处穴道,其修为就会降低一阶。如果我们能够派一名元婴中期修士去冒弃元婴初阶修士参与大战,将其斩杀你们说怎样呢?”

    “你是让我去?”

    那位元婴中期修士点点头:“你飞儿上次要冲关没有参加大战,而飞儿的相貌又与你极似,到时就以飞儿之名向那小子挑战,引到一处无人之处,冲开穴道,将那小子斩杀,即使奥国人后来知道又怎样?”

    刚才那名情绪激动修士看了看那位上坐修士,那位修士点点头,“此法可是可行,但你也要小心,那小子诡异的很,奥国已经在对他进行调查。你能斩杀,奥国决不会出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