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凡人仙帝路 > 第四百一十五章轰炸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一十五章轰炸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杀!”邹立带头跳出。他明白真正战斗起来,是不分前后的。只有勇者能胜,强者生存。紧跟邹立,十名修士的战船划向天空。

    凌空踏步,战去横生,对面的修士没想到邹立来得这样快,当前一名结丹中期修士来不及躲避,被邹立一枪惯胸。邹立手一招扯下储物戒,赶往下一个。

    以邹立为箭头,十分修士也跟着横扫,一个个单独而战的筑基修士那里是十名经过苦训,相互配合的修士对手。瞬间被撕开一条裂缝,杀向敌阵。

    邹立可不傻,刚进去不远,马上转一个弯,向外杀回。如此一来,又一名结丹初期修士被邹立击杀,原本齐排排的杀阵被邹立撕破,蓝国修士大乱。

    这时蓝国一名结丹圆满修士见了,大吼一声,带着几人赶过来。

    那知邹立并不相见,只是绕着圈子不停地围杀那些结丹初阶、中阶修士。不到一个时辰,就要三名结丹初中期修士死在邹立手中。

    气得那名蓝国结丹圆满修士暴跳如雷,呱呱乱叫,正在狂追不停,邹立突然掉转长枪反手一刺。那名修士哪里料到,身闪不及,一枪扎中左臂。

    疼哼一声!那名修士,神识一扫,短剑斜飞过来,向邹立腰部刺去。

    邹立冷笑一声,左手一扬,一条短针急飞而去,突然停在半路不动,这时,邹立才长枪一斜,将短?;鞣?,随即枪往左边一扫,一股巨力涌动。

    这名结丹圆满修士那里接得住,慌忙向左一跳,那知正在这时,邹立手指轻晃,那停在半途的宝针突然跃起自圆满修士的后颈项斜刺而入,正正刺入颈部筋脉之中。

    那名修士法力不继,身形往下要坠,如此良机,邹立早已算准,右手一摆,长枪脱手而出,直惯对方前胸而入。紧接着五指转动,枪尖也跟随而动,刹时将那名修士的心胸搅得稀烂。

    一声惨叫,再也无力支撑,直往下坠。到手的财富岂能错过,身子一摇,一把将那名修士抓起,手一抹就将其手上的储物戒扯下,自胸前一扫。一喜,扯出一个袋来,随即揣入怀中,这才将那名修士惯入城下。

    看到邹立这尊杀神,蓝国修士吓得往后就跑,阵式大乱。奥国修士兴奋得直叫唤,奋起直追,一直追了十数里这才罢手回城。此一役,邹立被城中男爵记为头功。

    随后又经历数场大战,蓝国修士似认准邹立,总是有几名修士同时出洞进行围攻,这下可好,邹立的压力重了,也再难建功,其他修士则得到不少便宜。

    后来城主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派几名修士尾随邹立之后,这样一来,邹立再次大展神威,连斩两名结丹修士。接连几战,蓝国损失了数十名结丹修士,可谓损失惨重。

    停战十数天,交战双方各自疗伤。这天,邹立正与十名筑基修士交代作战时注意事项,一张符纸飞来,邹立伸手捞住,“邹立令你速带十名筑基修士前往墙上御敌!”

    邹立皱皱眉头,“这可不象城主的声音??!”

    想了想腾身而起,看到数道光芒直插城墙,不敢迟疑,他明白这零落群岛上修士之战与神州大陆的世俗之战相似,要是谁贻误军机可是要受到严惩,重则斩头抄家。

    手一挥,带着十名修士腾上云宵,直插城墙。极品灵船在邹立的操作下如一道光虹自天空划过,邹立在前,十人在后,降落在城墙上。

    刚到蓝国修士就发动攻击,此次与前几次相比更为激烈,不过,交战未几,城墙上的修士突然放开阵法,传令前部出城迎战?!罢馐俏??”邹立疑惑不解,“往日都是在城上阵法的帮助下先挫一挫蓝国修士的锐气这才出城,可是今日竟然稍事接触就出城迎敌。难道换了指挥者?”

    这些话只能在心中想,不能说出来,否则告你动摇军心,那可又是大罪。

    仍然是邹立为头,身后跟随两名结丹中期修士,再后面就是邹立自家的十名筑基修士。谁知刚突入敌阵,邹立就感觉不对,究竟哪儿不对,他又说不出。

    “杀!”邹立长枪直刺。那知对方冷笑一声,气势陡涨。

    “结丹圆满?”邹立吃了一惊!

    神识一扫,只见另一名结丹圆满修士也围了过来。

    “不好!中计了!”邹立大叫。

    随即令后面两名修士速退。

    那知刚刚传音,身后的修士已经冲出,只一个回合,就被对方圆满修士击伤。接着对方手一挥,剑光自下往上一撩,眼看眼光就要穿体而过,邹立大急,长枪猛地飞出,将剑光拦住。

    “轰!”一团耀眼光芒身教射向四面,邹立与那名圆满修士各退数步,奥国那名结丹中期修士也被巨大的气团震得倒飞十余丈,这才站住。

    另一名圆满修士见状趁机跃起,当头一剑向邹立砍下,一道采虹电闪一般射来。旁边一名修士惊呼一声,邹立刚刚站住脚,见飞剑袭来,那敢怠慢,身子一扭一摇,堪堪避过,只是宝衣也被剑锋撕破,露出银白色的**。

    眼一冷,邹立反身急转,一道细针飞出,无声无息。接着脚踏虚空,一步数丈直逼对方前胸。猛地一拳,一个巨大虚影,脱手而出,如巨锤一般,轰向对方。

    那名修士也不含糊,身子侧,堪堪躲过,只是正在这时,一条细针,突然跃起,再一头扎下,再自左胸射出。

    “哎哟!你小子暗害人!”那名修士狂叫一声。

    邹立冷冷地望了他一眼,手一挥,又是一道虚影飞出,五根指头如五根钢针直插过去,那名修士害怕再次上当,向后一倒,自空中一个翻滚,躲过一拳。

    正在这时,邹立突然向后一翻,一条长枪跟着倒飞而回,随后直插背后修士的前胸。而就在邹立倒飞之时,一支细小的黑色短针露了出来。

    正在背后袭击的修士吃了一惊,急忙躲闪,那知这时,邹立的身体竟平行飞来,对着那名修士双脚一蹬,正中身侧。一下子将他蹬出数丈远近。

    随后左手一扬,一团黑色之物向另一位修士撞去。那修士不知何物,提剑猛砍。那知剑光刚刚接触。

    “轰!”地一声爆响!

    顿时将那名修士炸出一丈开外,浑身上下,皮开肉裂。如此良机邹立那肯错过,轻轻用力,脚往前一窜,五指如钩,自那名修士的前胸插时,手指一转。

    一声惨叫,顿时气绝!

    熟门熟路,取下储物戒,将飘在空中的宝器收起,一脚踢下空中。

    那知此人已死,法力消散,那里经得起邹立一脚,整个身体被踢得四分五裂,如一道鲜艳的血花而开放!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