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凡人仙帝路 > 第三百二十九章谋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二十九章谋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略作思考,邹立轻轻退到一角,此处正处于冰熊、雪狐之间。见几妖没有再注意自己,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又暗自打量了一下四周。此山高数百丈,山顶的地方并不大,方圆数丈。也许烈风太大,山上积雪并不多,只在某些地方覆盖着冰雪数尺,有的地方还能见到红红的山岩,这岩上就长着几棵树。正考虑如何应付这些妖兽。

    冰山下接连不断的爆裂声吸引住了邹立,不由移动几步向下望去。目力所及方圆数里之内,皆是白茫茫地一片,浓雾之中,时而产生暴裂的火光,或一道道各种颜色的虹。

    冰雪、白雾、飞扬的冰屑,在火光或多色的虹中,反射出五颜六色的光。凝神细听,凭着邹立的经验,在场打斗的妖兽至少有两对。四只妖兽正打得十分激烈。时而升起,时而落下,妖力所到之处,冰雪飞扬,阵阵爆烈声自浓雾时传来。

    “轰!”一道直径丈余的灰光一闪。

    那灰光刺破浓雾,原本白色密雾笼罩的地方,一下子变得较为清晰起来。趁此良机,凝神细看,邹立才发现,原来是两只雪豹,正与两只冰熊打斗,而在自己的左下方隐隐约约见到一座超大的灵气柱正在旋转,在超大灵气柱旁,还有几座小一点的灵气柱。说它小,是与那座超大型灵气柱相比,而要是与邹立以前见过的相比,却又是大多了。

    “冰莲子!”邹立差点叫出来。

    忍住砰砰跳的心神,眼睛四下里打量。

    果然自己的表情还是引起其它妖兽的注意,数道卑视的眼光瞪过来,似乎在讲,“老实点,这些不是你能参与的?!?br />
    对此,邹立反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他最担心那些个妖兽看他不顺眼,将它逼下悬崖。

    北冰大陆不同于神州大陆,在神州大陆,两千多丈高的距离对他来说,现在都不是问题,可以自由上下。但在北冰大陆,数百丈的高度,都让他满脸生痛,呼吸不畅。就像他现在站的高山之上,灵气浓郁,但寒风烈烈,最主要的是,烈风之中,人类最需要的元气极为稀薄。

    这修仙虽然修的是灵力,但人类最基本的元气却是不能少的,除非修为达到修神阶段,那时修士已是半神之体,即使没有元气短时间内也能过活。不过一旦合体,即是灵体与**的融合之后,就会引来天劫,此时的天劫与其他层级的天劫不同,此时的天劫渡的是灵根,即是通过天劫,将人类的灵根转换成仙根,这是飞升之本,没有仙根,即使飞上仙界也无法存活。因此飞升的最起码要求就是拥有仙根。

    修神之前是**与神识的双修,在这个阶段是不能缺少元气的,除非采用内循环,但内循环却是不能使用法力的。只能如妖兽冬眠一样过活。

    就像现在,邹立虽然爬上了这座高山,但是要让他跳下去,如无意外,绝对是九死一生。原因就是元气不足,呼吸因难,法力难已施展。

    如果法力无法施展,那邹立就会似一块顽石一般,只能一个劲地往下坠,直到像石头一般砸在冰上。邹立虽是练体出身,也经不起在如此高的地方往下砸。

    正当邹立再次将注意力放在下方时,卫边传来一道声音。

    传音入耳,这道法术不管是人修还是妖修看样子都会。邹立觉得奇怪,不由望向那两只冰熊。只见冰熊大眼一瞪,接着强硬地吩咐道:“右上一步猛击右边的雪狐?!?br />
    邹立一看,不知何时,一只雪狐也向前迈了几步,正在自己的左当面,正全神贯注观注着下面的战况,另一只雪狐则留意着另外两只冰熊,向下则是悬崖。

    刚才利用那道灰光,邹立已经发现,左下方数道灵气柱之侧隐约有许多妖兽在旁,似乎在守候着冰莲子。但看它们的架势,似乎只要对方一动,就会冲上去将对方撕碎。

    但数群妖兽中并没有见到雪狐的身影,不过雪狐向来狡诈,没有见到,不能说没有。就像现在,邹立也没想到会在此处高山见在两只雪狐一样。

    不过六级妖兽的智已是不凡,邹立想到的,那两只冰熊也会想到。刚才本是势均力敌,再加上一只妖禽在旁,谁也不敢轻动。只是这雪狐为何要离开自己的位置,让邹立不懂。

    “这明显的是给冰熊制造机会?!?br />
    就在邹立迟疑之间,冰熊再次发音,“令邹立迅速出击,出掌后立即爬在冰上。否则将他击下悬崖?!?br />
    邹立轻扫一下冰熊、雪狐之间的距离,咬咬牙,猛出一掌,接着就地一滚。

    就在这时,只听背后呼地一掌,如同狂风暴雨,“轰”地一声炸响。接着一声“啊”地惨叫。

    邹立感觉不对,不管不顾,神识一扫。只见自己刚站的地方,连同雪狐所立之地裂开了一大块,而且这一大块正在快速地向下滑动,另一面那雪狐并没有被打下去,而是跳过了一边。正似是讥笑地望着刚才两只冰熊站立的位置。

    邹立心感不妙,刚才那声惨叫绝对是真的,那唯一可能就是-----。

    果然神识扫过去,两只冰熊不见了一只,另一只身子一纵,往一侧跑去。似是明白了什么,神识扫向那只飞禽。只见那只飞禽正在梳理着自的羽毛,但从其身体正在流动的妖力来看,刚才出手的绝对是那只妖禽。

    雪狐引诱冰熊,冰熊让邹立出手,转移另一只雪狐的注意力,冰熊再自己出手,本想一击将一只雪狐击下悬崖,不料飞禽在侧,乘机将出手的冰熊打落悬崖。这一连串的动作,让邹立感叹,“就是人修的智慧也不过如此吧!”

    想到这里,无意看了雪狐一眼,只见雪狐面带嘲讽,猛然醒悟,正准备逃走,不料正在这时,树上的那只妖禽一翅扇出,一股劲风吹来,邹立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一把抓住一棵冰枝,才勉强停下。

    那知正在这时,那只雪狐前爪一挥,冰枝突然断裂,一股暗劲又将邹立推了推。危急之下,邹立就地一滚,双爪狠狠地向下猛抓。

    一阵牙酸的声音,也许是用力过猛,邹立身下的冰块似乎经受不起如此重力,裂开了一个口子。正当邹立再次翻滚时,那只雪狐讥笑了一下,前爪再一挥,妖风拂来,邹立只觉身子不由自主地随着破冰往下滑,心中暗叹一声,“这妖狐果然狡诈无比,捉弄起来,绝对不比人修差?!?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