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凡人仙帝路 > 第一百七十七章 路见不平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七十七章 路见不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邹立的悟性还是不错的,十天悟透了第一步,而此时,邹立正慢慢悠悠地坐在低阶飞行法器上,一边走,一边研究着九天纵云步的第二步。

    说实话,研创九天纵云步的人确实是个天材,在邹立看来,这九天纵云步,关键是如何协调人体法力的问题。练体一境的练体士最关键的是法力不足以支持人体上升,而他却独创性地,利用人体其它穴道储存的法力来进行爆发性地沟通,使其能够与脚底涌泉穴进行瞬息配合,加肢体的运用,从而满足九天纵云步的要求。

    完成九天纵云步的前三步,如果法力充足,正常情况下,全身的法力可在神魂的协调下,进行一致的运用,完成大脑神识的指令。但超出法力之外的事就难以达到。

    邹立现在是悟透了这一点,现在关键的是如何能够使身体内的法力流转快速,形成一种快速的爆发。要完成快速爆发又不能伤及穴位,这就需要一个时间来磨合。

    想清了这一点,邹立就坐在飞船上一时之间法力涌进涌出,一点点地增**力的流动量,尽量达到一种爆发性。如果此时有人在天空中看到邹立就像一团五彩的云。

    突然,邹立无意间向下一看,大吃一惊。在他下方不远处有两拨人,其中一拨被另一拨人围着,地上已躺了不少。从服装的颜色来看,双方的都有。

    此时,被围着的只有三个人,围着的有一人正在大声地说着话,邹立侧耳一听,只听道:“马家小子,认命吧!只要你将你手中老祖要的东西交出来,本帮放你们几人回去也不是不行,何必死撑呢?”

    被围着的一个人其实也不小了,五十几的人,此时悲愤地道:“你是怎么知道东西就在我的手中?我马家好似没有得罪你们?!?br />
    刚才说话的一听道:“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什么得罪我们?小子!有些东西不是你们家族能长期保存的,自己目前用不到,或不会用,要拿出来大家共同参悟才行。否则这些东西就会给你们带来祸害,现在这是这样!”

    被围的老小子激愤地道:“这东西是我们老祖留下来的,凭什么让你们去参悟?这们这是光天化日之下的抢,是抢劫,简直就是山匪!”

    围着的人一听,顿时哈哈大笑!

    “哈哈!我们是山贼?我们是山贼又怎样?”

    带头之人,将手一压:“姓马的,你给还是不给,我们帮主的耐心是有限的,一旦他老人家来了,你想死都难,更不要说想走。痛快点,拿出来现在就放你们走路。不拿,现在就死!不要想拖延时间,在这里没有人能救你,再说你老祖宗也许同样也是向别人抢的也不一定呢?”

    老小子悲愤的看了对方一眼,又转身望了望跟随在自己身边仅有的两人,口气一软:“你说的是不是真的?给你了,你又杀人又怎么办?你必须发誓才可信你!”

    围着的一人冷冷一笑:“你现在没有选择,只能信我!”

    被围着的一听,气愤道:“如果这样,我宁可毁去也不给你们老祖。即然被你们称作老祖,想必修为不低,他又如何做这以大欺小的事情呢?”

    围着的那人冷冷一笑:“想毁,也不是不可以,只怕到时候我们老祖一怒,你的家族都因此简而毁,那时不知你怎么想?对了,那时你还能怎么想?全族老小都在阴曹地府相会也不错!”说完哈哈大笑。

    正说着,邹立已算是大致搞明白了一点,心中大怒。

    邹立这一生最恨的是贼,首先是他父亲的原因,再就是小时候走镖,也是因为碰到贼,致使外公的镖行解散,老人的一生鲜血白费。虽然由父母养着也不缺用,便他明白师公心里是多么的不痛快!

    因此,见贼就想杀。

    此时见这帮人围着那帮人,又是想抢什么东西。

    当即脚一划,飞船一个飘忽,落在了地上,吓得地上的人呼地一声散开,紧接着,邹立长枪一出,一个圆,划向那些正在四散的贼人,砰砰血水四溢,如同散开的血花一样。

    正讲得得意的山贼一见,大吃一惊。转头一看,只见来人年纪不大,却有练气十三层的修为,心中大吓,这是什么来头?不敢怠慢,大声吩咐几句。

    这时有两人奔向邹立,一个练气十三层,一人练气十二层,另有三人仍围着那三个被劫之人,同时手一晃出现一张符纸,嘴里说了些什么,手一扬就发走了。

    邹立一见,心往下沉,“这可不是一般的贼人,莫不是真有什么老祖级的人物不成?”

    想到这里,张口向那几位喊道:“各位还不走,等到何时!”

    被围着的人中有两位练气十二层、一位练气十三层的修士,本是被两位练气十三层三位练气十二层的修士拦住,心中已是绝望,突然出现救星,分出了两人,压力一松,心中一喜。

    听得来人叫喊突围,心里突然明白,可能还有强敌来援,心里又是一慌,一不小心一人被伤,另两人顿时紧张起来。

    邹立一见这几个蠢货,手中长枪一逼,将来人荡开,一个斜窜,将那三人荡开,露出了一个缺口,急道:“还不快走!”说完返身退走。

    紧接着身子一侧,反手一枪,将紧跟而来的一名练气十二层的修士斩杀。脚一闪,来到那名修士的面前,手一抄,一把将那名修士的储物袋扯下,再一闪,又弹开。

    这只是电光火闪之间,等那名离得较远的练气十三层修士赶到时,邹立又窜开了。

    紧接着,又一名修士一声惨叫,众人一看,刚才围着那三人的三名修士,其中一人又被邹立斩杀,储物袋也被夺走。

    带头修士大怒,吩咐另一位十二层修士与自己围着邹立,着另一名十三层的修士带着几位练气后期修士缠住那几个人。一时之间,形势出现对峙。

    但因那位练气十三层的修士要照顾最后那名练气十二层修士的安全,反处处受肘。那些贼人也看出来,因此,处处向着那练气十二层修士招乎。

    邹立心中一叹,这样下去,到时说不定将自己也陷进来了。

    心中一动,一时游走起来,紧接着,身体一飘,九天纵云步,只一跨,长枪一闪,又是一名修士被杀,那两人见此良机当然不会错过,在练气十三层修士的带动下,紧跟着冲了出来。

    此时,带头的修士已不是大怒而是又怒又愤,连吼带喊,似乎组织远处的几名低阶练气士来阻截。

    正在这时,邹立心中一紧,似乎有什么无形压力加在他身上,邹立知道麻烦大了,当即喊道快走!也顾不得他们两人,斜地里一窜,向密林中飞去。

    “小子!此时想走!晚了!给老夫站??!”一声苍老的声音传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