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凡人仙帝路 >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三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三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小子!你是敬洒不吃,吃罚酒!是想诚心与老祖我作对吗?”

    孙家老祖见邹立如此难缠,又听到周遭有人细声笑语,心中更是怒火中烧。

    在仙缘城这几年,还没有人敢嘲笑自己。本来是想让几个小辈来接就是的了,不过是想看看仙缘城里的人对自己事情的反应。以为邹立不过是一个练气期的小辈,以自己的威压,就足以让对方说不出话来,使对方知难而退。到时再补偿一下,自然让人们再也说不出话来,随后自己再徐徐收拾邹家的两个店铺,到时还不是手到擒来?怎知邹立如此难缠。

    当即心一黑,准备辣手将对方废除了算了。

    青阳宗的精英弟子又怎样?

    转眼一想,大哥让自己在仙缘城不要太过出格,毕竟仙缘城里还有一位金丹老祖,纵然有丹鼎宗金丹老祖照着,可这里是仙缘城,一旦真遇上了大事,丹鼎宗也是无法照着自己了。

    因此,这位老祖平时做事,还是很认人的,并不是不知轻重的鲁莽之辈。这几十年来,找的都是一些没有后台,小商小家族之人,吃了亏也只得忍着。他只所以找上玉儿,一是听说玉儿的资质不错,年轻貌美,又会练丹,制符。而邹家却是从没有听过之人。其家族不过是凡俗界的一个小家族而已。

    至于侯爵之名,在他的眼中,不名一文。

    因此,只需威吓,收买就不怕他不就范。

    谁知事情并不是他想像的一样发展,事已至此,也顾不得了。

    心一狠,也顾不得面子了,微笑道:“小辈,你听着,想要我松手,也不是不行,只要你能接下我三招,我就放过你,如何?”

    邹立脸色一黑,心中暗道:“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以筑基期前辈的身份,要我一个练气期晚辈,接他三招。这不是要对方的命吗?见过阴险的,没见如此阴险之人?!?br />
    当即道:“前辈开言,晚辈本当承下,可一想,前辈是高人,与前辈交手,还是硬接前辈三招,似乎对前辈的面子不妥。天下人虽笑晚辈不自量力,可更笑前辈以大欺小?!?br />
    孙家老祖脸一黑,“这邹家小辈,真是油盐不见,即不会见机而退,还如此嘴上不饶人?!?br />
    脸色一沉道:“小辈不可如此说,世上以弱胜强者不可胜数,说不定你就是其中一人。老夫也是瞧你顺眼,才想试你三招,不必多说,我自有分寸。你只说同不同意,是否有胆?不然,玉儿跟着你,也是委屈了她。不如放她离开,寻找更好的生活?!?br />
    邹立心一黑:“这老头太不要脸了!”

    退无所退,顿时豪气陡生,大声道:“既然前辈如此说,那我邹某就不自量力一次,请前辈手下留情!”

    孙家老祖心里一喜,道:“即如此,小友就注意?!?br />
    话音刚落,孙家老祖左手轻抚,随即向邹立推去??此魄崦璧?,实则一股巨力向邹立撞来。

    邹立正处当面,顿感不妙,欲待闪开,但突觉全身如重力压身,一股比刚才的威压更大的无形压力将邹立禁固住,令邹立寸步难行。

    邹立怎肯坐以待死。只见邹立全身上下一阵曲动,骨节肌肉隆起,禁固微松,法力刚刚触到身体时,顺势后退几步。只听见一声巨响,刚才邹立站立的地方,出现一座方圆丈许的大坑,周围却并不见尘土扬起。

    藏在周围的细心人用神识一扫,原来,原先的土石都被法力硬生生地压进了地底,不由倒抽一口冷气,暗道:“这就是筑基修士的实力,这他妈的也太可怕了吧!还说只是试探一下,这一上手,就下死手。如不是那小子!噫!刚才那小子分明是被对方禁固了,怎能摆脱的。这身法也古怪。不过纵是如此,巩怕也受了不轻的伤吧!”

    这时周围的人刷地看向邹立所站的位子,只见邹立身体已恢复正常,口中嘴角一丝血液,衣衫破损,十分的狼狈,不过看样子伤得并不重。

    原来,邹立正用手背将嘴角的鲜血摸去,还摇摇摆摆地走上前来,对孙家老祖一拱手道:“多谢老祖手下留情,这一招小子接下了?;褂辛秸?,请前辈赐教?!?br />
    刚才的一声巨响,早以将藏在里面的玉儿、莹儿吓得魂不附体,一起惊叫着跑出来,围绕着邹立左看右看,玉儿更双眼含泪,“公子!你怎样了?”

    邹立看了玉儿一眼,轻笑道:“你家公子现在不是还好好的吗?不要担心,我是一定不会让别人将你抢走的?!?br />
    玉儿道:“公子!都怪我,是我不好,连累了你?!?br />
    邹立道:“丫头说什么傻话,是我不应该在仙缘城做生意,触动了某些人的财路,而你不过是对我打压过程中的一个添头而已,说到底,还是我连累了你。既然遇上,咱们也不能就此退缩。我等修仙,本是逆天而行,前途不知有多少险恶,岂可遇险就退的道理。自当勇往直前,遇险则强,绝不可在本心上留下缺撼,自毁道心。今天,你家少爷我就是遇险则强的时候了?!?br />
    玉儿哭泣道:“可对方毕竟是筑基老祖?!?br />
    邹立两眼冷峻,大笑一声道:“筑基老祖又怎样?既然主动要教训一下小辈,我等又能如何?自当全力接下,不然又是小辈不知礼节了?!?br />
    玉儿看了邹立一眼,痛心大哭道:“公子!都是我不好,连累了你,是我对不起你了?!?br />
    话音刚落转身跑向孙家老祖,哭道:“孙前辈,小女子跟你去,请手下留情放过我家公子?!?br />
    孙家老祖哈哈一笑道:“小姑娘,不必着急,你家公子实力不错,才性也高。不过老祖就喜欢对这样的人才进行指教、带契、带契后辈。既然今日让我遇上如此人物,不指教几下,怎能对得起我的本心?你放心,我自有分寸。请站在一边,指点完毕后就带你回府?!?br />
    随即又对邹立道:“小辈!你很不错,竟能挡下我三成的法力,再试我这招,如能挡下,就放过你,如何?”说完半边身子鼓起,方才的那条手臂比刚才粗壮了许多,左手划着一个大许多的圆,正在这时,一声长啸传来,伴随着一声高叫:“孙家老儿,你也太不知廉耻了吧!以大欺小算什么东西,你真当我青阳宗无人了吗?”

    孙家老祖闻声微转身子,只见一条黑影直向他扑来,伴随着一阵巨风,孙家老儿一惊,左手一停,右手猛扬,击向巨风。砰地一声,如气爆一般,发出炸响。双方各自微退了一步,但总地来说,还是来人要弱上一丝。

    孙家老儿盯眼一看,大怒道:“王老头,你敢管我的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