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凡人仙帝路 > 第一百零四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零四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曹真冷哼一声:“只怕有些人不是你能威胁的,到时邹家族灭了都不知是怎会事!”

    邹立冷冷一笑:“多谢道友提醒。邹家族中已布有本人偶得的一套阵法。此阵练气十二层以下无法打破。十年二十年之后,曹家是否能够应付我,就难说了。到时曹家会不会族灭就要看曹家的所做所为。杀人者,也要有被杀的准备?!?br />
    说到这里凶光一闪,一股勃然之气爆发,曹真脸色为之一变。

    随后展齿一笑:“和气生财,我也不希望这些事情发生。邹家认为,夏口的商铺,大家开门做生意,各凭能力。我们会遵守你们之前达成的协议。水运方面,襄郡、鄂郡我邹家不查手。叶郡、夏郡、宜郡你们曹家做得不多,我们各凭能力,曹道友可以同族中协商一下,我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br />
    转身欲走!

    曹真脸上厉气一闪,手一动,一柄法器出现在面前。

    邹立一笑,“如果我是你,千万别动,你用神识扫一扫你的后脑,一定会有惊喜!”

    曹真一怔,刹时脸色一白。

    后脑处有一柄细针闪着一丝寒光,静静地一动也不动。如果不是邹立提醒,曹真竟然没有发现。只要稍稍用力,曹真就会身死道消。

    邹立转过身来,慢步走向曹真。

    曹真一动也不敢动,浑身开始不停地颤动。

    邹立一笑:“你放心,我们没有撕破面皮前,我还不想杀你。如果你没有觉悟,那就难说了。现在吗?你那柄法阶高级飞剑不错,先帮你保存一下。一年之内,我会再来!”

    话音刚落,一把将飞剑抓住。反手一挥,将曹真的储物袋也摘下来。

    “我本不想这样,是你行为不端,不得不让我小心点。你的储物袋有什么东西,我当面清点,一年内如我邹家无事,商铺正常营业,我一并还你,包括这柄高阶飞剑。否则只当是先收点利息!”

    说完哗啦一声,将储物袋中的物品全部倒了出来,安安静静地清点起来。

    这时,曹真发现脑后的飞针仍然一动不动。

    心下吓然,这是什么功法?

    不!一定另有其人,只是看不见罢了。

    再也不敢动一丝歪心思。

    半个时辰之后,曹真仍然木然地坐在一张紫檀椅上一动不动,脸色不停地变换,好半天摸一摸储物袋,这才记起刚才已被邹立取走。

    走出门外大叫一声:“来人!”

    声音透出一丝蕴怒。

    两位负责侍候的丫环慌慌张张地跑来。

    曹真黑着脸:“去通知曹主事来我房间?!?br />
    话音冰冷,并无下文。

    两奴婢不知发生了何事,对望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向外跑去。

    一会儿曹主事来到门口,不敢推门进去,将门轻轻敲了两下。

    里面的主人似乎早以知道!

    “去将邹家商铺门前的人马撒回来,再送一个储物袋给我,里面放十粒我用得到的丹药、五十块灵石!”

    曹主事一怔,试探着:“所取丹药、灵石如何回复家族?撒回邹家商铺前的人马,其他家族问起来如何回复?”

    曹真冷冷道:“丹药和灵石我会向家族说明。撒回邹家商铺前的人马,不须回答。其他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曹主事却要再说。

    曹真怒道:“还不快去!难道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发生什么事你不必过问,我自会向家族说明!”

    说完重重一哼。

    曹主事吓得一跳,慌忙向外走去。

    曹家撒走了邹家商铺前的人马,另外两大世家心中疑虑。不过曹主事总是环顾左右而言它,得不到一个清楚的说明。当值的人只得向上禀报。

    熊家和施家的两名练气八层的老祖,相约坐在一起嘀咕,也不知曹家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人去查一下,邹家这几天是否有人来过?

    两大世家的办事效率还是满高。不到一个时辰,熊家主事报告,“十天前有消息说,黑风寨的人打劫邹家二子押的船,翻了个斤斗,黑风寨被灭。

    几天前,邹家码头迎来两只楼船,里面有不少黑风寨的人,目前正在码头上做工。邹家来了几人,不清楚来者是谁,也不知住在什么地方?!?br />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露出一丝惊异,不约而同:“邹家长子,卧虎帮的太上长老,邹立!”

    熊家老祖:“邹家长子成长得这么快?其实力能让曹真吃亏?”

    施家老祖:“据说前年邹立已是铁骨功十三层,我本想他突破到十四层已是走了狗屎运。难道他得到了后续功法,突破到了第十八层?这也太快了吧!”

    熊家老祖:“最少也是十七层!否则以曹真的性格必不会撒走人马?!?br />
    “那我们?”施家老祖问道。

    熊家老祖苦笑一声:“曹真都吃了亏,连同家族商议都没有,直接撒走了人马。你我两家同曹家比,谁更强?”

    施家老祖摇摇头:“没有!”

    熊家老祖:“既如此我们还摆在哪儿不是自找不自在吗?你不撒,我撒了!”

    施家老祖:“你们这些老狐狸都撒了,我施家何必争这口气?当然是随你们行动!”

    拿出一张符纸,对着说了几句话,法力一吐,这张符纸如燕雀一样向外飞去。

    不过比燕雀要快十倍不止。

    不到一个时辰,邹家商铺前那些摇来摆去的闲散人员消失的一干二净。

    此时邹立正坐在一间茶楼里吃茶。

    前几天,邹立让商铺管事通知他的侄子让他的师傅、蛟龙帮的太上江长老来一趟,取回他应得的丹药,没有回音。昨天下午,天工楼商铺前三大世家的人马撒走不久,江长老来信约定在这家叫做太白楼的酒家见面。

    这间太白楼即不是三大世家的,也不是蛟龙帮开的,是夏口镇一家中等豪强家族开的。邹立来时发现有人在酒楼旁监视,以邹立的神识自然瞒不过。

    这些人一眼就看出是蛟龙帮的人,并没有在意。叫了一杯茶一个人慢慢地饮,还不时往口里丢一些小点心,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