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凡人仙帝路 > 第七十九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十九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陈姓女子,名叫陈惠,是修仙界仙缘城内的人,家里开着一间小店,此次是奉父亲之命与兄长一齐出来世俗界为方姓表兄送仙缘证,算是一场历练,不想这方姓表兄竟是一名狼心狗肺的家伙,不光兄长被害,自己也差点遭受侮辱。真是遇人不淑,其祸无穷!

    刚刚这少女态度好好的,突然又变了,仿佛跟她有仇似的。接着又问出一句古怪的话,不由错愕,回头想起自己的事情:“白天因哥哥被妖兽杀死,心情不好,又发现哥哥的尸体上有一个小孔,怀疑是表哥所为,只是证据不足。

    表哥坚持要将哥哥焚烧,就地掩埋,理由是不愿姑父见到自己儿子惨死的样子,让他老人家伤心。

    在自己犹豫的时候,哥哥就被表哥焚烧了,后来自己打算明天回仙城,对表哥也有所戒心,结果自己被表哥制住。

    后来,后来被喂了一颗思尘丹,随后满身发热,仿佛有一股欲火在身体内燃烧,渐渐地自己就不记得了。好像表哥一脸邪气地走过,撕扯自己的衣服,自己好像还很高兴,再后来就不清楚了,难道自己的清白没了?”想到这里,大惊!急忙将法力行走一周,用心对自己身体各部仔细感受。

    “好像没有什么不同!”想到这里不由脸一红。

    玉儿一见,更加相信自己的判断,两眼一红:“你是不是同我家公子在一起了?你说!你说!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邹莹儿见了她的样子也不由对哥哥的信心发生了动摇。

    一见那女子的样子,陈惠这才知道这位少女为什么突然对她改变了态度,不由脸红道:“我们、我们没做什么,不信你们可以对我检查!”

    “真的没有同公子做过什么?”玉儿疑惑望着她,邹莹儿也抬起头来。

    “真的没有什么!我被表哥陷害,后来的事情我全不知道,不知发生了什么?只是身体现在还是好好的,与以前没有什么不同!”说到这里,声音越说越低。

    “真的?”玉儿充满希冀望地追问道。

    “玉儿,当然是真的,我家是开医堂的,听说吃了合欢丹,合欢之后其毒自解。否则,如不及时服用解毒丹,就会毒发而亡,就是及时服用了解毒丹,对人的身体也有极大的损害,并且有一段时间的虚弱期,浑身无力,仿佛力气都耗尽了。

    看陈道友的样子,应是没错。当时大哥说是给陈道友服用一颗解毒丹,这才抱回来?!彼档勒饫?,本是一脸的清冷,也不由脸色一红,偷看了陈道友一眼。

    暗道:“大哥还真有福,此女子年纪不大,哥说修为可不低,已是练气九层呢?人也长得与玉儿不相上下!”

    “我穿的衣服是你们帮我换上的?”想起自己的样子,陈惠红着脸道。

    玉儿见陈惠真的没有同邹立做过什么,一下子又雨过天晴,欢快地道:“穿的还是我的衣裳呢?不想,穿起来还挺好看的。当初你被公子抱回来时,全身就裹着一件公子的长衫呢!看起来‘真白’,如果我是个男人都会忍不住---?!彼低暧指窀竦匦ζ鹄?。

    邹莹暗笑道:“这小妮子,一下子又好了,转得真快!”

    陈惠见那少女一下子又活泼起来,还赞自己的身体,不由得一阵得意,转瞬间想起:“自己的身体竟被一个认识的男人看完了,抱了,还不知道做了其他的什么事。而且此男人还有一个爱着他的美貌少女,一下子又气恼起来,恨不得马上拿刀将他杀了!”转念一想,“此人是为了救自己,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看的,是无心之错!”心里又好受点。

    于是轻声问道:“邹道友呢?我还没有谢他呢!”

    “他呀!他说出去转转,一会儿再回来!不要理她,还谢她呢?你一个女孩子家全身都给她看完了,不骂他算是便宜了他了!”玉儿气愤地说。

    邹莹一听,忍不住要笑,有这样劝人的吗?当着人家女孩子的面,叫人家脸往哪儿搁?立即接道:“玉儿,你说什么呢?”

    又对陈惠道:“我哥当时将道友救回来,就交给我们,让我们救治,自己就出去了,等一会儿就该回来了。再说我哥这人虽是修仙者,但毕竟是江湖人出身,还是有满身的侠气的,不用客气!”

    这陈惠虽说修为颇高,但长期专注修练,年纪也不大,此次是她第一次随哥哥出门历练,对自己身体的清白看得还是很重的。这一次被邹立全看了,虽说是意外,是为了救她,但也是让她极为难堪,小玉儿这样有口无心的一通说,更让陈惠羞愧难当,好在邹莹儿及时制止。

    玉儿也知道自己说错了,吐吐舌头,忙道:“这是意外,我不怪你呢?”

    邹莹儿听了更是忍疼了自己的肚子,“这小妮子!没心没肝的,不知说的什么?”

    这下好了,陈惠的脸更红了,渐渐地有点羞恼起来。正在这儿,一个声音传来,“陈道友醒了没有?”

    “进来吧!大哥!陈道友早已醒了呢?”邹莹连忙说道。

    “陈道友!我们在这里又遇着了!”邹立冲着陈惠拱拱手道。

    刚刚还是一脸羞色难堪,此时变得极为清冷:“多谢邹道友相救,小女子必有重谢!”

    邹立不好意思地道:“自交易会一别,不想陈道友也来到了秦莽山中,这真是缘份,缘份!”

    陈惠冷冷道:“我本不想来,是姓方的那个禽兽说秦莽山中有二品中、高阶灵药,妖兽等级也不高,运气好,能采到不少。我哥听后就极力要来,不想命丧此地。如不是邹道友相救,我也陨落了,还要受到那个禽兽的欺凌,此恩当由后报!”

    邹立一听尴尬地道:“凑巧!凑巧!陈道友不须提什么感恩之词,我当时能进入交易会也多得陈道友兄妹才能进去。只是不想才几月,陈兄就作古了。真是不胜嗟叹!我想问一下,当初陈道友所说的修仙城仙缘证是怎么回事?这仙缘证怎么用,有限制吗?”说完自怀中掏出仙缘证来。

    陈惠清冷地看了邹立一眼,邹立不由打了一个寒颤:“这女人怎么这么冷?当初在交易会前见到她,虽然也是冷而清高,可没有像现在这样冷的。我又没对她怎样,最多只摸了她一下,亲了一口,不过那感觉真好!可惜如果美人和长生现在必先其一,对我来说还是长生更好?!?br />
    正在胡思乱想,又听到她说:“仙缘证是几大门派联合起来由修仙城每十年一次发放的一种仙城通行证,符合条件的散修、世家弟子凭证,按仙缘证上的时间去到修仙城参加仙门弟子的招录测试,测试通过的将被仙门收录,不符合条件的仍然返回世俗界。仙缘证一次有效,一人一证,只认证不认人,各凭仙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