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凡人仙帝路 > 第七十八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十八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见对方掏出几张符纸,暗道:“不好!”

    手自腰间一抚,一支长枪出现在他手中,眼见符纸攻过,长枪一抖,一下子将符纸绞碎。又见飞针袭来,枪尖一转,迎面对了上去。

    对方飞针一个急转弯,邹立使了一个沾字诀,后发先至,迎头赶上,法力一吞一拍,飞针失控,向侧边滑去,“兹”地一下扎进了一个棵树杆。

    这下方姓男子慌了,邹立赶上一步,长枪往方姓男子刺去,“砰”地一声,被盾牌挡了一下。只是这盾牌如何挡得住邹立的巨力?

    随着邹立长枪刺出,这盾牌反而撞向方姓男子的肩膀。

    一声鸣叫,缩成一块掉在地上。

    方姓男子也连退几步,摔倒在地,一双惊恐的眼睛看着邹立,仿佛看着一个怪物一般。

    “你不能杀我,我祖爷爷会杀了你的。我将仙缘证给你,你放我一马,我表妹也给你先上?!狈叫漳凶佑镂蘼鄞蔚氐?。

    “放你一马?假如是我被打败了,你会放我一马吗?仙缘证现在要你送吗,杀了你,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为什么还要你送?我最恨你这样卑鄙无耻的人?!彼蛋?,一柄长枪向方姓男子的颈项飞去,一声惨叫响彻天地。

    “放你一马,好等着你去报复吗?我可不会这样做,还是将一切隐患消灭了才算保险!”邹立自言自语道。手一招将长枪收起,又将方姓男子的储物袋摘下来,看着还在地上不停扭动的陈姓少女,不知如何处理!

    看着这全身如同白玉一般的身体,禁不住热血上涌,仿佛一股邪火要从里面冲出来,眼里冒着星星。

    强忍着吞了一股口水,最终忍不住对那极具诱惑力的樱桃小口猛地亲了一下。

    正当双手要向下滑动,一丝清明恢复过来,邹立吞了一口水,润了一下干涸的嗓子。

    “不行!我意长生,岂可贪恋美色?况且四妹和玉儿就身边,一旦被她们发现,如何向她们解释?”

    这样一想,那股邪火顿时消散,看了看陈姓少女,心念一转,取出一粒解毒丹塞入她的口中,陈姓少女已被催情丹所迷,见邹立过来,反身缠了上去,挤压着邹立的身体,心中又是一荡,刚刚熄灭的邪火又腾地升了上来。

    邹立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随即又清醒过来。自储物袋中抓起一件长衫,将少女一裹,双手抱起,向自己居住的山洞飞奔而去。

    “哥!你真下流,怎能做出这种事,我不再理你了!”邹莹儿大叫道。

    “邹立,你真无耻,竟然"qiang?。辏椋幔睿⑸倥?,还把她抱回来,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说完玉儿哭着拖着自己的伤腿就想往外走。

    “不是你们想像的那样,你们听我解释?!弊蘖⒁惶?,知道出了大事,急忙分辩道。

    “我不想听你解释,你将人家衣服都脱光了,人也抱回来了,还有什么可说的!”玉儿哭道。

    “莹儿,你帮我劝一劝,先听我解释。你还不相信你哥吗?”邹立急道。

    “小妹!你要相信哥,哥是真的没有对她怎样,她是被她的表哥所害,正好遇见我,及时救下。她表哥已被我杀了,尸体还在哪儿呢?等她清醒过来你们一问就清楚了,现在你们要相信我。此人与我在修仙者交易会上见过,还是她们带我进去的。

    好了!你们先将她的衣服换了,用点冷水给她清醒一下,我先出去了!”邹立有点心虚地对玉儿、莹儿们说道,说完慌忙离开了山洞。

    莹儿看到哥哥的那个样子,似信非信。不过,毕竟是自己的哥。于是对玉儿劝道:“玉儿!我们先救醒这位女子,问一问不就清楚了。我看我哥说的是真的。不然,哥真的喜欢美色,不早就同你同你---了。你说对吗?再说这位女子的姿色还没我家小玉儿漂亮呢!”说完又似笑非笑地望着玉儿。

    玉儿一听,心中一喜,又似恼地看着莹儿道:“四姐,有你这样说小妹的吗?我虽然喜欢你哥,也很自信,可你哥对我总是若即若离,我都搞不准他对我的态度,总是担心被人抢跑了!”

    莹儿道:“好了,放着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不要,是他的损失。再说,哥常说修仙的第一步是筑基,据说想筑基就不能破除元阳、元阴。否则就会增加筑基难度,我想我哥不是不喜欢你,而是想筑基之后再聚你吧!到时我还要叫你大嫂呢,你可不能欺负我哟!”一副促狭的样子。

    玉儿一听,破啼为笑:“你敢取笑我,看我不打你?!彼低昃妥饭戳吮ё抛抻?,闹起来。

    “好了!好了!不要闹了,先将这女子弄醒,大哥虽然给她服了解素丹,我们还是要将清心散给她服用一点,据说淫毒很厉害哟!她有一个这样的表哥,真是倒霉透顶了?!?br />
    陈姓女子慢慢清醒过来,看到两位少女坐在地上修练,没有见到她那位可恶的表哥,环顾四围,发现自己在一个山洞里,洞顶放置着几块只有修仙界才可见到的月光石。

    而且她还发现,这只是个临时山洞,只是在这个临时洞府里,还有几间石室。不由迷惑起来:“我没死,我这是在哪儿?是谁救了我?难道是这两位少女救的吗?看看又不像,她们当中修为最高的也才练气四层,低的那个只有练气三层。难道是那禽兽般的表哥发了善心?不可能,那他的人呢?”

    “陈道友!你醒了!”那位年轻一点的少女惊喜地问道。

    那位年纪大一点的只对她笑一笑,没有出声。

    “你们是----,”刚出声发现自己虚弱不堪,声音微弱,而且穿的不是自己的衣服。挣扎了一下,想坐起来,声音低微地问道:“这是--在哪儿?是--谁救了我,你们--怎么知道--我姓陈?”

    那年轻一点的少女跑过去将她扶起道:“这里是在秦莽山中,我们也是到山中采药的,你是我家公子救回来的,据公子说,他认识你们,我们才知道你姓陈!”

    玉儿一见陈姓女子醒来,一下子忘了刚才还因为她与邹立斗气的事情,邹莹看得不由好笑。

    “邹道友认识我?他人在哪儿?”陈姓女子疑惑地问道。

    “他!”想起刚才的事情,心里不由又来了气,“他出去了!”玉儿生硬地说道。

    随后又软软地问道:“你没跟他--跟他怎样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