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凡人仙帝路 > 第四十五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十五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邹立回到刘家堡,双方仍在城墙上激战,邹立的到来压垮了最后的一根稻草。身形飘忽,长枪如龙,转瞬之间,两名武宗强者就倒在了邹立的枪下,邹立甚至看都没有看一下,直奔下一个人。

    一条血路出现在邹立的身后,这就是江湖。一条踏着尸体和鲜血前进的江湖。

    邹立的到来产生了雪崩的效应,刘家再也组织不起有效的抵抗了。

    邹立的到来也表明了刘家老祖的败亡。

    一种恐慌在刘家的护卫中慢延,整个刘家堡除了刘家嫡系人员,其他的都各自逃路,再也不想为刘家卖命了。卧虎帮的弟子全部攻上堡墙,开始向堡内攻去。

    邹立也选择了一个方向,这个方各背靠一座山丘,在山丘的不远处有一处府弟,在整个城堡内虽然算不上气派豪华,但也颇为不俗,与其他几处做过标记的相比,只是破旧了点,小倒是不小。

    邹立速度快,很快就将喊杀声抛在身后。邹立来到府上时,该院一片乱哄哄,邹立不予理会,如一道轻烟,专找书房之类的地方。邹家底蕴不厚,缺的是基础常识,钱财倒还是其次,希望此次能有所发现。

    “噫!此处清幽,还有一位武宗强者藏在里面?去看一看。邹立轻踏进门,用神识一扫,此人正藏在门后,看样子是已发现了我。想偷袭?”

    邹立暗自冷笑一声,接近门边,突然举枪用力一刺,只听闷哼一声,随即一脚将房门踹开,这才将长枪抽出。邹立进门看了眼此人,三十多岁,书桌上一个包袱,里面塞满了东西,看也不看直接收了。

    见此人还在挣扎,反手一剑刺去,随即倒拖着剑在书房内查看。

    先将桌子上及箱子内所有的书籍收起,不管有用无用。转头打量着身后的一排书架,书架不错,至少是千年檀木。自己正缺少一个书架,这个不错,手一挥,“噫!收不进去?”

    再次用神识一扫,古怪,竟然在书架的背后有一机关。

    邹立轻轻一点,不动,再左右移动一下,只听叭的一声,几只短箭向邹立飞,邹立神识一动,前面出现一块盾牌,碰碰几声脆响,跌在地上。邹立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密室。

    邹立左右仔细一看,密室不大,一丈见方。密室里有三只木箱,一个书架,书架同外面的个想比,足足小了一半,上面廖廖几本书。

    邹立知道能放在此处的一定都是好东西,邹立来不及仔看,手一挥这些都不见了。

    正准备返身出去,突然眼一亮,在密室一角竟有灵气波动。邹立打开神目一看原来是一个幻阵。

    邹立来了兴趣,自己学了几年阵法,还没有真正地接触到阵法。当即走过去,顺手破出?;谜笠怀?,出现一阵石板,邹立用枪尖一挑,现出一个地洞,一股清新之气溢出。

    难道是逃生暗道不成?邹立暗想。

    也是艺高人胆大,随即跳下去,地道不宽,只可走两人,高度只有一人高一点,虽然很暗,但难不倒邹立。

    大约走了六十丈远近,前面出现亮光,邹立定眼一看,此室横直有六丈左右,又有一个阵法。雾茫茫一片,邹立一看笑了,锁灵阵!这里居然有锁灵阵!这个也是基础阵法上有的,邹立一直想弄一个,可没地方弄,自己又不会炼器,无法制成,但在心中早以想过千百遍不止。

    破开一看,邹立倒唆了一口气,又掐了掐自己的大腿,看是不是在做梦,“灵药,全部是灵药,不过随即又唉叹不止。都是二品灵药,但长得萎靡不振,纤纤瘦瘦的,典型的灵气不足。

    按邹立估计,此地至少有四十年没人理了。

    锁灵阵阵基上的灵石只剩一块,供给灵草灵气的聚灵阵阵基则是一块灵石也无。

    邹立虽然可惜,但还是毫不迟疑地将锁灵阵及聚灵阵一一收起,取出药铲,将灵药连同土壤全部移入了乾坤珠。他担心灵药本身就灵气不足,一旦离开土壤死了,那哭都没地方去哭。利益越大,干劲越大。

    一刻钟,此地只甚一个大坑,此时邹立才伸了下腰,拍了拍手,道:“总算移完了!”

    邹立见再无遗漏,这才反身回到密室中,想了想又使了一个凝固术,将石板与地面凝结在一起,如果不是熟悉的人是再难以发现了。邹立打开暗室门出来后再次将暗室门关上,退出院子。

    发现整个刘家堡仍有两处在打斗,思索一下,选择一处直奔过去。

    如果说刚才的那座院叫气派,但与这座院子相比却是末落了,这种气派只是无言地诉说着昔日的辉煌。这座院子不仅气派,更有一种说不出的贵气。

    府上的一切都是十分的精致,洁净那怕是现在遭到围攻,仍有一种不容侵犯,亵渎的气势。

    邹立到时见到王帮主正带着几位武宗,几十名武师弟子围着一间屋子。在屋子的前面倒着几名卧虎帮弟子,一动不动,看样子已是不可救了。

    邹立看了一眼,上前向王帮方问道:“王帮主,怎么会事?”

    王帮方看了邹立一眼:“此屋子里有几人,实力极强,拥有强弩,就是武宗也一箭致命,刚才江长老就是带领几名弟子想攻上去,被对方箭杀?!?br />
    “哦!我看一看?!彼底啪拖蚶锩孀呷?,“邹立,小心,此箭极为锋利,是传说中的破法箭,就是先天也极难抵挡,弟子们正准烧房?!蓖醢镏鹘械?。

    邹立一听更有兴趣了,“烧房,那不是连这一片都烧了吗,这样太可惜了。就让我试一试?!?br />
    说罢再次向前,旁边有一人冷哼道:“太上二长老按排他同太上长老一起行动,他就认为自己了不起了,真是不知天高地厚?!?br />
    王帮主道:“不要说了,大家准备接应。邹立修为增长太快,又是练的铁骨功,人又年轻,有点傲气很正常,像他这么大年纪你还是武师吧!”

    这位长老脸一红不出声了。

    邹立向前走了几丈,三支寒箭射来,邹立身子一晃,又向前走了几丈。

    这时又是一片箭芒射来,这次不是几只,而是一片。一般的人是难以躲开了,后面的王帮主等人正在为他担心。邹立再次一闪,堪堪从这片箭芒边缘擦,旁人看得险之又险,邹立却浑然没事。在他眼中,这箭还是太慢了。

    此时邹立已来到木门前,邹立用神识一扫,里面有五个人,一个武宗后期,一个武宗初期,三个武师后期。其中三人正站在墙后的孔洞向外了望,各自手中一把强弩,看来刚才的箭就是他们射的,见两次都没有射中,面上带有惊慌之色。

    另有两个武师端着弓弩正一步步向门口走来。

    邹立看得清楚,飞起一脚,将门踢飞,正个房屋都为之一震,正在门后不远的两名武师正好被飞射的门板砸中,倒在地上不动了。

    在所有的人的惊呀中,邹立走向那名武宗后期;准确地说,此人不是武宗后期,而是练气二层。

    那人见邹立走来,手一扬,一柄寒光向邹立飞来,邹立似随意用长枪一顶,法剑飞向一边,正在这时,邹立动了,一个旋转,顺势将长枪一摆,那名练气二层的修者一连退了七八步,肩膀斜歪,口吐鲜血靠墙而立。

    紧接着,邹立手中的长枪飞起,“砰!”地一声,直插入对方的胸口,对方望了邹立两眼,头一歪,眼见是不活了。

    邹立走向前,在此人胸前一摸,扯出一个小袋子,装入自己的口袋。

    正在这时突然一个转身,抽出一把插在身边的长剑,向前一送,“噗”地一声,插入来人的胸口。

    最后一人惊慌失措,不停的后退,仿佛看魔鬼一样看向邹立。邹立并不理睬,随手捡起地上的一把法剑,起身之时,手一扬,寒光一闪。

    最后一人闷哼一声,软软地倒在地上。随即手一招,又一把法剑出手在邹立手中。

    手一晃,两把法剑都不见了。

    这一切只是一瞬间,待王帮主们回过神来时,邹立已经出来了。

    “帮主,里面的人都已解决了?!弊蘖⒍宰磐醢镏魉档?。

    “好!好!师侄果然强悍,太上二长老果然没有看错?!蓖醢镏髟薜?,随即将手一挥“进去,搜?!?br />
    那些武宗长老满眼复杂地看了邹立一眼,冲了进去,至于后面年轻一点的武师弟子则满眼星光灿烂。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