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凡人仙帝路 > 第二十九章 惊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九章 惊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邹立将灵药图谱、修仙常识,阵法要诀等书放入乾坤珠,不在理会。

    将锦盒、玉盒逐个打开,果然与自己所料相差无已。

    玉盒所装皆为二品灵药,共计三十几株。

    锦盒所装皆为一品灵药,共计十六株。

    这些灵药让邹立重新按排起了行程。

    仿佛想到什么,顺手拿起地上的基础炼丹概论,一个时辰之后,邹立放声大笑。

    练气初期辅助修练的凝气丹,果然在书里面找到,根据配方,凝气丹是由三种二品初阶灵草为主药相配合而成。邹立对照图谱,这玉盒里面的灵药竟可以配出七炉丹药来,而一品灵药加上自己剩余的,也可炼出八炉来。

    邹立沉思一会儿,决定先炼引气丹,毕竟引气丹自己炼过,成功的把握高一点,算是为炼练凝气丹热身。

    说干就干!迅速将其他所用之物收起,开炉炼丹。

    八炉引气丹,开头的几道工序,邹立为减少失败,仍然采用凡人炼丹之法,一株一株地进行炙烧,焙炙成粉,再用神识清出杂质,分成几等分。

    不过在融合、成形时,邹立偿试着采用神识来控制,一连五颗都告失败,导致邹立差点放弃了这种方法。

    在第六颗时意外成功,邹立大为高兴。

    随后,成功率节节升高。

    八炉丹竟达到了四十二颗,近乎达到了五成。更对炼制凝气丹充满了信心。

    七炉凝气丹最终炼成了十八颗;

    邹立原计划用六个月时间来冲击练气期,不料只用了二个多月就冲击成功,顺带的铁骨功也冲上了八层初期,剩下的几个月,又有凝气丹在手,信心满满地想冲击一下练气二层。

    暗想:“如能成功,哼!哼!待我上去之后,妖莽你等着!”邹立嘴角微翘,脸上现出一丝邪恶。

    日出日落,邹立每天就是修练,服丹,修炼法术,转眼四个月过去了。

    十八颗练气丹,半块灵石,总算在昨天将修为推上了练气二层。

    铁骨功也推到八层后期。

    这不,以前只能修练轻身术、驱物术、灵目术三个法术。

    今天尝试着修炼火球术、风刃术、地陷术、缠绕术、土墙术、金剑术、清洗术。玩得不亦乐乎!只可惜每一个效果都不好,就像火球术,连续训练了十几遍,只出现了一个绿豆大的火苗,在自家的手指上,忽闪忽闪的,不会儿还熄灭了。

    十天之后,邹立将练气二层稳固下来,开始清理行囊,只留一个储物袋在衣服下面,里内装着一把法剑,几张符纸,其他的全都收入乾坤珠。

    采药用的药篓早以修好,临走前,还将山谷中的桃树,挑其甘甜的顺了三棵桃树栽到乾坤珠中,已备不时之时调解一下自己的口味。

    邹立悄悄的、远远地爬上悬崖,折到那棵紫朱果果树前,发现紫朱果只剩三颗果子还没成熟,其他的都不见了踪影。心中大为气恼,仿佛那妖莽摘走的是他的灵果,心中恨恨。

    在旁边隐藏了两天,那只妖雕仍是每天与妖莽打一架就走。

    邹立趁其刚走,妖莽疲惫之时,突然杀出。

    纵是如此,妖莽仍是机警,迅速躲开邹立的法剑,抽空还用尾巴将邹立的法剑抽开。

    好在这法剑不是用神识控制,不然邹立非给抽得吐血不可。

    但即使如此仍将邹立抽得连退几步,然后一丝轻蔑的眼神看向邹立。

    邹立暗道:“这畜生只少有三级了?!?br />
    当下不再迟疑,一拍储物袋,手中出现一张符纸,微一注入法力,符纸毫光骤盛,闪现出一个巨大的火球。

    邹立法力一吐,火球飘向妖莽,轰地一声,妖莽的颈部被撕开了一个裂口,一阵哀明,气息大降,妖莽正想逃走,说是迟那时快,一道金光一闪,一只巨大的头颅飞起。

    邹立长长地吞出一口气,总算是将他解决了。

    此地动静太大,虽然现在实力大进,但人上有人,上次见到的修仙者就是个例子。

    邹立现在可不敢在这些人面前称强,最多在先天武者面前有一一点自保之力。

    迅速将蛇胆取出,一仰脖吞了下去,“嗡”的一声,一股巨大的灵气自腹中升起,邹立正在惊慌之中,一股吸力自眉心传来,瞬间无影无踪。

    邹立轻吐一口气,摸了摸眉心,“这个吃货!”

    蛇皮蛇肉自然也不浪费,全部带走。

    掏出法剑将紫朱果树根处方圆一丈全部铲起移入乾坤珠,这才拍拍巴掌,捏了个御风诀,向山外飞去。

    第二天傍晚回到帮中,邹立美美地睡了一觉,完成自己的日常修练任务后已是日上三竿。

    今天,他打算去帮中杂务堂登记。

    修为上去了,如果不去登记,必须按时交纳帮中任务,一旦被帮中查出,还要被判个隐匿修为不报的责任。

    及时登记,修为达到武宗境,不但从此不用交纳帮中任务,每月还能获得一笔不菲的薪俸。如果愿意担任职事,薪俸更高。

    而邹立最在意的,还是能在帮中自由地买到一套小院。

    这套小院同邹立现住的可不同。不光面积大,一旦买下,只要自己还在帮中,就永远是自己的,甚至可以继承。

    来到外院主殿广场,往日总有许多人来人往,今天好似清静了不少,几乎不见一人。

    邹立感觉奇怪,又找不到一个人问一问,只得闷头走路。

    登记处,邹立自是熟了,进厅一看,登记人员也换了,以前是一个二十多岁的武师初期修为的人,如今仍是武师初修为,不过却换了一个五十来岁,头上都有少许花白的人。

    江湖帮派是以实力为尊,但派内也讲究一些论资排辈。不要看此人修为不高,一不留神他有一个先天太上长老级的师兄也不奇怪。

    正当邹立不知如何称呼时,对方先开了口,这倒解决了邹立的一个难题。

    “师弟来此有何事吗?”江湖帮派分为三辈:武士及以下为一辈;武师与武宗为一辈;先天太上为一辈。

    不过也有例外,如果同期入门,又关系极深,不管修为高低都称为师兄、师弟。

    以前的弟子,不管师傅的修为如何都须仍称为师傅。

    “我是来修为登记?!弊蘖⑺呈拼鸬?。

    “哦,是进阶武师了吗?唉!师弟的资质真好,年纪轻轻就进阶武师了,以后前程远大呀!纵是进阶先天都有可能,到时还要多多照应一下师兄才是!我这就帮你登记?!崩险咭涣诚勰?。

    “哦!不是,我是来登记武宗境的!”邹立答道。

    “什么?武宗境?”老者一脸呆滞,手中的笔一下子掉在桌子上。仿佛象看一个怪物一样看着邹立。

    “武宗!二十岁左右的武宗,是否你搞错了?”老者停了一会又试探着问。

    “没有,我三年前就进阶武师境了?!弊蘖⒖此飧鲅?,有点好笑地回道。

    老者见邹立非常冷静的确认,一下子呆滞不动了。

    过了好一会儿才道:“师弟真是进阶武宗?如果是这样,武师档上怎没见师弟的记录?”说完又仔细查看起来。

    邹立一看,不好意思地道:“我是采药堂的,三年前突破到武师境,因入山采药忘记登记,后来也没有补上。是师弟的错!”

    “哦!我查到了,三年前师弟刚到采药堂二年,修练的是铁骨功吧!铁骨功突破到武宗境在我帮中可是大事,我帮中修练铁骨功一百年都没有二十岁内进阶武宗了。而且,武宗登记必须到总堂由帮主亲自进行才行?!?br />
    “如果这样,多谢了!我这就去总堂找王帮主?!弊蘖⑺低昶鹕砭妥?。

    老者一见又道,“师弟勿急,帮主日理万机,虽说师弟进阶武宗也是大事,但帮主现在不一定在帮中。师弟先回家等候,我发一个消息到总堂,如果帮主在,一定派人来请师弟去登记,你看这样安排怎样?”

    邹立想了一会儿道:“只好这样了!”

    随即又问道:“我这段时间不在帮中,今日来主殿怎见不到多少人?”

    老者苦笑一下,“看样子师弟真是一个苦修之人,连帮中发生如此大的事情都不清楚,现在这也不是什么密秘,师弟只要找人打听一下就清楚了。

    我就为师弟解说解说:二年多前,帮中三位先天太上长老去秦莽山中采摘灵药,不知怎么惹到了一只妖禽。导致这只妖禽对三位先天太上长老拚命追杀,造成三位先天太上长老一死两伤。

    这本是极隐密的事情,不知怎么被蛟龙帮的人知道了。前几个月帮中到州城拍卖场,高价拍到几株二品疗伤灵药。半路竟然遭到蛟龙帮人的截杀。

    好在我帮也有准备,双方一场混战,随后蛟龙帮就发动突然袭击,一下子将我帮与其交界几县的堂口摧毁,造成大量死伤。

    据说武宗境都死了两人。如今帮中将虎堂、豹堂、及部份采药堂的弟子都征调去了前线。这里原来负责登记的年轻弟子都想立功,纷纷请调上了前线。于是就将我等无用之人调来这里了?!彼低昊棺猿暗匦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