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凡人仙帝路 > 第二十四章 遇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四章 遇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自从开始炼丹,邹立的日子变得规律起来。每三个月上山采药一次,其余的时间除了修练就是炼丹。再用炼丹换来的钱购买药材,不够的部份用家族提供的银两补充。一来一往一年多过去了。

    这一年多时间,邹立的收获是巨大的,首先:在一块灵石的作用下,邹立的铁骨功进入了第七层,养生经进入了八层中期。其次:炼丹水平终于可以保本了。

    不过,他并没有开心,所有这些丹药对他没有任何用处,而他最渴望的灵石,去了卧虎镇十几次是一块也没有见到。用于炼制引气丹的一品灵药也没有收获一株,这当然与他没有进入中心区域有关。

    不是他不想去而是中心区域太过恐怖,他想等修为再高一点,至少有自保之力。

    不过他看到手中最后一块灵石,他决定还是得去冒险,俗语说:富贵险中求。品尝到了用灵石、引气丹修练的那种速度,再也无法忍受眼前修练这种龟爬的感觉。

    灵石是可遇不可求,引气丹却有??裳?,只要肯冒险,他觉得一定能够采摘到炼制引气丹的一品灵药。他决定明天就去。

    以他铁骨功七层,相当于武宗初期修为,如果在帮中登记后,不但不用再缴纳药材,每月还有一百两银子收。你如果愿意到帮中管辖的某县城或镇上去坐镇,其收入更多。

    邹立并不想去登记,二十岁前进入武宗,卧虎帮不是没有,甚至十八进入武宗的都有。只是这样一来,引人注目,甚至帮外的人都会关注你。这不是邹立想要的。

    功法越往后修练越难,三个月前,邹立进入了铁骨功七层,相当于武宗。养生经更是进入引气八层中期。

    但这三个月来,他的修练速度可以说比龟爬得还慢,这让他实在难以忍受。

    通过总结修练经验,他觉得在山中修练的效果比在帮中要好些。同时,铁骨功进入七层后,实力大涨。他感觉,凭着养生经及铁骨功七层,只要不是遇到先天高手,就是武宗后期他都能够战胜或逃走。

    上山,去秦莽山中心区域采摘灵药炼制引气丹,这个念头在他心中越来越旺。所有的担心都被他抛在头后了。

    为了有足够的时间修练,他向帮中申请半年交一次任务。将自己所有的东西带齐:包括剩余的半颗灵石,以及上次得到的两个锦袋,一个小盾牌,一柄飞剑。背上药篓再次进入秦莽山脉靠近中心区域地带。他打算去碰碰运气。

    一分风险,一分收获。十分风险,十分收获。在中心区域边缘地带,邹立小心地花了半月时间,收获还不错,这不,刚刚才将采摘到的一棵一品灵药放入玉盒,收进药蒌。

    邹立伸了伸腰,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这次收获还不错,半月时间,采摘到了五株,离两炉还差一点。

    他在中心区域边缘游走,好几次碰到其他采药人,都被他小心避开,有一次还遇到了一只妖兽。

    自从进入养生经八层后,他的感官比以前强多了

    。当时,他正在四处寻找灵药,突然眼一跳:“二品灵药,紫降露?!闭馐撬钤绲玫降哪潜疽┎拇笕寄谙此璧さし缴衔ㄒ灰恢甓妨橐?,其他辅药都是一品。他早以将它记在心头,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可说是意外之喜。

    二品灵药可说是有价无市,正准备去采摘时,突然之间汗毛孔都炸开了,慌忙停住,仔细一看,灵药旁有只老鼠一样的妖兽。

    这可是他第一次近距离观看妖兽,上一次见到那只大雕隔得远。只见这只妖兽比普通老鼠大得多,一双眼睛泛着冷冷的寒光。

    这只妖兽只是微微瞧了他一眼,眼中露出一丝不屑。

    他第一次见到妖兽有表情的眼神,心中剧震,他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对方也不屑出手,人有自知之明,悄悄离开。

    他本打算再采几株就找个地方开炉炼丹。随后几天,仿佛他的运气用尽一样,什么也没有采摘到。

    而就在刚才,他发现了一棵小树,这棵小树不高,不足三尺,叶片呈心形,绿油油的,树干全部泛着金色,在树枝尽头的几片叶子的中间各生着一颗果子,果子的颜色紫中透红,每颗果子上面呈现出一种光晕。

    邹立细细一数,一共七颗。

    他一眼见到,心就砰砰地跳,如果没有记错,这是一棵二品高阶灵药:紫株果。据前辈们记载,紫株果正是突破铁骨功九层的灵药之一。是炼制突破铁骨功九层的破障丹的主药。

    按灵药图谱上记载,十五年开花、十五年结果,从开花到成熟足足需要三十年。现在果子表面紫里透红正是紫株果快在成熟的标记。

    这种果树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可反复结果,分批成熟,相差不到一个月。这种果子正是练体的良药,如果他能得到他,突破九层,不在是梦。

    他之所以纠结,因为树下,有一条比碗口还粗的大蛇,凭他的感觉,这条大蛇的实力一点也不比前几天遇到的那只妖兽的实力差。那棵灵药他可以不要,但这颗灵果却必须得到,这可是他铁骨功进入先天的保证。

    通过几天的观察,他发现一个有趣的事情,每隔两天就有一只大雕来同它相斗。他不敢肯定这只雕是否就是他之前见到的那只。此时,对方显然也没有将他放在眼里,而邹立也正是想利用这点,等到雕蛇交战到白热化时,趁机去摘取一颗。

    只要一颗,他就有很大的希望进入先天。因为每次雕、蛇相斗,在雕飞走后,这条蛇都会进入沉睡,而他正是想利用这个时间点。

    随着果子的成熟,雕、蛇相斗得越来越激烈。那只雕最终不敌大蛇,留下几只雕羽,带着几处伤痕再次飞走了。那条蛇经过刚才的激斗,也萎靡不少,看了一眼紫朱果,又向邹立所藏匿的地方扫了一眼,拖着满身的伤口回到附近洞中。

    就是现在,邹立咬咬牙,立即冲向灵果,眼看着就到了灵果树边,只见一条黑影飞来,邹立躲避不及,一下子被抽中。

    ‘砰’地一声,邹立觉得如同腾云驾雾一般飞起,紧接着向深涧坠下。

    然来,灵果树正长在一条断崖边。邹立惊慌失措,只一个念头:难道自己今日就要死在这里吗?

    不!心中升起一股执念。

    紧接着,邹立试图扭转下坠的速度,尽力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东西。但一切都是徒然,直到一震,将他弹起又抛下,痛得邹立几近昏迷,睁眼一看,却是落在了一棵树上。

    这棵树极其巨大,巨枝伸出很长,这才救了他一命。

    邹立忍住疼痛站起来,四下一打量,原来这棵树长在峭壁中的石缝里,在往下一看,离地还有二十多丈,这才放心下来。

    以他的能力,二十多丈问题不大,又将自身好好地检查了一下,背后巨烈疼痛,反手一摸,一道血痕足有酒钟粗细,好似肿得似一条小丘,两手在自己强烈的求生下,被尖石、树枝、藤萝所伤,隐隐见骨。

    不过好彩算是捡到了一条命,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

    将两手稍作抱扎,爬下树。在树根处的峭壁上看到一处好似人工削成的平台。

    “咦”邹立大为惊奇,难道还有人来过此地不成?

    邹立小心地上到平台,仔细检查,没有发现其他痕迹,转身看向平台处的山壁,见山壁上爬满藤蔓,用手一拨,山壁呈黑色。轻轻用手一摸,邹立大吃一惊,自己的手竟然穿透了!

    心一动,随即整个身体不见了。

    眼前一亮,邹立来到一个山洞,洞不大,最多六丈方圆,洞顶置放着许多发出莹光的白色的圆球,将整个山洞照得如同白昼。

    这还不是最惊奇的,最惊奇的是山洞的中央有一条石桌,在石桌的后面端坐着一个人。

    邹立不敢造次,急忙恭手道:“前辈见谅,小子因被妖兽伤害,击落山崖,误闯前辈洞府,惊扰了前辈,小子这就退出?!彼祷凹?,邹立慢慢后退。

    到得洞口,却不见前辈任何表示。邹立心中狐疑,停下脚步,细细观察,发现端坐中央的那位前辈面容枯槁,一身长衫虽一尘不染,但丝毫不见一丝生气。

    再细观前辈前面的石桌,只见桌上摆放着两个物件:一个是方形的盒子,另一个是圆形石球状的物体。

    “难道这位前辈已经-----?!弊蘖迪?。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