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凡人仙帝路 > 第二十章奇遇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章奇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秦莽山脉的外围极为广大,药材极为丰富,可也经不起人们的反复采摘。即使是堪堪入武者目的凡阶三品药材也是需要十年以上才能入药。

    邹立进秦莽山不是一次了。因此,他并不在外围逗留,直接进入外围靠近中间区域的地方。这里虽然危险,但有危险也有机遇。也正因为有危险,来的人才会少。

    这不,刚进去几天,就采了几株四品药材,四品不同于三品,必须用上等木盒装上才能保证药效不流失。邹立慢慢地将最后一株四品药材装入木盒之中。这才拍拍手正准备转身离去。

    突然,他发现左前方不远处分散着几株药材。这药材明显感觉与他以前采过的不同,药材的叶片上流动着丝丝雾气,心内一阵剧跳。

    是灵药,而且是引气丹方上面的。这种药材的图片他不觉背了多少遍,早已记在心上。他当时看到引气丹时就有一种直觉,他认为这引气丹或许对自己有用。不过,一直无法得到,就是想买都没地方去买,让他很遗憾。这时,突然让他一下子见到几株,其心情可想而知了。

    他轻轻地走过去,望了好一会儿才取出玉铲,将灵药采下来,用玉盒装上。这可是药材图录上反复叮嘱的,灵药不同于凡药,不得用一般的木盒保存,最好用玉盒。为此他曾准备了十几个。

    刚刚将玉盒放入药蒌,心中一阵悸动。

    “不好!”邹立就地一滚。只听一声弓弦声响,三只利箭成品字形擦身而过,如果不是他向躲得快,此时已被射穿三个窟窿。

    邹立惊出一身冷汗,跳起来依树而立,抓起背后的短枪,随即左右望了一望大声道:“谁?”。

    “小免崽子”挺机灵的。说着话,走出两个人来。

    邹立凝目一看:前面一个年纪大点的,本来长相还算周正,却因一条伤疤从左脸上划过,让人感觉格外狰狞,令人望而生畏。另一个长得极为壮实,一脸横肉,满嘴胡须,一双大眼,好似一对铜铃,一看就不是个好打交道的人。

    箭是伤疤脸射出来的。邹立警惕地望着两人,又瞧了瞧疤痕脸手中的弓箭,他从伤疤脸身上感到了危险。

    “两位这是----?”他试探着问道。

    “将你的药材、银两都交出来,留你一命。当然,还有你手中所有的兵器,否则,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周年?!币涣澈崛獾淖澈?,狞笑着说到。

    “你是否说话算数?”邹立试探着问道。

    他知道遇到麻烦了,这两人绝对是专事打劫,不能善了。他一眼就看出这疤痕脸绝对是武师后期修为,另一个也不差。

    “当然说话算数,”话音未落,疤脸壮汉又是一箭射来。

    邹立身体向右侧一闪,借着树林转身就向里跑。他可不想与两个同阶劫匪相拚。

    “哪里跑”两位壮汉见邹立要跑,跟着追来。邹立左躲右闪,只得继续往里拚命地跑,转眼进去了十里。一脸横肉的壮汉大叫道:“你真的不要命了,再往里走妖兽会吃了你?!?br />
    邹立一听,停了停,又继续向里跑去。

    一脸横肉的壮汉骂道:“奶奶的!你是宁可给妖兽吃掉,都不愿意给我们两兄弟打劫了。你奶奶的!抓住你一定剥了你的皮?!?br />
    邹立心中冷笑,中心区域,妖兽口中可能会逃过一命,如果落在你们的手中,肯定绝无生路。只做不理,又往里跑了十来里路。渐渐地听不到一脸横肉壮汉的骂骂咧咧的声音了。

    邹立轻轻地吐了一口气,总算将那两人摆脱了。随即打量了一下四周,这时他才发现,此地的树木比外层要高大许多,同时还有一点感到奇怪,却又说不出在什么地方,过了好一阵子,才想起是安静,四周实在是太安静了,连一点虫子的声音都没有。

    邹立一阵后怕,仔细地向四周打量了一下,想了想再次向里走了几里路。此时,林间已经暗下来了,邹立找了一棵特别粗壮的大树爬了上去,他明白此时的树上要比地上安全许多,希望今晚能够无事。

    这棵树十分高大、粗壮、茂密,树上也没有虫蛇之类爬过的痕迹。邹立就在离地约十多丈的地方停下来,取出特制的座垫,放在树叉上,随即坐上去。

    入山采药,在外过夜都是常事,想寻找一个隐密的山洞较为困难,在地上又十分危险,大多时间都是在树上渡过。为此邹立还特制了一个座垫。这样,休息、练功两不误。

    即来之则安之,他打算明早再出去,想来那两个打劫者应该会走了。

    半夜十分,月华如雪,正在行功的邹立被一声声吵闹惊醒。邹立心中一惊,凝耳细听:

    “李亮你给我吃了些什么?我的灵力怎么消失了许多?”一个有点惊慌的声音传来。

    “哈哈!蚀灵散,不知你听说过没有呢?”另一个较为阴沉的声音奸笑说道

    “蚀灵散?你为什么要对我这样?我又没有得罪你,你这样做难道你不怕宗族刑规吗?”刚才惊慌的声音略带一丝惊恐的问道。

    “你是没有得罪我,你我同属双灵根资质,但每月宗族提供的修练资源,你却比我多一倍。就因为你是嫡系,我是旁系吗?论年龄,我比你还大一岁。论资质我们相同,论刻苦,我修练比你花的时间要长。论修为你却比我高出近两层,凭什么?凭什么?”刚才阴沉声音的汉子低吼道。

    这时,另一个声音惊慌地说道:“你身为旁系子弟,宗族并没有亏待你。将你作为精英弟子来培养,难道你还不满足?”

    “哼!满足?修仙本是逆天而行,你我同为双灵根资质,如果家族全力培养,有很大的几率成为筑基期高手。但是,因为你的存在,而我就没有了半点机会。而你如果在试练时被妖兽击杀,而我侥幸不死,又带回去一个三品灵药的消息,你说宗族将会怎样对待我呢?”刚才阴沉的汉子此时得意的说。

    “你难道是早有预谋?枉我还这么信任你,真是太卑鄙了!”一个声音气极地说道。

    “哼!卑鄙?是你太天真了!如今修真界灵气匮乏,灵药稀缺,修仙,修仙,修的就是资源。没有资源如何修仙?如何能够筑基,又如何能够结丹。又如何能够有200年乃至500年的寿命。在族内被人尊为祖宗,这是何等的让人羡慕??!

    而你,如果不是修练资源比我多上一倍,又如何能够现在就有练气五层的修为?最可恨的是,你为了你那废物弟弟,假公济私,以历练为名,采摘大量一品灵药,还不是为了炼制引气丹吗?”刚才阴沉的声音此时咆哮起来。

    “他不是废物?!币桓錾舴吲厮?。

    “十八岁了,才引气八层,不是废物是什么?”一个声音阴笑道。

    “??!我的修为灵力下降到三层了,你是有意拖延时间,对吗?”一个声音惊慌地道。

    “哈哈!你现在才知道,迟了?!备詹排叵纳粲值靡馄鹄?。

    “你,卑鄙?!彼低昙莱鲆话逊山?,青光一闪向对方杀去。另一方也则举起一柄盾牌拦截,口中却道:“你越动用灵力,你的灵力消失的越快,你不信你现在查看一下,恐怕只有三层不到的修为了吧!”一个声音狂笑道。随即也祭出一柄飞剑向对方杀去。

    “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这卑鄙小人得承?!绷硪桓鋈怂簧厮档?,随手掏出一把五颜色六色的花纸丢向对方,一股火光冲起。

    “??!符录,这么多的火球符,同妖兽撕杀也没见你用到,你藏得真深。你--你--”随后声音嘎然而止。飞剑也在一瞬间从对方的胸口穿过。刚才丢火球者,本以为逃过了一劫。此时,惊吓地望着自己的胸口,慢慢地倒下,两眼渐渐地失去光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