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凡人仙帝路 > 第十六章 比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六章 比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明天就是考核,邹立还是坚持最后一天仍在此地训练,用瀑布训练最初是有效果,后来他练到铁骨功三层顶峰后,效果又不明显了,还是他的养生经突破到第六层时带动铁骨功一同进阶的。

    到了铁骨功第四层,这里的瀑布训练更是一点效果也无,可是又找不出更好的修练方法,无奈之下,只得仍在此训练,权作温习。

    今天训练结束,以后恐怕再也不会来此地了。

    穿好衣服,抓起小水坑里的鱼,一路轻快地回到宿舍。

    自从来到此地练功,他就每隔几天抓一条大鱼回宿舍进行烧考,开始是王大壮烧烤,后来就是黄财,这小子家里开酒店,有许多佐料,加上这小子遗传他老子的,手艺不错,再后来大家都会烧烤了。

    有时邹立还打几只小免及山鸡回来,他们的小日子过得还不错。

    明天之后,大家就会分离了。

    由于采药太过危险,王大壮、黄财、瘦猴决定做护卫,如今他们三人的实力都达到了武士后期,实力排在百名以内。这还多亏了邹立提供的丹药,不然,他们最多也就是个武士中期实力。

    只有邹立想做采药弟子,黄财们怎么劝都不听,最后只得由他。

    想到明天过后,各奔东西,虽然同是外门弟子,但采药弟子同护卫住得并不是一个地方。

    每一个有实力的采药弟子都拥有一个独立的小院,在院子里可以种植一些药材,还能练习炼药制丹等技艺。

    没钱的可以先住,在以后的药材中扣出,有钱的可以一次付清。

    护卫则必须住在一起,有事一起走,除非放假才能回家。

    采药弟子是单独活动,只要安时完成任务,其任务可以三个月交一次,也可以半年交一次。

    完成任务后,其他的时间自己支配,比较自由,就是危险。

    采药时,不光有猛兽,还有采药的同行及打猎的人,这些人随时都可能杀你,一不小心就将命丢在的山上。

    不过有危险,也有机遇,不少采药人因为采集到了珍贵药材,不是卖了发财。就是留着自用,功力大进。从而进入武宗期,或先天期??晌交鲇胛;泊?。

    卧虎帮记名弟子比赛,分为淘汰赛和挑战赛两种。

    淘汰赛失败者每人有一次机会去挑战胜利者,为鼓励记名弟子的比赛热情,前十名每人奖励增加内力的丹药三粒,前三名免费到内门藏经楼借阅技法一本。

    消息传出,记名弟子一阵沸腾。要知道卧虎帮外门弟子,除了新入门弟子能免费得到一本武师初期的功法及一本技法外,只有在晋级武师后才能再次免费得到一本后续功法,技法则必须以贡献点才能得到。

    特别是在内门藏经楼的武技至少都是中阶武技了。

    天亮不久,太阳透过山顶薄雾照在广场上,此时广场上已是人来人往,不远处有不少弟子东一簇西一簇聚集在一起议论着。

    所来之人中,不光有参加挑战赛的记名弟子,还有留守在帮中的其他弟子,毕竟新入门的外门弟子淘汰赛在卧虎帮也属一大盛事,虽然与武师、武宗等高阶武者之间的战斗相比,差得较远,但也还是有不少看头。

    广场东北面有三座大型高台,除了一座是本就存在的擂台外,另两座则是昨天才完工的。

    显然挑战赛分三座擂台挑战,360名记名弟子以抽签拿号的方式进行,签上将注明编号及擂台号,每抽一个就会在广场上的显示板上记名,每一个号码都有两个相同,如抽中者即为一组。

    邹立等几个虽然对记名弟子淘汰赛的规则早已清楚,但真正面临时还是有一点紧张。

    四人来到广场约半个时辰,三位长老及豹堂、采药堂及杂事堂几位堂主陆续到来,充当比赛裁判的总务处的几位管事中走出来一位,站在台上高声宣布:“抽签开始?!?br />
    这时人们看向台上,只见三座高台上各有一个票箱,参加淘汰赛的弟子在教头的带领下分为三组,走上台去,各自抽取一张,报号,由一个管事记在显示板上,不到半时辰,抽签结束,邹立抽到的是2号台160号。按每个擂台120人计算,在邹立的前面有19场赛才轮到他。

    邹立也不着急,不一会儿,好事的瘦猴来告诉邹立,他的对手是一个叫黄成的少年,这人长得比较瘦,使一柄长枪,邹立一听,不以为意。

    记名弟子所选的技法都是低阶的,而自家所传的枪法却是中阶的。

    再说以自己铁骨功四层初期修为,只要不是武师后期,自己都不惧,纵使是武师后期,打不赢,想躲闪,凭着无影步,对方也是无可奈何。

    邹立也不说破,瘦猴等虽说是自己的兄弟,但自己的底还是不要翻完的好。

    邹立来到卧虎帮三年,早已从帮中老弟子口知道,卧虎帮虽然禁止相互残害,但各种打斗还是无法避免,甚至有弟子得罪有背景的或强悍的高阶弟子或长老被各种名义派往外面,随后就不知所踪。

    邹立知道,在帮中,为人要低调,能忍则忍,不过,真正惹到他的头上,也是不惧的。

    听说内门有一门技法能摭隐人的气息,这可是能让他在山林中更好的生存。

    因此,此次淘汰赛,他的目的是进入前三名。

    邹立在三个擂台之间巡视了一遍,觉得并没有太多的新意,作为入门记名弟子,培训时都有过交手,除了几个带艺入帮的,大家的实力相差不是太大。

    等到邹立上台时,已是下午。

    他走上台,见一个面容清瘦,手持一柄长枪,年纪约十五、六岁的少年站在对面。

    虽说都在外院,但分了四个区域,彼此也不常见面,邹立因功法的原因,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独自修练,也不认识对方,不过还是拱拱手。

    对方还礼后,两人开始比试,单手握枪,缓缓在台上移动,下面不时有弟子在吼叫:“打呀,打呀!”

    有认识黄成的,也喊道:“黄成,用枪刺,用枪刺呀!”

    邹立用眼扫了一眼台下,见到和自己有点仇冤的刘民也站在台下在观看。

    心中一笑,有了主意。

    黄成终是忍不住,提枪向邹立扎来,邹立一闪,黄成连扎几下,都被邹立或退或闪躲开。

    台下的人不乐了,有人道:“这小子是谁,该不是不会枪法吧,尽凭着步法躲来躲去的?!?br />
    有人接道:“好像这小子练的是铁骨功,当初领功法时,我见过,当时登记功法的师兄曾劝过他,不过,这小子不听。不知现在练到二层了没?”

    “哈哈,该不是这小子内力不够,不敢同黄成兄交手吧,只得游走?!庇写笮Φ?。

    这些人的议论,饥笑,黄成自然也听到,心中意动,脸上的紧张放松下来,抬枪连刺带砸的,气势一下子旺盛起来。

    邹立则只是退让、架拨,显得有点忙乱。

    黄成笑道:“邹师弟,不如主动认输好了,不然,我枪法不好,一下子忍不住手,大家师兄弟一场,伤了你就不好了?!?br />
    邹立摇了摇头:“我是不会主动认输的。你只管放马过来?!?br />
    黄成道:“如此我只好助你一把了?!?br />
    说罢枪势大盛,枪头乱点,令人眼花撩乱,邹立只得缓缓后退,眼见到了台边,黄成见胜利在望,只差一下就能将邹立逼下台去。

    正在这时,眼前邹立一晃,忽然不见了人,黄成正在吃惊之时,台下大叫:“后面。后面?!被瞥尚南乱换?,一招回马枪刺来,邹立用枪一拨,顺势上前。一脚就将黄成踹飞下去。

    台下观看之人一片惊叫,四下闪开,只听碰地一声,灰尘四扬,长枪将广场的地砖都刺碎一角,黄成也滚向一边。一会儿,黄成才爬起来大叫:“邹立,你小子使诈?!?br />
    邹立拱拱手道:“黄兄!侥幸、侥幸?!?br />
    黄成满脸不服气道:“再比过,再比过?!?br />
    管事裁判瞪了他一眼道:“此场邹立胜?!?br />
    主持台上,采药堂堂主对身边的长老道:“这小子明明实力强过那小子,却仍然示弱,待那小子信以为自己胜劵在握时,出奇不意将那小子踹下台。好计策呀,好计策?!?br />
    长老叹到:“这武者为尊的世道,低调才是生存的法宝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