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汉祚高门 > 0922 枋头夜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922 枋头夜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属下参见君侯!”

    王光等人进入营帐后,不待旁人做出反应,其人已经先一步抢跪于地,大礼参拜,脸上更是洋溢着一股夸张的笑容,语调同样振奋不已:“王师北进,解救生民于垂死,凡汲郡乡众俱都感怀此恩,再集资用供奉大军,只盼君侯再建伟业,诛杀群贼!”

    眼见这王光俨然以王师嫡系而自居,谢艾一时间也是颇感哭笑不得,抬手示意亲兵上前将王光扶起,笑语道:“王公毋须多礼,今次王师北进,多得你等乡老倾力相助,此事我已倍书奉承都督,来日必有重犒。民无分南北,凡心向晋祚、心存忠义者,王命必有所嘉?!?br />
    听到这话,王光才喜孜孜站了起来,但却仍然垂首立在侧席,不敢入座,摆出一副恭听教诲的模样。

    如此谦卑姿态,实在是太过做作,但也不得不说实在是很有效。最起码在汲郡一众投降之人当中,眼下这个王光是最得淮南军信赖重用的。

    当然这也并不是因为谢艾等淮南将领志骄狂妄,性喜阿谀,而是作为强龙过境,想要安抚乡情,必须要树立几个典型。至于这些人心意有几分真假,这并不在淮南军考虑范围内,反正无论怎样的重用都会有一个尺度,绝不会给对方翻盘作祟的机会。

    就像赵主石勒,此前多有优待晋人,甚至还设立什么君子营,说到底只是走狗营罢了。而且对于这些晋人谋士和名士之类,也就完全是以鹰犬待之,无论那所谓的右侯张宾,还是有姻亲关系的程遐,包括晋人望宗的太原郭氏之流,权位名誉只是表象,稍有不如意随手杀之也无所顾忌。

    淮南军强龙过境,本身在汲郡立足未稳,又不能学流寇一般烧杀抢掠,这些乡人中的代表便有其价值所在。当然真正的战斗还需要依靠淮南军自己,这些人即便敢助战,谢艾也不敢将他们武装起来。但是在统筹人力、物用方面,这些乡宗所能提供的作用无可取代。

    比如在乡野调集粮草物用,淮南军本身便不熟悉乡情,甚至不知哪里才是人烟稠密之地,也没有机会大肆巡弋搜查郊野。

    将这些事情托付给那些乡宗们,规定一个尺度,单单这段时间王光等人便搜刮到两千余斛粮食送入军中,最起码在这一段时间内,汲郡淮南军用度完全能够自足。

    而且此前无论是卫水伏击田尼,还是抢先占领西枋城,谢艾也都听取了一下这个王光的建议。毕竟他才能就算再高,平生第一次踏足河北,就算有什么军事计划,没有具体的地形环境作参考,也很难落到实处。

    这些人再送物用犒军,谢艾亲自设宴款待。双方一者心存羁縻拉拢,一者心存恭维讨好,一时间气氛倒也融洽。

    王光等人到来时,天色已经不早,便被安排住在了营中。夜中酣眠之际突然城内响起了激烈的鼓号声,他们这些人也是久从军旅,兼之眼下权位实力不再,?;杏直纫酝苛乙恍?,听到动静后,纷纷起身出营,旋即便见整个西枋城已是亮如白昼,火光更是蔓延到河面上。

    眼见这一幕,众人哪里还不明白乃是敌军发动夜袭。一时间正惶恐之际,便见纶巾宽袍的谢艾正在十几名兵众簇拥下从容行过。

    谢艾看到这几人,便转头行过来笑语道:“贼众夜袭,竟然惊扰客人安眠,实在失礼。诸位若无倦意,不妨同行登城观战?!?br />
    这几人当中,王光那是摆正了位置,对谢艾言听计从,闻言后便跨步站在谢艾身后。至于其他几人,心内多少还有惶恐,要知道夜中作战诸多不可控因素,虽然他们都见识到淮南军的强盛,但对面的敌军也不弱,而且兵力上还占据着优势。

    他们若是临阵观战,一旦战事不利,淮南军未必会特意关照他们这些降将。

    不过在看到谢艾一脸从容,似乎丝毫不为这一场夜袭所扰,他们各自心内惶恐也都多少有所收敛,略作思忖后,待见谢艾已经转身离去,便也都匆匆行上。

    此时城池内外俱都活跃起来,谢艾一边行着,一边有条不紊的颁布军令,随着军令发出,几路淮南军也都井然有序离开营地,往沿河各处营防增援而去。那些汲郡降将们一路行来,单单看到淮南军这些处乱不惊的表现,一个个俱都惊叹不已,溢于言表。

    当众人登上城头的时候,淮南军阵势早已经摆开。城头督战的胡润眼见谢艾等人行来,甚至还有闲余给他们在城头划出一段观战区域。

    淮南军这里已是火光冲天,而对面军队也就不再掩饰行踪。其实两军相聚本就不远,即便有所动作也难收突袭之效,但作为主动进攻一方,无疑准备更为充分。

    敌军灯火俱都亮起来,河面上霎时间出现一条平躺的火龙,绵延近乎十数里,舟船走舸更是无数。仿佛一道汹涌澎湃的火浪,向着西枋城方向席卷而来!

    城头上众人眼见这一幕,俱都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甚至就连坚定心念一意追随淮南军的王光,脸色都在火光映衬下显得阴晴不定。

    然而淮南军阵中,无论是城头督战的将领,还是各处营防中的士卒们,这会儿俱都肃穆而立,并未因敌军势大而有所动容。

    对面突然传来一声嘹亮的鼓响,一声信号之后,原本绵延的火龙霎时间沉寂下来,整个河面再次恢复幽暗一片。

    “怎么了……”

    光线骤然消失,那滚滚涌来的千万敌军瞬间被夜幕所掩盖,城头上观望那几人俱都忍不住惊呼出声。

    这一亮一暗之间,如此浩大场面,足以令人心神绷紧,更是控制不住的浮想联翩,那骤然没入黑暗中的敌军们,此刻仿佛化身夜行的厉鬼,正在悄无声息靠近过来,浓烈的死亡气息扑面而来,那等待的折磨飞快的咬噬着人心底的理智和耐心。

    “君侯,这、这要怎么应对?”

    王光舔了舔干涩的嘴角,下意识向谢艾靠近过去,额头上已经沁出了细密的汗水,不知是因闷热还是胆怯。

    “诡计小道罢了,贼将徒拥重兵,居然不敢堂皇来战,实在可笑!”

    谢艾仍是一脸的从容,继而抬手向胡润打了一个手势。胡润领命之后,转头吩咐几声,而后城头便响起了三声短促的鼓响。

    继而位于西枋城北面则响起了声调更为丰富的鼓吹声,白天里光线充足,旗鼓配合哪怕战场极大,也能清晰传递军令。但是夜中光线黯淡,各路人马就需要更为准确的鼓吹指引才能接受到更为精确的命令予以执行。

    鼓吹声响起后,北面营垒中火光陡然向河中眼神,联排水栅积薪次第燃烧起来,很快便划破了笼罩河中的幽暗,原本消失在视野中的敌军船队再次出现。

    只是再出现之后,船队阵型却已经大为不同,原本是平铺于河面,可是现在却分成了两个部分,其中一小部分仍然是直向西枋城而来。但这很明显是佯攻作势,因为另外一部分将近三分之二的舟船,则是绕过西枋城,直往北面的淇水河口而去,那里才是敌军主攻的方向!

    很简单的一个迷惑计策,但是因于环境,如果淮南军不能看破,没有在北面布置更多兵力,很有可能就被敌军一拥而上、冲破封锁。哪怕是临时看破而紧急抽调兵力,但夜中难免混乱,军众不能及时到位,更会顾此失彼,使得防线彻底大乱。

    “君侯真是妙计神算……”

    眼见淮南军仍是有条不紊,不露惊慌,王光擦了一把额上汗水,叹息说道。其他人俱有同感,纷纷点头。单单看淮南军眼下的反应,便应是早已经有所准备。

    “小道罢了?!?br />
    谢艾闻言后只是淡笑一声,枋头再往南便沟通黄河,这一段河道本就是淮南水军占优势,所以敌军想要取得大的突破,必然要从北面绕过枋头。这一点判断,他又怎么会做不出,只是没有必要跟这些人讲得太清楚。

    “督护?”

    胡润再次行上请示,谢艾便点点头说道:“反击吧!”

    急促的鼓声顿时在城头响起,而后北面营垒附近便响起一连串杂乱而又充满韵律的声音,虽有火光照耀,但毕竟光线不及白日均匀充足,众人站在数里之外的城头上,只是见到火光吞吐,依稀听到杂乱的厮杀声。

    虽然看不清楚淮南军具体的反击手段,但通过战场上传来的喊啥声,以及朦胧中那些大概的轮廓,众人可以感觉到淮南军是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那、那是什么?”

    突然一人指着河面惊声说道,众人循声望去,只见河面上一艘高达三层的敌军楼船轰然倒塌下来,在河中荡起大片的涟漪。他们是知道淮南军并无战船下水,河面并无激战,但那艘规模极大的敌船却不知因何轰然倒塌沉没,看起来充满了妖异!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