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女剑仙 > 第一千八百六十六章 微妙的气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八百六十六章 微妙的气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顾见深第一眼关注的不是明珠郡主,或者说他的眼神只是在这个女人身上一掠而过。

    目光紧紧的盯着禹州太守陈守义,这位曾经的叔伯,如今的敌人的走狗。

    和永宁侯府其他人一般无二,顾见深对于此人,厌恶极深,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为人子,都是有这样的血气和想法的。

    虽然——

    陈守义有个哥哥,叫做陈守仁,也曾经是永宁侯的下属,但是后来死得不明不白,一直以来,陈守义都是觉得自家哥哥是因为永宁侯顾叙死的,所以就是含恨叛出永宁侯府,最后就是成为镇国公的鹰犬爪牙,就算是背负骂名,都是坚持到底。

    他看着顾见深,这个曾经让侯府众人都是宠爱有加认为有希望把侯府推上下一个巅峰的继承人,眼神深处,满是恶意,甚至是——

    带着一点淡淡的快意。

    那是大仇即将得报的意蕴。

    其他人没有察觉出来,倒是宁清秋这个局外人得以一个超然的视角,就是看出了这点端倪,等等,这个看着就是十分反派的太守,该不会就是顾见深中毒的幕后黑手吧?再不济,也是个知情者,不然的话他不会知道顾见深中毒的真相。

    自己靠着的是修士和武者不同的超然强大的精神灵魂力,这位没有这个本事,必然就是个知情者。

    就是不知道到底是扮演了什么角色。

    就算是乌盖和顾见深没有明说,她也是感觉出来了永宁侯和镇国公应该是势不两立的对立势力,虽然这位明珠郡主看着十分的热情,但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谁也不知道笑容下面掩藏的是什么,倒是这位禹州太守把恶意表现得非常的明显,当然也可能是因为知道他们之间的纠葛仇恨摆在那里,就算是装出一副和好如初的样子,别人也是不会相信的。

    宁清秋直接扔过去一个观察标记。

    当然,这是她自个儿取的名字,其实是在上个世界摸索出来的一种新的用法,就是用精神念力分出去一丝灵魂附着在某个物体的身上,不论是活物还是死物,方便随时定位追踪。

    这还是从七夜从北邙山带出来的那一只千眼鸟身上得出来的灵感,另外一种版本的全球GPs卫星定位,还是很好用的那种,只是以前在云荒根本用不上,后来在上一个世界倒是因为得到了灵感创造出来之后就是在萧其焰的身上用了一下……

    这么说来,也不知道那个“天命之子”到底是怎么样了,到底算是朋友,最开始那个家伙虽然是对自己有点那种苗头和意思,但是很快地就是明智掐灭了,这样才好,不然自己这个破坏历史进程的家伙要是因为什么情感问题影响了萧其焰的选择和未来的话,那么不要说是得到最后那点功德金光然后被送出那个世界了,大概是会被人一脚踢出来。

    陈守义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是被她盯上了,身上安上一个监视器,之后不管是做什么只要是宁清秋想要知道他就是瞒不住。

    他自然是知道顾见深中了剧毒命不久矣,也知道对方来到江南禹州城的目的,不过是为了求医救命,可惜啊,孙老先生是名传天下的大神医,但是对于这种传至远古号称是蛮荒圣物的万毒之王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

    冥河告死令。

    这种剧毒,据说就是冥界的告死令,传达的就是死亡的命令,出现必然带来死亡。

    诞生的时候,便是无药可解。

    就算是永宁侯顾叙手眼通天权势赫赫,就算是顾见深乃是天之骄子武道卓绝,都是只能等死,那位高高在上的侯爷就是只能这么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唯一的儿子在眼皮子地下就是这么死去,就像是当初坐视他哥哥夭亡一般。

    陈守义咬咬牙,嘴里面弥漫出了血腥味儿。

    谈媛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这位也是个大高手,八道轮脉的逍遥高手,在任何地方都是不可小觑之辈,可惜啊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成为镇国公府的一条疯狗。

    不过也好,这样的疯狗,也是有主人的,让咬谁就是咬谁,除了面对特定的某些人之外,陈守义这把刀还是很好用的,这一次哥哥的计划就是少不了他的出手。

    毕竟在江南禹州城,这才是地头蛇。

    “不知道这位姑娘是谁?我怎么以前从未见过?”

    谈媛对于宁清秋的兴趣很大,比起宁清秋对她的一般好奇,她就是非常的想要知道这个可以和顾见深同车,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突然冒出来的神秘女子的底细了。

    不可否认,对顾见深她有点好感,但是他们之间,阻隔重重,除非永宁侯府彻底的落败,这个男人零落成泥,不然的话她和他就是没有任何的在一起的机会,但是顾见深若是真的一无所有,那么那个时候的他也不是光辉耀眼的永宁世子,到时候谈媛倒也看不上他了,所以他们之间关系倒是真的非常微妙。

    当然这其实只是明珠郡主的个人看法,在顾见深眼里,对面的两个人都是一个同样的标签,敌人。

    只是暂时不宜撕破脸。

    需要看看对方到底是什么样的盘算。

    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凛然不惧。

    若是真的命数不够,身亡于此,那也是可以拖着他们一起下水,那就是可以给镇国公府一个巨大的打击,这样倒也不错。

    谁都是不知道,温文尔雅的清贵公子,骨子里面就是这样的疯狂和孤注一掷。

    宁清秋倒是半点不怕生,笑着说道:“明珠郡主称呼我清微便好,无名小卒,不值一提?!?br />
    两个人受邀坐下。

    谈媛亲自执壶,清澈如水晶的酒水就是这么注入白瓷酒杯,宛若玉碗盛来琥珀光,肌肤如玉倒是和酒壶玉质分不出谁优谁劣:“这风雨陈酿当真是名不虚传,两位尝尝?!?br />
    显然是对于他们之前的对话乃是一清二楚。

    只是事无不可对人言,被听到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对方这样的肆无忌惮的作风和表现倒是把张扬霸道的性格展露无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