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女剑仙 > 第一千八百四十一章 亲密接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八百四十一章 亲密接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样的话其实听着是很可笑的。

    因为就像是一个无知的孩童在这里大放厥词般。

    萧其焰的话听着倒是非常的热血,就算是严格和辛勤这两个军队里面摸滚打爬出来的成熟男人,都是被他这样的话激荡起了心中的热血和信念。

    是啊,这样的苦苦的哀求算什么了,真的要为了普通人重新开辟一个新世界,那么就是需要他们自己身体力行的把所有的妖魔都是杀光并且赶回老窝。

    可是——

    严格脸上的悲哀之色越发的浓郁。

    他不是那种只知道嘴炮的家伙,他深深地清楚妖魔的恐怖不是现在的他们可以敌对的。

    超能者还差不多。

    普通人遇到了真的就是只有靠人命去堆砌,看运气活下来。

    这就是最大的悲哀。

    就算是军队火力充足,也不一定是能够逼退妖魔。

    若是真的那般简单,严将军他们就是不会去和陈冲妥协,挖掘出来那么多的关于超能者的信息,甚至是还要派遣自己这个亲生儿子来找到这个超能者口中的皇帝。

    因为只要是这个人出手,那么就是可以挽救很多很多人的性命。

    若是只是为了点自尊和骄傲,就是把这样的终南捷径放在一边不管,那才是真正的小人。

    道貌岸然之辈。

    严格不屑为之。

    这个男人就像是他的名字一般,从来都是用最严格的标准要求自己的,不论是做事儿还是做人,都是这样的如一。

    萧其焰的激烈情绪其实已然是平复。

    到了现在自己都是很惊讶,刚才怎么就是说出这么一番话。

    有个声音像是隐约的从他的心底生出,就是因为一直以来都是受到了随时死亡的威胁,阴影如影随形,所以他一直是心底深深地埋葬着很多的暴戾和恐慌,一朝爆发,如此其实正常。

    宁清秋略微讶异,然后并没有生气。

    相反,她唇边勾勒一抹有趣的笑容。

    倒不是说看不起萧其焰。

    其实貌似这个时候他的嘴里面出来的只是口号,没有一丝一毫实际作用,但是其实还是有着深远的意义,至少有着这样的志向和梦想的人不该被其他人鄙薄。

    至少宁清秋不会看轻他。

    “你很有志气,人人要是都是有你这样的想法,那么最终胜利的一定是你们而不是妖魔。磨难,也是让你们成长的宝贵财富?!?br />
    宁清秋有感而发。

    此番拜访便是只能到此为止。

    因为到了最后她也不打算改变主意。

    只是萧其焰跟着严格他们一起离开。

    因为明远已经是明确的告诉他,身体无碍,七夜出手给他一道封印,已经是彻底的让北邙山的气息无法作乱,虽然身体内还有着引子,但是只要是北邙山一天没有做到将整个世界都是占领,那么就是没有办法冲破这一道封印。

    “七夜你莫非是故意留了一手?为何不彻底的驱逐?”

    宁清秋教给他的方法不可能不好用。

    七夜不是学不会,他只是不愿意用在萧其焰的身上。

    难道是刚才虽然面上不显,但是其实已经是对他不满?

    不应该啊。

    这个男人多么骄傲宁清秋不是不清楚,虽然喜欢到处的乱吃飞醋,但是也很少真的付诸行动,因为知道宁清秋对于这一点不太喜欢,当然自己也是眼高于顶,知道那些人不过是得到她的一两分偶然的情绪和怜悯罢了,在她的心里面本就是没有什么位置的,要是自己反而是大张旗鼓的去对付某些人,反而是加深了宁清秋心中对于旁人的印象,那不就是得不偿失么。

    七夜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是仍然是和往常一般的敏锐。

    “北邙山的气息和他交缠过深,而且其中还有一股天机缠绕的味道,我倒是可以真的出手解决掉他的隐患,但是势必就是会引起这个世界的反弹......我倒是不怕,但是我看你好像是对于世界意志略有忌惮,便是采取了这样的方式,你若是不愿意,那么便是让他回来,我再出手也无不可?!?br />
    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娓娓道来。

    宁清秋的脸色变得复杂,然后就是有点尴尬和忐忑,水眸中也是带出一丝丝的歉意。

    自己误会他了。

    而且还宣诸于口。

    他是不是这会儿心里委屈呢?

    虽然那张淡薄清冷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失落沮丧的情绪,但是她仿佛就是看到了他极力掩藏的一些东西。

    宁清秋猝然伸手握住了他的手:“是我错怪你了,萧其焰的隐患既然已经是扼制,相信这个封印也是对他自己的督促,既然都是立下志向要解决妖魔之患,那么就是必须脚踏实地的去做,还要有个督促最好?!?br />
    宁清秋说得很认真。

    但是某人已经是没有心思去听她到底是说了什么了。

    她竟然是伸手握住了他......

    肌肤相触的感觉简直是让人心跳如鼓。

    这个时候哪有心情管什么萧其焰?

    谁知道这是哪根葱?

    七夜不说话,怕这接触的时光中止。

    明远和玄甲便是悄悄地退了出去,空间留给他们两个人。

    宁清秋其实是肺腑之言。

    倒不是说就是对于萧其焰放任不管了,说了要救他的不会违背对于萧家老爷子的承诺的,只是萧其焰说出那一番话还真的是有点天命之子的意味,所以宁清秋半点不讶异生气也不怀疑他到底是能不能做成这样的丰功伟业。

    萧其焰若是做不到,那么这个世界就是要真的走向灭亡了。

    怎么看,这个人都是得到天地之所钟的那个。

    没听到七夜都是说他的身上还缠绕世界意志和天机之果么,这里面绝对是有猫腻的。

    和自己猜测的东西基本上是**不离十。

    也就是说,只要是萧其焰不作死,就是不会死,估计就算是真的脑抽了作死两次,只要是没有真的败光身上的气运,大概都是会得到死局中的生机。

    自己确实是不应该过多的插手。

    他们到底是要回去云荒的。

    这个世界的每个人都是有着自己的人生要过。

    旁人代替不了。

    她如是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