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女剑仙 > 第一千七百三十四章 说漏了嘴的某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七百三十四章 说漏了嘴的某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就在宁清秋怀疑七夜和明远是不是瞒着她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的时候,两个人就是联袂而来。

    引起轰动的自然是明远。

    锦衣华服,翩翩公子,关键是他的到来让岳山宗主和万剑宗主都是同时站立起来迎接。

    这是身份地位等同甚至是隐约更高出一点的人才是可以得到这样的待遇,在场的人都是聪明人,要是这个都是看不出来的话那就是傻子。

    所以大家都是议论纷纷。

    因为能够有这样的地位的大家绞尽脑汁都是只能够想得起那么一些人,而且每一个都是大名鼎鼎。

    但是明远是个生面孔。

    在场的修士,不乏那种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情报之王,但是就是没有知道明远是谁的。

    这就是让大家更是燃起了热情,甚至是一度都是不再关注场内论道的两个人,白衣散修倒是好涵养,他已经是连胜了好几场,已经是很多宗门和世家都是对他蠢蠢欲动了。

    这个时候不采取行动不过是因为还不肯定对方的身家背景,因为很多特殊师承都是喜欢号称自己是没有师承的,乃是一枚散修,但是普通的散修哪里这么厉害的?

    虽然不是看不起散修,但是名门世家和宗门内的精英那都是xiū liàn天赋非常的好,至少比起一般修士要好才是会收入门墙,然后就是有足够的资源来培养,学到的gōng fǎ接触到的世界都是完全不同的,所以最后成就也是不一样。

    这个过程里面,绝对是有散修出类拔萃的甚至是比起某些名门子弟还是要厉害,但是其实本质上这些人不过是极少数中的极少数。

    几乎是不成比例的。

    所以偶然的出现一个必然就是一个新的——传说故事。

    只是很多人都是意识不到这一点。

    看到的只是他人的辉煌。

    见不到辉煌背后的血泪。

    白衣修士到底是草莽中的fèng huáng,还是隐藏的名门子弟,谁都是不知道。

    万一自己兴致勃勃的去邀请人家,最后受到了致命打击,那不就是危险了。

    到时候岂不是丢脸死了。

    还白白浪费的人力物力。

    关键是名誉损失,简直是不可计算的。

    所以白衣修士暂时还没有受到“狂蜂浪蝶”的追逐。

    真的要是等到这些人确认了他的身份,那么就是惨了,估计是要被各种yòu huò和条件迷花了眼睛。

    不过宁清秋觉得这个人看起来不是那种为外物所动的样子。

    有的人么看起来温和,其实骨子里面冷清到了极致。

    这个白衣修士,应该是那种追求道的极致的人物。

    宁清秋没有深入的了解过,但是她只是感觉这个人其实内心非常的独。

    这个独字,就是说明了一切。

    看台上的人也是感觉到了与众不同的一种眼神和目光,这么多的人看着他,但是偏偏这一道让人十分的在意。

    偏头就是看到了宁清秋。

    那女子花容玉貌,清丽绝伦,看到他的时候也是毫不慌张,淡淡的颔首,弄得反倒是他先看人一般无二。

    宁清秋从来没有被抓包的窘迫感。

    只要是内心淡定,那就是一切无所畏惧。

    明远低头看向了黑压压的一片人群,宁清秋无比的扎眼。

    倒也不是真的容貌醒目到了这样的地步,主要是她身上的气息实在是和他人不同。

    明远微微看了一眼就是嘴角抽搐不已,这个女人是不是不知道七夜也是到了,竟然是敢当着他的面看其他的男人,还是这么的目光灼灼?

    是不是傻啊……

    伤害自己不要紧,台上的这位年轻有为的修士多么的可惜啊,明明是一朝扬名天下的好事,要是因为宁清秋的缘故恶了七夜,那就是自绝于天下,日后不知道会多么的悲惨,那就是从云端跌落泥淖啊,明远都是觉得悲伤,恩,单纯的作为一个吃瓜群众和路人的想法。

    他轻声咳了一下,就是在岳山和万剑宗主的邀请下坐了下来,一副长辈高人的姿态还是做得足足的,他看起来年轻,但是云荒修士从来都不是看脸来评判实力的,只是颜值高怎么都是有好处的,至少第一印象就是可以给人留下不错的印象。

    这对于日后的事儿是有好处的。

    虽然是绝对的利益冲突之下长成什么模样都是没有意义的,但是一般的小事儿上面一个好的印象就是足够的加分项了。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是没有悬殊的实力差距。

    只要是实力够了,那就是不论什么模样,那都是所有的人崇拜的对象,非常人行非常事。

    不外如是。

    台上的论道继续,观众们也是把注意力从明远的身上移开。

    宁清秋感觉到岳停和剑凝默默的离自己远了点。

    心里面一个咯噔。

    身后有一股安静的沉默的气息,某个存在感看似是十分的轻忽的但是绝对是不容忽视的存在散发自己的气场。

    七夜来了。

    她纤细的秀眉微微扬起,然后就是微微偏头说道:“你到底是去哪儿了?”

    一脸的坦荡,半点都是不心虚。

    七夜微微垂眸,漆黑的眼睫毛简直是令人发指。

    “恩?!?br />
    多的就是一个字不说。

    真的让人非常的恐慌。

    宁清秋倒是习惯了,半点不管身边的人脸色发白的模样就是淡定的说道:“真的不打算和我说点什么?!?br />
    七夜说道:“要给你一个惊喜?!?br />
    宁清秋立刻就是嘴角抽了抽。

    这个家伙不说就是不说呗,自己难道是能够把他怎么样不成,结果这个家伙不说就不说,这方面非常的硬气,但是怎么偏偏来一句要给她惊喜?

    这不就是暴露了么。

    虽然他就是不说,宁清秋也猜出来不少,这家伙要不是为了做点和她相关的事儿,根本不会瞒着她,不是说宁清秋多么的自视过高,她只是知道七夜到底是把她看得多么的重要。

    他惧怕的事情几乎是不存在的。

    所以有什么必要隐瞒一些事儿?

    不过宁清秋不打算揭穿他,当做是没有听出来,就是点点头貌似期待的说道:“那我就是等着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