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女剑仙 > 第一千七百一十章 披着人皮的另一种种族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七百一十章 披着人皮的另一种种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宁清秋等人再次启程,这一次他们的路线,并非是直接返回悬空山。

    若是真的想要回去,空间法则运用成熟的情况下,那不过是转瞬即到的事。

    外人找不到悬空山,不是因为距离的远近,而是因为单纯的找不到这座神山。

    悬空山,乃是当世行踪最为隐匿缥缈的神山,在虚空乱流中随意移动,若非真正的悬空山中人,没有特殊的手法,就是别做梦可以找到这座人族第一圣地的大本营。

    七夜作为悬空山未来的主人,其实现在在独孤宗主不太管事的时候,也已经是名副其实的悬空山真正的当家作主的人了,摊上这么一个甩手不管的父亲,七夜也是很无奈的。

    当然,他不会觉得无奈。

    以他的能力,承担这样的重任……其实只是其他人眼里面的重任罢了,对他来说,轻轻松松。

    区别只是在于愿不愿意去做而已。

    男人嘛,成家立业,只要是有了道侣,心就是定了,反正不论是其他修士到底是怎么样的,但是七夜确实是如此,有了宁清秋以后,这个男人虽然外表不显,但是其实要稳重许多。

    当初甚至是因为暗夜十二楼的杀手名号和他重合了之后感觉自己被冒犯就是杀上门去呢,当然这个也是无可厚非,强者就是拥有这样的生杀予夺的权力,就算是宁清秋当初再怎么不适应云荒的弱肉强食的准则,但是还不是接受良好?

    因为这个世界要是改变不了的话,就是必须去适应的,当然,所谓的适应并不是完全的改变自己的原则,而是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按照自己的三观做事就是可以了,至于说更多的,那自然是管不了的。

    除非九州和大táng rén族一统,然后将魔族彻底的打成狗赶出云荒,然后由一个领袖号召和命令,经过时间的推移,才是可以改变根深蒂固的某些东西。

    这个世界上,只要是人真的下定决心去做一件事,且不论遇到什么样的艰难险阻都是推行下去,那就是没有做不到的。

    宁清秋一直是如此的坚信不疑。

    人族也确实是有这样的韧性和意志。

    “我们的路线,由南而北,东至大海、西到荒漠、南蛮丛林、北方风雪冰寒之地,都是要一一踏足,这一次要把整个九州走遍,所有的势力都是要统合起来,传达悬空山的号令……”

    明远拿着地图,在上面不断地滑动。

    宁清秋笑道:“还别说,你这样子,倒像是那种运筹帷幄的军师谋士啊,我们的计划就是靠你了?!?br />
    什么古月凛和他比起来那就是差远了。

    这是最好的褒扬。

    至于说西王母倒是离开了他们的队伍。

    主要是前段时间昆仑瑶池虽然不知道西王母失踪的消息,但是丹青等人那可是真的人心惶惶,丹青那个丫头还因为太心急于这件事就是犯了忌讳,甚至是连带着重玄真君的那位弟子都是要在风雪洞中关押三十年,这个时候还陪着人在那里吹冷风来着。

    西王母这一次回去,自然是要安忠臣义士的心的。

    玄女和苏红衣的婚事也是提上了日程。

    宁清秋便是说道:“就像是我和七夜可以放心的把天北城和妖族交给陆长生和陈玄感,玄女,你们两个也可以把接下来的事放心的交给我们,你们就是回去好好地准备婚事么,我保证,你们成婚之时,我一定是会准时参加的,使河如带泰山若砺,我绝不会失约!”

    清脆的声音掷地有声。

    风声婆娑,树叶飞舞。

    天空一碧如洗。

    恩,是个分别的好时候。

    玄女点了点头:“你都是说到这个地步,我要是再留下来,那就是不相信你了,好吧,这些事就是交给你了,你们两个,也算是……用你的话怎么说的来着——度蜜月?”

    宁清秋立刻就是囧了。

    什么度蜜月啊。

    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让人怎么好意思。

    再说了,就算是度蜜月,他们这个也算是婚前度蜜月吧。

    毕竟没有正式的道侣大典。

    七夜眉目柔和,宛如夜升明月。

    “这一次的路线,倒是基本上可以领略整个九州之美,你们两人下一次也是可以试一试的?!?br />
    玄女都是有点受宠若惊。

    难得啊。

    七夜这么和颜悦色的和自己说话。

    他高冷得就算是玄女这个冰山美人都是自叹弗如。

    毕竟自己只是性格稍微冷淡了点,但是七夜已经是登峰造极到了人类的极限了,要不是他对于宁清秋非常的狂热和深情,她都是以为这就是xiū liàn了太上忘情那一派的例如坐忘经这样的物我两忘的修士呢。

    其实这一派也曾经是繁荣昌盛过。

    但是后来就是雨打风吹去了。

    最主要的是,人到底是感情和群居动物,但是xiū liàn这一派的gōng fǎ讲究的是物我两忘,万事万物包括自己在内那都是一样的,乃是天道运行的一份子,没有任何的区别,乍一看没什么问题,但是细节方面思考下去简直是魔鬼。

    笼统的说都是虚伪的,举几个例子那就是非常的简洁明了了。

    比如说魔族入侵,太上忘情和坐忘经这一派的人,大概是依然故我的xiū liàn,不在乎九州倾覆,人族危在旦夕,他们只要是不被冒犯那就是按部就班的过着往日的生活,对他们来说,人族的一切准则对他们都是没有意义和价值的,他们就是披着人皮的另一种生物。

    所以这一派的修士让其他的人族修士震怖不已,干脆就是集合起来,对这一类人斩尽杀绝,如今的云荒,差不多已经是没有这样的修士了。

    因为他们没有生存的土壤。

    就算是这样的修士xiū liàn的速度极快,xiū liàn到了最后,什么感情都是没有,心境没有丝毫的起伏,活着还不如死了。

    至少宁清秋的看法里面,就是如此。

    七夜某些时候就是有这样的感觉,所以当初甚至是被重玄真君和宁清秋怀疑若不是因为后者,大概是七夜不会在乎魔族入侵的事。

    宁清秋从没有哪个时候觉得自己如此的使命重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