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女剑仙 > 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 命运的指引,小说家的天资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 命运的指引,小说家的天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相对而言,西王母反而是在场的人里面最平静的一个。

    也许是大雪山中的寒风让她清醒,也许是一个已经是和往日截然不同的古月凛彻底的覆盖了以前存在西王母脑海中和记忆里面的那个开朗、直爽、热血、义气担当的形象,所以这个时候西王母反而是释然了。

    古月凛当初的消失,其实和自己有关。

    “我和他当初其实是生出了情谊的,当然,事到如今,我都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有没有认清过这个人……只是因为昆仑瑶池需要我继承,那个时候圣地处于飘摇之际,外界看昆仑瑶池依然是高高在上的圣地,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瑶池已经是摇摇欲坠,具体的事宜乃是宗门隐秘,我便是不多说,但是当初确实是我先放弃的,结果就是让他黯然离去。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是不知道他的消息,再一次知道,就是他弥留之际,这个时候,他把你交给了我,从那一天起,我就是把玄女你当成是了我的亲生女儿和衣钵弟子?!?br />
    玄女闭上眼,一滴珠泪坠落。

    宁清秋心里面却是寒意阵阵。

    这个古月凛,到底是为情所伤,还是说从最开始就是在演戏?

    若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这就是一场弥天大谎……简直是让人心生畏惧。

    不过想来应该是不可能的。

    要知道若是真的苦心孤诣布局如此,那么不论是怎么样,都是会利用西王母来达成某个目的,若是几十年前便是预料到了如今的局面的话,那这个男人大概才是真正的推演天机的高手,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天机阁表示不服……

    他们才是天地间搞这一行的正统啊。

    西王母倒是看开了。

    在冰晶洞锁灵台上,就是再清楚不过。

    修炼到了她这个地步,看破迷障,其实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

    玄女说道:“无论如何……他骗了你,这就是事实,不论是什么原因,不论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不会认他,血脉亲缘对我来说,不如您对我的照顾?!?br />
    生养之恩,养恩大于生恩。

    至少把她抚养成人的是西王母,而且是如此的费尽心血,所以玄女怎么能够忘恩负义,对于她来说,那个古月凛才是个陌生人,还是个让人喜欢不起来的陌生人,现在的话,大概是敌人?

    针对西王母,那就是针对整个昆仑瑶池,作为瑶池的一份子,玄女也是责无旁贷义不容辞。

    古月凛对她来说不过是个符号而已。

    西王母沉默须臾,笑道:“养你,我从来都是不后悔,现在的话,更是庆幸,不论是古月凛当初打着什么样的主意把你托付给我,至少对我来说,都是天赐的珍宝?!?br />
    她非常的认真。

    宁清秋笑道:“这不就是皆大欢喜了么。不管是外面怎么洪水滔天,我们只要是齐心协力就是可以把一切问题都是解决掉的?!?br />
    “至于说这个古月凛,看来就是魔族在人族埋下的一颗棋子,他在那些人里面大概也是领头的人物?”

    西王母点点头。

    这么说来,他不对付西王母,大概是还顾念当初的一点情分?

    或者是感谢她养育他的女儿?

    可别让人发笑了。

    这样的回报,这样的情分,对于西王母来说只是耻辱,对于玄女来说更是无法接受,这个古月凛,怎么就是不真的死翘翘反而是活过来了呢。

    这不是给人添堵么。

    西王母说道:“古月凛在那一群人里面,应该也是举足轻重的。魔族的这布局太久,我甚至是怀疑古月凛其实是后来加入的,因为魔族当初还没有那么大的魄力和能力留下这样的后手,当初他们可是狼狈逃窜被封印到了深渊冥狱的?!?br />
    所以都是丧家之犬,哪里来的闲工夫搞这样的阴谋引子?

    关键是魔族当初在这一任魔尊之前,可不是喜欢动脑子的种族。

    陆长生冷笑道:“这还不简单,古月凛本就是个城府极深的人,大概是古月一族的落寞和年少的时候发生的什么事儿让他变得愤世嫉俗,只是这样的情绪被他很好的掩盖了,因为知道这样的人根本没有办法很好的在九州活着,特别是在他没有什么实力和背景的时候,所以就是给自己营造了一个特定的人设……”

    他没有在意西王母变得有点难堪的脸色,继续说道:“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机缘巧合之下他就是和魔族有了接触,然后就是成为了魔族埋伏在云荒的一枚棋子,当然,他从中也是可以攫取很多的好处,看他都是成为这一场棋局的棋手之一就是知道他必然是得到魔族的什么承诺,这些年来也是得到了许多的资源……”

    不得不说,他的推导能力十分的厉害。

    这一番猜测,已然是**不离十。

    即便是没有真正的见过古月凛,但是几个人这么一合计,竟然还是把他的经历差不多还原了。

    古月凛知道上古古月家族的荣耀,也是亲身经历和见证了父辈亲族一个个的含恨而终,这个世界,从来都是没有善待他,但是偏偏古月凛不是个认命的人,而且还觉醒了古月阴荒体,这就是有点命运的滋味了。

    所以他觉得自己就是重新振兴古月一族威名的人。

    西王母的离去更是加深了这个想法。

    就是因为自己什么都是没有,所以什么都是留不住。

    这个男人终于是彻底的黑化,决定孤注一掷。

    即便是和魔族勾结又是如何?

    人族从来都是没有接纳他,那么自己背叛人族就是顺理成章。

    坏人的思维逻辑和脑回路永远都是不一样的。

    宁清秋都是瞠目结舌的看着陆长生。

    倒不是因为古月凛这个人十恶不赦,对她来说,只要是玄女不对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父亲有什么特殊的感情,那么自己就是可以毫无压力的把对方当成是普通的敌人,既然是敌人,那么只要是手底下见真章就行了。

    不会有负担的。

    她震惊的是,看着陆长生默不吭声的,结果这个男人才是隐藏的boss么,这口才和推理能力,当个小说家大概都是屈才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