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女剑仙 > 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西王母只是被囚却并未种下魔种的原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西王母只是被囚却并未种下魔种的原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青云素鸟凄厉的声音响起,简直是要刺破人的耳膜。

    “陆神医??!”

    陆长生袍袖如雪,行云流水,无数的神妙印法在手结出,一颗龙眼大小的琉璃色的丹药是这么在虚空波动滚落出来,面带着芬芳的香气,这个香气只是轻轻地嗅闻,是让人觉得神清气爽,神魂都是被洗涤过了一遍。

    这一次白泽城主和花瀚海的情况并不相同,虽然都是被魔种入侵,但是一个是爆发入魔之后被彻底的废掉,然后是采取方式让他虽然是清醒过来,但是没有办法治愈身体的伤势;但是白泽城主却是靠着自己的力量将魔种在没有爆发之前全部驱逐出去,但是灵魂力量大损,整个人都是差不多被自己撕裂成了两半,这样的情况,最严重的反而是神魂的伤势,只要是可以让他的灵魂得以保存,那么这命是保住了,但是元气大伤,那自然是肯定的,只是区区的元气受损,那么是可以靠着其他方式慢慢的养回来。

    那些都是后话了。

    只是不知道,这个神魂还能不能控制得住。

    其实要说这样的伤势无解是正常的,打个喻,其实万妖城主的精神意识海像是一张严丝合缝的布料袋子,里面装着的空气那自然是定型的,本质也是他的灵魂,魔种入侵灵魂,其实本质相当于纯净的空气里面混入了毒气杂质,所以干脆的是彻底的把布料袋子戳烂了无数个洞是用强大的压力先把毒气挤了出来,毕竟毒气的质量更重一点,反正原理差不多是了。

    但是随后到来的必然是空气也是朝着外界溢出,那么万妖城主的灵魂一旦是残缺消散,那么是回天乏术。

    要说难,那是可以说当今之世基本对于这样的病症是无药可救的,说白了,像是凡人得了绝症一般等死是可以了。

    但是神医之所以被称为神医,那是有着生死人肉白骨的神医术。

    陆长生虽然是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棘手的伤势......类似的还是有,只是白泽城主这个病因不同,而且救治一个炼气期的修士那自然是手到擒来再简单不过,但是面对一位古神兽,甚至是身本身还有功德金光得到天道眷顾的神兽行逆天救命之举,那自然是难加难。

    对象不一样,付出的代价自然是不一样。

    不过触类旁通,陆长生还是想到了一个办法。

    面对这样的伤势,想要让布袋子完好如初那是在做梦,在别人的灵魂层面要是可以做出这样的高精深的弥补手段的话,那么陆长生不是神医而是神了......

    不过想要补起来,让空气不再逸散,也是说保住剩下的大部分的灵魂,那是要简单许多了。

    当然,这个所谓的简单也是相对而言罢了。

    也是陆长生可以试一下,其他人,想都是别想。

    陆长生额头大汗淋漓。

    白泽城主的脸色却是肉眼可见的好转。

    虽然还是青白的,但是痛苦的声音却是越来也低,虽然是身的气息越发的萎靡不振,低迷不已,但是好歹是没有继续那种溃散的趋势。

    宁清秋觉得自己的腿都是快软了。

    这简直是争分夺秒啊。

    大家都是不敢开口,生怕打扰了陆长生。

    可以说,这位现在是在灵魂面穿针引线的缝缝补补呢......

    宁清秋心道,这白泽虽然也是神兽,而且修为极高,说起来庇佑妖族在当年的末法时代和万族大劫的时候都是可以从人族手里留存有生力量,甚至是长袖善舞风生水起的给妖族建立了万妖城,甚至是可以成为九州圣地之一,是知道这位的手腕和功德有多高。

    但是算是这样的神兽,竟然也是落入某些人族叛徒兼魔族走狗的算计,被整得这么惨,实在是让人不寒而栗,这么对一下,才是发现西王母的失踪还真的不算是什么大事儿,至少只是被困在冰晶洞,甚至是他们都是没有打算放出去这个消息,不然的话在九州引起的波动当真是会刷新三观的。

    宁清秋仔细的琢磨了一下,觉得这件事应该是和西王母口那位玄女的亲生父亲有关。

    能够成为西王母的故人,在她年轻的时候甚至是可以成为救命恩人,是可以看出玄女的父亲不是无名之辈。

    当时西王母解释的时候大概是因为里面有些一辈的恩怨所以没有详细讲清楚,而且玄女事后也是告诉宁清秋这是第一次听到西王母提及她的身世。

    既然当初都是瞒着,那么一定是有隐瞒的理由和必要。

    玄女即便是内心翻滚很想要知道真相,但是出于对于西王母的尊敬和爱,便是一字不提,若是西王母觉得可以告诉她的时候,自然是会事无巨细的告诉她,若是不愿意多提......那么自然也是有着这样的理由,所以自己更是不应该去追问的。

    玄女本人都是如此,宁清秋等人也不可能非要追着西王母讲故事。

    只是宁清秋怎么都是觉得西王母和玄女的父亲有点说不清道不明啊......

    不过这样的八卦,倒是没有必要刨根问底,毕竟西王母也是很值得尊敬的长辈。

    看样子,是一段伤心故事......

    反正这里面有一个疑点,那是西王母只是说这件事涉及玄女的亲生父亲的下落,这位才是真正的失踪选手,当年只是匆匆的把自己的女儿托付给西王母,从此便是没有下落,也许这也是瞒着玄女的缘故之一。

    虽然宁清秋的本能和直觉告诉她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但是姑且是这么相信吧。

    西王母几次三番都是欲言又止,看着玄女的眼神也是复杂难言,对于具体发生什么也是三缄其口,由不得人不怀疑。

    在悬空山,收到了某人的消息,说是知道玄女父亲的下落,然后是独身一人前去,最后是落入陷阱......

    这个里面明显是缺失关键的一环。

    这也是为什么敌人没有给西王母也种下魔种的原因。

    到底是......什么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