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女剑仙 > 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 冰山美人也是有婚前恐惧症的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 冰山美人也是有婚前恐惧症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宁清秋清脆的声音直接响起,打破了场面的尴尬和寂静。

    “玄女你还在犹豫害羞个啥,答应他呗。好歹也是提前让我看看全程,攒攒经验。我怎么说都是第一次结道侣,紧张......”

    嬉皮笑脸的样子,看着就是让玄女手痒痒的都是忍不住想要打她。

    本来是松了一口气,感谢她过来救场的,结果听到这后半句简直是人都是不好了。

    差点就是气得头顶冒烟。

    这都是胡说八道些什么啊。

    把她的道侣大典当成是什么了,还让她看热闹似的围观全程,还攒经验呢,说得谁不是第一次似的。

    玄女的脸色更是红了,鲜艳欲滴。

    苏红衣看着心动,也觉得自家玄女被欺负了。

    就是不动声色的给了七夜一个眼神。

    苏红衣:我说,你家媳妇这么无法无天的,你就是不管管?

    七夜冷漠脸。

    ——她高兴就好。

    苏红衣怒发冲冠:讲道理啊大兄弟,这可是我的终身幸福,要是玄女被宁清秋的话给弄得下不了台要是狠心一个拒绝,自己下半生不就是完蛋了?

    这样的未来想想就是太可悲了。

    俗话说得好,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宁清秋这么做都是不会有心理负担的哦。

    苏红衣委屈死了。

    西王母倒是在旁边差点就笑出声来。

    玄女这个性格倒也是好笑,看着冷冰冰的,感情倒是炽烈,上一次当着自己的面那么爽快的说出喜欢苏红衣,两个人还要非卿不娶,非君不嫁,结果这个时候眼看着都是要水到渠成,就是这么简单的答一句就是可以修成正果,结果就是这么堵在这里,旁人看着都是着急。

    但是这样的结成两姓之好的大事儿,也不是可以随意决定的,西王母就是等着玄女自己的答复,不论是怎么考虑,若是她不点头,那么西王母自然是不会擅做主张。

    只是苏红衣抓耳挠腮的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的姿态,倒是让人看着好笑。

    七夜还是老神在在的,安静沉默一言不发,虽然是谁都是无法忽视他,但是都是不会过多的询问他的意见,因为这个男人并不想要表态。

    或者说只要是和宁清秋本人没有多少关系的事儿,那么他自然是提不起兴趣的,即便是苏红衣和玄女的感情走向也是如此。

    冷淡漠然到了一种极致。

    但是没有人怪他,这本就是七夜。

    除了宁清秋,再无弱点。

    也就是这样的领袖,才是可以让九州修士放心。

    宁清秋清了清嗓子,看着玄女嗔怪的目光,也是知道自己刚才那个玩笑没开好,玄女这一次还真的不是矜持,看样子真的不太愿意直接答应。

    奇了怪了,玄女不是一个举棋不定的人啊,她既然是喜欢苏红衣,那么自然不会弄什么欲拒还迎的那一套。

    那么半天不答应是因为什么原因?

    难道是因为苏红衣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儿?

    但是也不可能是这个表情啊......

    宁清秋奇怪了。

    而且苏红衣也是发现了玄女即便是到了现在还是迟迟没有回复,心里面的不安和惶恐简直是潮水一般想要把他给淹没,眼神都是黯淡了。

    刚才西王母乍提出这件事的兴奋全然消失不见。

    苏红衣尴尬的笑了一下,就是说到:“我们年轻,还不着急结为道侣,这相伴而行游历天下,等到水到渠成的时候,自然......自然......”

    他说话都是有点磕绊和结巴。

    宁清秋说:“玄女,你到底是怎么想的,直接说出来,在场的都不是什么外人,你若是有什么顾虑,那大可不必?!?br />
    啧啧,看人苏红衣都是要哭了。

    陆长生的手就是在袍袖中攥紧,明明是白衣如雪,却不见澄澈,只有漠然寒冷。

    自己这一生,永失所爱,得不到想要的那个人。

    但是衷心的希望苏红衣可以得偿所愿,自己最好的朋友可以得到心爱的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倒是可以给他带来一点慰藉和代入感,就像是看到了梦想中那个可以得到幸福和爱情的自己。

    所以这个时候,他对于玄女有了淡淡的不满。

    “玄女,苏红衣待你一片赤诚挚爱,你若是不喜欢他,便是不要给予回应,当初是你答应了他,如今西王母都是开口,你怎么就是如此的拿捏不定?难道是玩弄他的感情?若是如此,我陆长生必然是不会坐视不理?!?br />
    他的话很冷,眼神更冷。

    西王母也感觉到了气氛有异,但是护犊子的性格,怎么可能任由玄女被人如此的威胁?

    便是也竖起了柳眉:“陆神医,叫你一声神医也是尊重你的医术修为,但是这并不是你可以在这里大放厥词的理由!玄女乃是我昆仑瑶池的圣女,她如何,由不得你评说,便是不与苏红衣结为道侣,她仍然是这天下最尊贵的女人之一!”

    宁清秋没想到事情竟然是急转直下,瞬间就是到了剑拔弩张的程度。

    苏红衣苦笑了一下:“一切都是我的错......我......”

    心痛难忍,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有冲突的两方,一个是玄女视作母亲的西王母,另外一个又是最好的兄弟陆长生,前者必须紧着捧着尊重着,后者却也是为了自己出头,怎么忍心伤了他的心?

    而且这个时候玄女刚才迟迟不允的态度,也真的是让苏红衣寒了心。

    他没有想过,到了这个时候,玄女竟然是没有打算和他一生一世的相伴么?

    这个答案,光是想一想,都是锥心刺骨。

    玄女冷冷的大喝一声:“够了!”

    焦急不已。

    怎么都是没有想到,就是这么短的时间,他们就是快要打起来了。

    她揉了揉眉心,看到苏红衣那不复神气精神沮丧的状态也是心疼。

    “我不是不愿意嫁给他。只是......只是有点紧张......”

    “我也是第一次?!?br />
    半晌。

    一声嗤笑,打破了寂静。

    宁清秋想起了一句话,最怕空气突然变安静......

    搞了半天,原来就是个婚前恐惧症啊,还以为在她不知道的时候这两位也是发生了什么感情变故呢,只是这个问题的话,那就不是什么事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