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女剑仙 > 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冰晶洞中锁灵台,大道链成镇真仙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冰晶洞中锁灵台,大道链成镇真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宁清秋被噎了一下。

    要说这段时日以来,不管是最开始的妖族,还是后面和丫丫有关的剑灵一族,不管是昆仑瑶池还是七色种族,不管是鸿雁这样的曾经的人族叛徒还是灵族,甚至是大唐和神兽凤凰......每一个势力和个体,都是给足了悬空山的面子,在魔族将要入侵的前提之下,不论是肝胆相照还是深思熟虑,最后都是答应联盟,成为了合作对象。

    所以她虽然是没有产生生猛骄傲自大的心理,但是还是觉得只要是出口,拿出相同的说辞,就是可以顺利的斩获对方的认同,目前还是头一次,被人毫不留情的拒绝。

    或者说,不是人,是一条蛇。

    虽然是蟒,洪荒异种,但是在宁清秋看起来,就是一条袖珍版的小蛇。

    看起来精致极了。

    要不是雪山看着特别的精致秀美,她这个时候指不定都是一定是要杀掉对方呢,因为宁清秋还是比较讨厌蛇这样的生物的。

    这倒不是因为什么其他的原因,而是穿越之前带来的属于女孩子的本能,蛇虫鼠蚁什么的,不能更讨厌,即便是现在成为了强大的修士,有的东西还是没有改变的。

    所以说,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除了实力,还有颜值啊......

    宁清秋感慨万分,但是从来都是不否认自己是个颜狗的事实。

    所以就算是七夜的性格不是她的理想型,这样的男人以前她还是会避而远之,但是在那张天下无双的脸面前,很多的缺点和毛病都是不值一提,何况,这个男人那般爱她。

    当然,这一切的一切,前提条件都是她本来就是真心喜欢七夜的,不然的话,根本就是不存在上述的说法。

    她抬手摸了摸鼻子,轻轻地咳了一声:“这......我知道,处处见面,你自然不可能全然的信任我们,但是这件事也不用一口回绝,你不如好好地考虑?!?br />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对方既然是智慧生物,那就是会权衡利弊,会思考,那么无论是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是不应该这么果断的拒绝自己的提议???

    难道是不够信任他们?

    或者是没有深刻意识到不久的将来,这个云荒世界就不是那种单枪匹马一个人可以闯天下的时候了?

    宁清秋这个时候确实是疑惑难解。

    哪里知道雪山心里面想的东西很简单,一码归一码,现在带着他们去救人,不过是想要把自己的洞府完全的拿回来,不是大雪山的人,以前它的准则就是一个,全部杀了埋在雪山下面震慑后来者,但是现在既然是杀不了,那就是退而求其次,就是把人全部赶走。

    这个局面都是不得已而为之,但是不代表它就是对着人族有什么好想法,不知道多少洪荒异种陨落在人族修士的手里面,就算是它万年冰晶红冠血蟒这一脉都是差不多算是断绝在了人族的手里,虽然对于洪荒异种来说,不要说是同族,就算是亲友就是死去,都是不值得它们在意,它们关注的不过是己身而已。

    所以雪山不会像是灵族那般对于和人族合作那般的心中挣扎纠结。

    但是凭什么要答应合作呢?

    以它的实力,在大雪山中可以自在逍遥,就算是有一天魔族真的入侵了,自己也有信心应付那些外来者,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实在不行的时候,还可以跑路,到时候天下之大,随它可去。

    所以何必这个时候就是傻乎乎的把自己给卖了?

    这就是属于雪山的骄傲。

    即便是最后陨落在魔族的手里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它不像是凤凰那种,对于神兽种族的宿敌有着致命的仇恨,魔族只要是不来招惹它,那就是和其他种族没什么两样。

    车到山前必有路。

    宁清秋万万没有想到,雪山竟然是因为不在乎长远的原因拒绝了她。

    有的时候,不经历一点挫折,大概是不知道什么才是识时务吧。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当下,也只有郁闷的跟着雪山继续深入。

    毕竟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找到西王母。

    除了这件事,其他的都是不重要,所以宁清秋又是重新振奋精神。

    西王母困坐在巨大的冰石台上,九重青霄两仪罡气在体内循环往复,不断地在冰蓝色的冰晶链上面冲刷。

    就像是海水不断地冲刷岸边的岩石。

    虽然是一时看不出任何的作用和效果,但是水滴石穿,如此的循环往复,自然是可以冲破冰晶链条。

    “冰晶洞中锁灵台,大道链成镇真仙?!?br />
    雪山低吟了一声,其他的人也自然是看到了西王母。

    那华贵雍容的女子端坐巨大的冰台子上,虽然是容颜苍白,但是眉目之间却是无尽的霸气锐利,带着端庄大气之色。

    即便是阶下囚的状态,也是让人不敢有丝毫的小觑。

    玄女激动地几乎是落下泪来。

    冰山融化,美人垂泪,这样的极致美景和情绪动容,却是让西王母极为不悦,脸上的喜色化作是寒冰。

    瞬间就是切换到了教训弟子的模式。

    “哭哭啼啼成何体统!”西王母沉声喝道,“玄女,你是我寄予厚望的衣钵传承人,是我昆仑瑶池的圣女,日后要执掌昆仑瑶池做圣地之主的人,怎么可以如此的小儿女情态!”

    不要说自己只是被困,就算是身死道消魂飞魄散,她玄女也必须铁肩担道义,肩抗日月乾坤!

    这才是合格的圣地之主的下一代继承人!

    若是玄女可以做到如此,西王母便是死而无憾。

    虽然是这般想着,但是心里面淡淡的酸涩和感动却是实实在在的。

    她们之间的深厚的感情,在修士的师徒传承里面都算是极为罕见的。

    西王母的罡气越发的霸道无匹,冰晶链条上面的大道纹路都是闪烁不定,几乎是要皲裂出裂痕来。

    雪山说道:“这乃是天地生成的锁链,上面蕴含了冰寒之法则,乃是大道镌刻而成,抵抗它就是抵抗大道,想要救出她,还需要想个办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