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女剑仙 > 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一个让你死无全尸一个扒了你的皮!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一个让你死无全尸一个扒了你的皮!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就是我和七夜的推论?!?br />
    宁清秋莹白如玉的肌肤在美人灯下剔透流光,眼睛也是晶莹的,看着玄女的眼神专注,带着一股撼动人心的力量。

    “所以,玄女你好好地想想,到底是有哪几种可能性,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事儿,可以让西王母主动地走出悬空山,还没有告诉丹青或者是重玄真君这样的好友,只有两种可能,一件是这件事事关重大,因为时间急切所以来不及通知任何人,便是匆匆离去;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西王母认为这一次的出行只是很偶然也必然是极快就会结束的,所以压根是不用告诉任何人,因为很容易就是可以结束只是后来的发展超出了预估,或者说一开始就是有心人设计的阴谋,所以才导致了这一次的失踪事件?!?br />
    玄女有点急切也有些不安“你说的可是真的?”

    她也是极为聪慧的女子,只是事关王母,所以都是基本方寸都是有些乱了。

    宁清秋看着她,仿若带着安定的力量。

    玄女沉默了一会儿。

    她苦笑道“我当真是不如你。你帮我想着种种办法,有条理的分析情况,我却是闷头苍蝇一般,什么都是不知道,还会给你带来担忧”

    “我们之间,还用说这些?”

    宁清秋有点嗔怪。

    玄女一笑,也是释然。

    转瞬就是开始考虑起了她的话。

    越琢磨越觉得西王母失踪的事儿果然不是他们一开始设想的那般,也许也是幕后黑手故意要让他们陷入困境营造出来的氛围。

    悬空山中丢失掉一个大活人,还是一个当今九州人族最顶尖的高手之一,且身份地位非同凡响,这件事要是这么容易就是可以做到,那么魔族何至于至今还是龟缩在深渊炼狱?

    早八百年,不,或者受八万年甚至是八十万年前,魔族就是占据云荒,把所有的异族都是赶走,人族还能是这大地唯一的主人么?

    玄女道“王母一向是思虑万全,若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儿,必然是不会不留下只言片语的线索,即便是再怎么情况紧急,也不至于丹青都是一无所知,作为贴身伺候的人,怎么都是该收到王母留下来的情报和讯息,退一万步,王母不信任丹青了,这件事重大到了非一般人能够知道的情况,也不至于不留下信息给重玄真君或者是独孤宗主,所以你说的第二种可能性更大,那就是有什么事儿牵绊住了她,但是王母觉得可以轻而易举的解决掉,没想到反倒是落入了敌人的陷阱,这就是导致和我们失去了联系”

    但是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这一时半会儿的,大家又不是那个喊着真相只有一个的名侦探小学生,哪里能够这么聪明的猜出来?

    宁清秋安慰她“你慢慢想,至少我们现在好歹是找到了大方向,且王母既然是自己出去的,那就是说明幕后的人既然是要费尽周折的想这样的办法,那就是没有强大到了我们无法抵抗的地步,所以王母安全的可能性已经是大大增高,对方至今没有放出什么消息,任由我们疑神疑鬼,也是因为没有完全的把握伤害王母,不然的话,他们最高明的手段,应该是把王母落到了他们的手里的情报传得九州人尽皆知,才是符合最大的利益的,这个时候既然是完全不吭声,除了我们之前猜测的还有什么其他的图谋之外,也有可能是因为压根不敢宣扬,一旦是被我们找到什么蛛丝马迹,顺藤摸瓜的找到他们,很轻松指不定就是一网打尽,到时候说不定都是要和王母来一场里应外合呢?!?br />
    玄女这才是笑了。

    “那就是承你吉言了?!?br />
    宁清秋出门的时候和苏红衣撞了个正着。

    苏红衣左右看看没有人在周围,立刻就是抓着宁清秋走到大殿的外面的一个角落。

    宁清秋翻了个白眼“我说你鬼鬼祟祟的干什么?我和你之间清清白白的,你非要弄得我们两个见不得人似的是什么意思?”

    苏红衣一时之间竟然是半个字都是没有说出来。

    不要误会,这纯粹是气的。

    主要是没有见过这么自恋的女人。

    什么时候了,竟然是还有心思开这样的玩笑。

    宁清秋假装一脸惊恐的说到“你这个样子,该不是真的对我有什么意思吧?死心吧,我绝对不会对不起七夜和玄女的,你倒是胆子大,不说到时候七夜会不会让你死无全尸,玄女都是要扒了你的皮!”

    苏红衣黑着一张俊脸,冷冰冰的吐出两个字“闭嘴!”

    要是宁清秋继续说下去,自己大概是会成为第一个被气死的半步化神的修士?

    身边的朋友们都是突飞猛进,苏红衣的修为自然也是日益进步,只是因为宁清秋他们的进步太恐怖,光芒太灿烂,反而是掩盖了他的进境。

    他咬着牙说道“玄女这几日心情起伏不定,我实在是没有办法,看你今天身上多了几分轻松,可是宽慰了她?或者是找到王母了?”

    他眼里冒出精光,呼吸都是急促了几分。

    宁清秋摇摇头,见他失落不已,也是不忍心继续折腾他了,刚才是高兴之余所以多说几句玩笑话,其实也是纡解对方的抑郁之情。

    要知道玄女不好过,苏红衣自然也是不可能心无挂碍。

    作为朋友,举手之劳罢了。

    只是玄女享受的就是解语花一般的善解人意和温柔,苏红衣么就是只能享受一下被气个半死的转移注意力的方式了。

    “我今日和玄女分析了一番,她心情已然是平复了许多”

    宁清秋把刚才的说辞又讲了一遍“你最近多陪陪她,很快的,这件事就是会解决的?!?br />
    苏红衣眉飞色舞的说道“大恩不言谢,我这就是去看看她,有了王母的消息或者是玄女想到了什么,我们会第一时间找你的?!?br />
    红影一闪,就是不见了人影。

    来无踪去无影的。

    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这个家伙的身法这么高超的?

    她背着手,有一种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的感觉。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