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女剑仙 > 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 祸乱之源不能留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 祸乱之源不能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丹青是什么人?西王母身边最亲近的侍女。

    这样的人,乃是最忠心耿耿的护盾,但是如果是她们起来什么反心,那也是最让人防不胜防的。

    玄女最开始自然是没有想过这一茬,但是宁清秋这么一说,简直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玄女目光灼灼,眼底深处就像是暗流涌动的海底,一旦是丹青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那么她必然是会雷霆报复,因为一旦是丹青这里对着她语焉不详,那就是基本上板上钉钉的西王母失踪事件,她必然是扮演了一个不光彩的角色。

    还想要祸水东引?

    那就是痴人说梦。

    丹青俏美的脸上一片惨白,大滴大滴的汗珠就是从额头渗出,看着都是让人担心她下一秒就是晕厥过去。

    但是就算是昏过去也是逃不过的,因为他们有一万种方法让她分分钟清醒过来。

    这一招,对于修士来说无效。

    而且,只要是丹青敢晕,那么几乎是不需要证据就是可以肯定她有问题,直接就是可以定罪了,有的时候修士其实都是唯心主义,根本不需要什么实际证据,只要是开始打心底怀疑你,那么就是没有问题也是大大的问题。

    对于这一点,丹青自然是一清二楚,所以就算是这个时候心乱如麻,都不敢昏过去。

    嘴唇蠕动了一下,难以抑制自己的颤抖,最后还是老老实实的说道:“……我在悬空山,认识了一个人,他……对我很好,所以……”

    “求你们不要伤害他,他没有坏心的,只是……只是看我太可怜了,所以想要帮帮我而已,我一开始不说,只是为了?;に?,我对于王母并无二心,他对于悬空山更是忠心可鉴……”

    丹青说着都是声泪俱下。

    其实这也很好理解……如果一切真的是她说的这样。

    这差不多算是私相授受了,虽然是云荒九州没有封建那些习俗,男女大防更是一个笑话,要知道修士都是靠着实力说话的,哪里看什么性别,只要是有实力,随便什么事儿都是高人风范,谈不上出格不出格的。

    但是这件事性质不一样。

    昆仑瑶池和悬空山虽然是守望相助的盟友,大家可以说是亲如一家,但是一个如字就是说明了一切,到底不是完全的一家,各自有着各自的私心和谋划的,昆仑瑶池西王母失踪,悬空山就是个值得怀疑的对象,同样的,悬空山的规矩不是随随便便谁都是可以破的,泄露少主的行踪,将一个外人就是这么放到了这必经之道上面,虽然说对方没有实力对七夜他们造成什么伤害,但是不怕一万就是怕万一,万一有什么人借助丹青来害人呢?

    把她变成一个人体炸弹又不是什么难事儿。

    这样的行为,就是触犯大忌。

    难怪一开始丹青死死咬着不说。

    这么听来合情合理。

    但是宁清秋却没有完全的相信。

    别人说什么是什么,那都是没成年的小孩子才会这么单纯。

    一切都是要按照事实说话。

    嫌疑没有彻底的洗刷干净之前,并不能直接的赋予信任。

    因为那最后的结果反而是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的糟糕。

    所以宁清秋宁愿在现在表现得冷酷一点。

    “这件事你就是不用管了,昆仑瑶池怎么处你我不管我只看最后的结果,至于说悬空山那个帮着你吃里扒外的人,你只要是把他供出来,我们会看着办的,情有可原,却是不可饶??!”

    这件事看着很小,一次简单的带路和放行,若是真的像是丹青说的那样只是恻隐之心,那么还真的是不存在太大的问题,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这样的口子不能开,一旦是有了这个先例,那么日后就是会有无数的悬空山修士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作出主观上并不想要背叛悬空山但是实际行动却是真正的把这个圣地打落神坛。

    丹青已经是一句话都是说不出。

    泪珠夺眶而出。

    汹涌奔流。

    但是宁清秋心冷如铁。

    这个事情严重性不言而喻,她不能够心软。

    丹青被玄女叫人带了下去,神色灰败,走的时候眼神还是留在宁清秋的身上,带着无尽的哀求,但是宁清秋就是一言不发,冰冷一张香培玉琢的俏脸,看着就像是玉雕的美人儿,美则美矣,却是没有半点儿人气。

    让人心中寒凉。

    等到人都是走不见了,苏红衣才是斟酌了一下问道:“你当真是如此的……不容情?”

    正是宁清秋说的那八个字,只是顺序可以调换一下,不可饶恕,却是情有可原。

    就像是青羽和鸿雁,不也是给了一副红尘引,就是让他前尘往事尽忘,鸿雁也是戴罪立功,这样的两个曾经的人族叛徒她都是可以原谅并且给他们机会将功赎罪,这样的人,怎么就是这么大变样,竟然是宁可错杀不可放过,一点情面都是不讲?

    悬空山的威名,又哪里是因为这么一两次的小纰漏就是可以被人败坏?

    宁清秋这话虽然不是假话,但是绝对是夸大其词。

    苏红衣的神色有点异样,真的怀疑她是不是心底还在记恨他之前的话。

    这真不是故意的啊。

    而且以他们交集的观感来说,她从来不是这样的人啊。

    玄女也是欲言又止。

    结果两个人就是见识了什么叫做川剧变脸的绝技。

    宁清秋猝然放松紧绷的身体和面部表情。

    那样子就像是放下了什么沉甸甸的负担一般。

    她挑挑眉问道:“怎么,看你们的样子,我刚才装得非常的成功啰?”

    苏红衣和玄女同时嘴角抽搐。

    异口同声的说道:“装?!”

    宁清秋煞有介事的点点头:“对啊不是装还能是什么,我还从没有这样的吓过人,还别说,挺有意思的,就是可怜丹青了,不过她也该长点教训,不然的话日后这样的破坏规矩的行为还不知道会惹出多大的事儿呢?!?br />
    苏红衣问道:“那你不打算处理那个悬空山的修士了?”

    宁清秋摇摇头:“不行,就算是雷声大雨点小,都是要小惩大诫而不是放任不管,否则的话就是真的留下了祸乱之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