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女剑仙 > 第一千六百四十章 托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六百四十章 托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薛冲就算是一根筋的直肠子,这个时候显然也是知道自己定然是惹到了什么人,而且还是实力强悍之辈,不然的话不会连面都是不露就是把自己折腾得如此的狼狈不堪。

    他是个性格直爽的人。

    于是就是直接问道:“不知道到底是哪位在暗处捉弄薛某人?若是薛冲哪里冒犯到了您还请说明,我若是有错必然是向着您诚恳的道歉?!?br />
    虽然话没有说完,但是其他的人也是懂得了后半句的意思。

    那就是如果说不出个一二三四来,那么就是刻意的折辱,任何一个有血性的修士有尊严的男人都是不会容忍这样的事儿发生,必然是要真刀真枪的做过一场,才是知道谁才是真正的胜利者,虽然是对方看起来似乎是不可力敌不然也不会轻而易举的就是把自己折腾到了这个程度,但是薛冲显然不打算就是就是这么当着缩头乌龟就是忍气吞声下去了。

    宁清秋心里面倒是为他喝了句彩。

    薛冲要是这个时候不敢站出来,那么就是让人彻底的失望了。

    虽然这样的情况也是可以理解,但是宁清秋不会继续对这个人另眼相看,现在看来,倒是自己耽误了他和花月的婚约,至少也是导火索之一吧,修士讲究因果,所以宁清秋还是愿意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就是给予薛冲一定的帮助,也算是补偿了。

    当然,要是薛冲当不起她的看重,那么便是自己看错了人。

    但是宁清秋的眼光显然是不错的。

    一直以来都是没有看错过人。

    唯一栽跟头的,也就是当初雷音寺的小和尚。

    不过她不会因为一次错误就是彻底的否定自己。

    对着七夜传音道:“看看他的表现,要是不错的话,就是把他也带回悬空山吧?!?br />
    七夜挑挑眉:“你倒是为他做了决定,若是他的师父控鹤老人不同意怎么办?你难道是要我强制带走?”

    宁清秋翻了个白眼:“你还真的当我是不谙世事的小白花啊。薛冲乃是控鹤老人的得意门生,就看这位给他找了一门好婚约就是知道对他多么看重,虽然说花月本身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但是她有一个女儿控的父亲,还是凤凰城的城主,薛冲一介孤儿散修,能够得到这样的美人为妻,很难说控鹤老人对他不好。不过是当初没有预想到花月如此的刁蛮任性,以至于后来都是后悔了也是没有办法,只能够硬着头皮继续下去?!?br />
    不然的话,这结亲的事儿转眼看着都是要变成结仇了。

    所以,只要是对于薛冲的前途有好处的事儿,还能够顺利的抱上当今云荒九州最大的大腿,这样的事儿,只要不是蠢蛋,那就是会二话不说的答应下来。

    所以宁清秋对于这一点一丁点儿的怀疑都是没有。

    除非——

    那个控鹤老人脑子里面进了水,或者说控鹤老人就是人族的叛徒之一,做贼心虚。

    不过也不可能。

    就算是这位乃是人族的叛徒魔族的走狗,大概是对于这样的机会更是欣喜若狂吧,这样的接近人族高层核心的机会可谓是千载难逢,无论是对于真正的想要有所发展的人族修士,还是那些心怀叵测的诡秘之徒来说,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时机。

    所以宁清秋已然是有着万全的把握,完全是可以拍着胸脯说自己没有任何的问题。

    七夜也任由她去了。

    其实也不是想要和宁清秋对着干,就是有的时候看着她这样的小得意的模样会刻意的去和她怼一下,这是吸引注意力的一种方式,其实最后他一直都是让着她的。

    这也是感情交流的一种方式之一。

    薛冲终于是知道自己惹到了什么。

    就算是想破脑袋都是没有想到花瀚海肩膀上那只看似不起眼的雀鸟儿竟然就是传说中的神鸟凤凰。

    这简直是匪夷所思啊。

    落龙山的大动静也是听说了,关于自己错过了这么一场盛事儿,他半点感觉都是没有。

    只是想着要赶快的给师父报个平安,让他老人家不要为自己这个弟子担忧。

    但是——

    表情有点僵硬的看着花瀚海,怎么都是没有想到这位前岳父大人竟然是遭受了这样的惨剧,从化神修士跌落凡尘,成为彻头彻尾的一个废人。

    这样的大起大落,可不是一般的人可以承受的。

    花瀚海这个时候还能够精神奕奕谈笑风生,实在是让他非常的敬佩。

    发自内心的。

    就算是对于花月再多的意见,也不能让他对于花瀚海有什么不好的想法。

    毕竟对方乃是和师父同辈的友人,那就是他薛冲的前辈。

    九州的修士,对于强者和长者还是有着一定的敬畏和尊重的。

    前者不用说,但是后者也是不少见的。

    到了今日,才算是彻底的敬服。

    花瀚海摆摆手道:“你也不用为我惋惜,就算是控鹤那个老家伙知道我一族万年夙愿达成,就算是我成为了废人,也是会为我衷心祝愿,我心想事成如愿以偿,还有什么是不能付出的?”然后他有点吞吐难言。

    薛冲道:“前辈不妨有话直讲?!?br />
    若是能够做到的,定然是万死不辞。

    “花月乃是我唯一的女儿,我自然是知道她很多地方都是存在不足,但是作为父亲,我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愿望,就是希望她可以过得很好,当初和你师父定下你们一对小儿女的亲事婚约,也是想要为她找一个归属,她虽然是刁蛮任性,倒也不是十恶不赦,我希望你可以给她一个机会,原谅她的莽撞,你们从头开始?!?br />
    找一个男人,好好地照顾她。

    这就是一个父亲对于女儿最真挚的心意。

    薛冲这样的人,只要是允诺之后,那就是九死不悔。

    他的人品,花瀚海信得过。

    凤凰倒是冷哼一声:“你们家的那个小丫头,也是我凤凰眷族一员,我自然是会?;に踩晃揄?,你在这里杞人忧天也不知道有什么意义?!?br />
    嗤之以鼻。

    但是到底是没有阻止。

    两性之事,人伦大道,这些倒是不好插手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