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女剑仙 > 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 掌握深渊和天道的部分权柄?!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 掌握深渊和天道的部分权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明远开口道:“这阵法布置极为的精妙,我一时半会儿也是只能够看个皮毛,虽然只是冰山一角,但是也足够看出当初布阵之人果真是真正的宗师人物,这阵法只要是开始运转,若是有足够的牵引之力,就是可以把磅礴的海量极阴寒气转化为极阳阵眼,那么凤凰必然是可以得到苏醒之机,到时候我便是放出南明离火,只一点作为引子,以凤凰之威能,便是可以涅槃重生,再现世间!”

    花瀚海立刻就是把陈玄感刚才的话就是抛诸脑后。

    笑得见牙不见眼,眉目间都是舒朗得几乎是一马平川了。

    他难掩激动的说道:“那就是借明道友的吉言,你如此相助,我心中的感激实在是倾尽三江五湖的水都是难以表述......请受我一拜!”

    他敛袖正容,行了一个标准的大礼。

    看得出来,他是真心如此想。

    明远也严肃几分:“快快请起?;ǖ烙颜獍阄揖褪钦娴氖苤黄?。我们途径凤凰城,知悉了这一桩秘密,也是因缘巧合,那么有因有果,我等襄助凤凰复活也不是全然无私,同样有着私心.......”

    花瀚海心道,这就是对了。

    不怕你有私心,就是怕你无私奉献,别人帮你,最怕的就是不求回报,往往不求回报的人才是要得最多的,就算是别人不要,你也是心意难平,终究是欠了人情,这自古以来,人情债最是难还,修士故而最怕牵扯上这样的业果,很可能就是因为这小小的心障,导致心有累赘,就是没办法斩除心魔,那个时候,不要说是继续攀登修炼巅峰了,能够囫囵的捡回一条小命都是意外之喜。

    比如说花瀚海就是这样的切身经历的人。

    虽然说很有可能和某些人族叛徒在他身上留了某些手脚有关,但是若是自己的心境修为过硬,没有空子给人钻,倒也不至于化身人魔......

    花瀚海现在回想还是有点不寒而栗。

    看着旁边那清寒如雪的一袭白衣的修士也是感激尊崇。

    陆长生比较高冷,基本上不和他搭话,但是他也知道是这位九州第一神医救了他,或许是等到治愈一个人魔的消息传出去之后,这位就是真正的云荒第一神医,再无人能够出其右和他相提比论了,就算是史书上的某些医道大拿都是不够资格。

    就是因为人魔这个问题的解决,可谓是给人族或者说所有的云荒种族带来了一缕阳光。

    对着自己人下手永远是很痛苦的。

    现在,陆长生让这样的悲剧被扼杀掉了。

    至少,他们的剑对准的永远是真正的敌人,流出来的血,是鲜红色的。

    对于人魔来说,死亡,才是解脱。

    宁清秋顺着他的眼神看了一眼陆长生。

    心里想起的还是那句诗。

    除却君身三重雪,天下谁人配白衣。

    陆长生应该是永远的这般如天上月山中雪。

    男人冰凉的指尖突然掠过了她的耳际,宁清秋偏头,就是看到七夜漫不经心的挑起了她的一缕莹润乌黑的发丝,就是这么轻轻地别在了耳朵后面,心里面就是微微一紧。

    虽然那双子夜般的黑眸里面一片淡漠,没有什么激烈的情绪,但是宁清秋就是知道他有点不高兴。

    宁清秋没忘,虽然是双方都是互相坦白了,但是七夜虽然是承认深渊还是在他的控制中,但是这个时候确实是被深渊半感染的一个状态,所以还真的是有点不好把握他的情绪,万一刺激到了对方就是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来,那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然后就是听到他不紧不慢的说道:“子时?!?br />
    在众人看过来的时候,那不安分的指尖仍然是没有离开,根本不怕被人看到。

    他们之间,光明正大,这样的宣告主权的行为倒是半点不会让人感觉到奇怪,而且也符合七夜的一贯的做事儿的风格。

    花瀚海哪里在意这些儿女情长?

    他关心的从来都是一件事。

    “请问,您已经是计算出来了冥月连珠的出现时间么?”

    难掩忐忑。

    要知道冥月连珠的天象最多就是精确到了今夜,这个还是凤凰眷族一代代的演算,而且加上有当初凤凰陨落前的交给先祖的遗言,才是可以精确到这个地步,要知道这样的天地异象,就算是天机阁也最多是只能够算个大概,像是得出今夜这般精确的结论都是不行的。

    结果七夜这个时候直接说出了最精准的时间——

    怎么不让人震动?

    要知道时间越准确,准备越充分,那么凤凰复活的概率就是越大,若是真的如同七夜所说冥月连珠出现在子时,那么他们只要是好好的准备一番,那么凤凰复活的把握已经是从七成变成了九成,基本上就是万无一失了。

    花瀚海自然是喜出望外。

    眼巴巴的就是看着七夜,宁清秋当即便是一身的鸡皮疙瘩,恶寒不已,主要是这个模样看着有点像是小孩子要糖吃的时候的表情......

    这和一张英俊硬朗的脸配合起来,实在是让人觉得......不协调啊。

    花瀚海的人设不是这样的啊,现在完全是崩坏掉了。

    七夜矜贵的点了点头,弧度极小,但是在花瀚海的眼里几乎是千斤重。

    明远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七夜的实力一直是非常的强大,厉害到了其他的人都是无意与他争锋的地步,因为知道不过是自取其辱,但是对于其他的领域的钻研绝对不是非常的深入,虽然因为见识广博也可以说是一句无所不知,但是能够个推算这样的天象具体到了时辰的事情还是非常的不可思议的,要知道他们知道凤凰的秘密才多长的时间?

    这就算是开挂了都是不正常啊。

    明远想,难道是因为和深渊对接,放开身心接受深渊的感染,又是让本心一点灵光不受蒙昧,难道是因为这样的特殊的情况,所以甚至是得到了深渊和天道的一部分权柄么?

    若是如同他猜测的那样,那就是太可怕了。

    那个时候的七夜,还能够成为修士么?

    大概......就是神了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