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女剑仙 > 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 这法阵能否破解?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 这法阵能否破解?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宁清秋的神情一顿。

    不得不说,玄女这话,竟然是真的一语惊醒梦中人。

    最开始的时候,完全是没有想过这个疑点。

    主要是明远表现得太自然了,就像是自然而然的惧怕火焰一样,所以就算是宁清秋知道对方身具南明离火,但是因为明远其实用这异火用得极少,而且可能是灯下黑的缘故,她还当真是没有察觉出不对劲儿来。

    这玄女一语道破,她才是恍然。

    对啊,明远作为身具南明离火之人,就算是修为稍有不足,体质比较受到阴寒克制,但是物极必反,两属性相克遭遇到了一起,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但是明远因为南明离火的缘故先天就是立于不败之地,怎么会表现如同苏红衣一般无二?

    清丽若莲的小脸上顿时就是染上了淡淡的不解,眼神透着浅浅的冰霜。

    心里面简直是咯噔一声。

    倒也不是怀疑明远就是有着什么样的阴谋诡计,朋友一场,倒也不会真的就是个互相不信任到了这个程度,要说自己对于明远那可是真的推心置腹,就算是告诉她七夜可能是被魔气深渊侵染,她不也是第一时间的佐证之后就是相信了他?

    要是换一个人,绝对是怀疑挑拨离间的。

    但是轮到明远的时候,宁清秋就是自然而然的知道这个人不会害她,主要是存在提醒的心思,要说什么误会,绝对是不可能有的。

    就算是和七夜和好了,第一个告诉的人也是他。

    某种程度而言,比起玄女来说,他们更像是一对“闺蜜”,真的是什么掏心话都是可以说的。

    可以聊天八卦,也是可以并肩作战,可以互相的插科打诨,也是可以肝胆相照。

    就是这样的朋友。

    那么明远到底是因为什么缘故非要瞒着她什么事儿?

    这让宁清秋有了深深地不安的感觉。

    七夜这里本就是以身涉险非要去试探深渊的深浅,都是足够让自己提心吊胆了,这个明远该不会瞒着他们做着什么危险的实验吧?

    明远看着循规蹈矩遵守教条的儒修一脉,但是看他的风格行事,就是知道傲气和叛逆就是藏在他的骨子里面。

    这样的人,要不就是一声不吭,要不然就是一鸣惊人。

    但是一鸣惊人要付出的代价是很大的。

    前期的蛰伏十分的艰辛,艰难困苦玉汝于成,要不是有着坚定地心志和信念,绝对是坚持不到最后的,但是若是这样的负重前行也就是罢了,好男儿志在四方,明远若是开始感觉到身上的重担要奋发图强那么宁清秋一定是在他的背后坚定支持,但是看这个模样,这绝对不是那么简单啊......

    宁清秋对玄女摇了摇头,口型就是四个字:“静观其变?!?br />
    玄女颔首。

    她知道明远和宁清秋可谓是过命的交情,他们这一行人,虽然是都是可以并肩作战共同对抗魔族和外敌的战友,但是毕竟人心都是偏了的,远近亲疏也还是有区别的。

    玄女和明远关系淡淡,自然不会这个时候跑出来讨嫌。

    为了大家的安全和此次计划的顺利,她自然是要把自己的怀疑说出来,但是宁清秋都是知道了,那么后续的事情就是不到必要的时刻,还是不参与的好,不然的话——

    而且大唐和九州的关系本来就是处于极度微妙的时刻,不论最后这里面到底是有什么事儿,最好还是交给宁清秋解决,那么七夜一定是会看着事情不会走到无法收场的地步,悬空山执掌九州人族的大权,有多大的权力就是要担负多么重大的责任,倒也不是吧她昆仑瑶池推诿,玄女也没怕过什么,但是这样的事儿最好交给能够解决也应该解决这件事的人来做。

    而且说一千道一万,什么都是没影儿的事儿,说不定最后只是虚惊一场,这不过是明远练了什么特殊的功法,或者是其他的一些因素导致的,倒也不算是大事儿。

    明远还不知道自己被怀疑了。

    他极为兴奋的研究这凤凰眷族的先辈留下来的法阵。

    嘴里念念有词,一脸的见猎心喜。

    陈玄感对于这些“旁门左道”没什么研究,便是直接问道:“如何,能够破解与否?”

    花瀚海的表情和明远就是一起僵住了。

    宁清秋也是嘴角抽搐极为无语,一时,气氛陷入了极度的沉默。

    陈玄感一脸的莫名和茫然,全然不知道自己哪里又说错了。

    宁清秋揉了揉眉心,尽量的让自己的语气不要显得太过苛责无语:“这个......这个法阵既然是当初的花家......哦不对凤家的先辈留下,而且是为了配合冥月连珠这万年难得一见的天象,将极阴之气转换为极阳之境以助凤凰涅盘重生,所以......”

    这阵法好好地运转下来才是万幸,要是有点问题还要费尽心力的去补,这个陈玄感竟然好死不死的问一句可否破解,这不是拉仇恨么。

    还是找茬儿???

    陈玄感英朗的脸上就是闪过一抹尴尬。

    宁清秋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是到这个份儿上要是还是不懂,那就是傻蛋蠢货而不是对情况不了解了。

    他捂着拳头轻轻地咳了一声,抵着唇的样子真的是让人可以感受到他的无意冒犯。

    “抱歉。我实在是不知,并非有意?!?br />
    男人么,战斗狂么,面对这样的阵法啊什么的,一根筋的就是想着怎么破解莽穿,倒也不是故意的。

    花瀚海自然知道对方并未破坏计划的意思,陈玄感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还是下马威,但是自己决计不能够和这些人翻脸,只要是行动没有什么破坏的意味,些许言语上的冒犯,那就是真的没必要计较也根本是计较不了,自己现在不过是个废人。

    他说:“无妨,不知者无罪。这法阵乃是襄助凤凰尊神复活的最为关键的环节之一,冥月连珠的天象我推测就是在今夜,具体时间无法肯定,但是——”

    “子时?!?br />
    七夜淡淡开口,双目像是穿过了重重山脉砂石,肯定的说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