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女剑仙 > 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 他怎么会畏寒怕冷?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 他怎么会畏寒怕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花瀚海惊喜交加:“这......不知道明道友是否是愿意在尊神复活的时候,借一缕南明离火?必定是会让涅盘之事圆满!”

    “如此,我花瀚海必将是舍命相报!花家从吾伊始,便是世世代代都是可以把明道友以及你的后代当做是恩人!”

    凤凰眷族,都是这样的会将恩情铭记于心。

    不得不说,这个承诺还是很重了。

    就算是花瀚海现在根本是个废人,但是他的承诺仍然是振聋发聩的,就算是天道,都是要认可这位曾经的化神修士,毕竟是生命层次曾经超脱了的那一部分人,就算是现在坠落谷底,但是仍然是在某些地方存在特殊的。

    这份人情,必然不会小。

    获得一只凤凰的友谊。

    而且只是借出一缕南明利好,又不是其他的什么伤筋动骨的事儿,所以宁清秋都是赶紧的使了个眼色。

    表明了一句话。

    那就是过了这村就是没有这店了。

    所以要把握机会啊。

    抓住了,遇到了就是不能够放手。

    明远自然是爽快的点了点头。

    既然都是把它展露出来,那就是没有打算矫情的瞒着。

    或者说本来就是为了表明诚意,不然的话根本不会这样的类似于夸耀武功般的展现出来。

    这南明离火是用来杀人对敌的,又不是拿来玩把戏哗众取宠的。

    至于说为什么明远一开始没有说出来——

    不过是因为其他的某些不足为外人道的顾虑。

    但是现在想来也是顾不得那么多的。

    陈玄感倒是眼神微深。

    没想到圈子里面的那个流传的传言竟然是真的。

    明国公府,果然是和凤凰一族有关系啊,还以为是以讹传讹,外人不知道故而就是随便的生编硬造,没想到竟然是事出有因。

    就是不知道这件事父亲知道与否,毕竟作为文臣里面的头一份儿,他和曾经的兵马大元帅明国公还是争执对峙了好一段时间,当时真的是王不见王,要不是人皇居中调和,镇压万方,大概是陈太师和明国公早就是人脑子打出了狗脑子......

    政见不合,那就是没得商量。

    一方不把另外一方彻底的搞死,那就是要继续纠缠下去的。

    不过这件事人皇肯定是一清二楚的,作为一个皇者,对于自己手下的人这位人皇高深莫测定然是门儿清,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也没有禁止私底下流传的那些秘密。

    难道是——

    有意为之?

    陈玄感有点头疼。

    这些机变权谋,本来对他来说就是很麻烦的一件事儿,想来想去,还是不如直接天荒诛魔枪一枪出,那就是什么问题都会解决。

    不知道怎么的,陈太师这位文臣里面的翘楚,竟然是生出了陈玄感这样的看着清冷儒雅,实际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战斗狂和武痴的家伙,这么直来直去的还真的不像是太师的儿子。

    除了修炼天赋随了他。

    倒是明远,身为未来的兵马大元帅,文质彬彬像是个书生,最多的身上带着几分世家贵族子弟的风流倜傥之意,什么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那还真的是没有。

    这就是有点颠倒了。

    宁清秋暗自的在心中腹诽,他们两个当初生下来的时候该不会是抱错了吧......

    虽然这样的概率几乎是为零,但是这么想想还是挺有趣的。

    花瀚海受了明远这么大的好处,自然是乐得和他交流关于先辈留下来的阵法。

    已经是确认了这些人确实是帮助凤凰复活的,而且他们真的是有办法让这一次复活的概率达到更高的程度,所以花瀚海的态度就是从配合变成了主动讨好。

    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所有的人都感觉得到对方的振奋和激动。

    宁清秋有点感叹,她有的时候真的是没有办法理解云荒的修士,你要说他们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那也确实是如此,天大地大没有什么可以越过自己,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但是人之道,那就是损不足而奉有余。

    修士本就是采伐天地,来供养自己追寻长生大道。

    若说不是自私自利,那才是真的假话。

    但是诸如花瀚海这样的修士,为了所谓的传承使命,为了家族的荣光,竟然是可以不顾一切,就算是自己辛苦修炼了一辈子变成了个废人,都是不够打击他,只要是可以复活凤凰,好像这一生就是别无所求已然是值得。

    这样的矛盾,却也实际发生。

    存在即是合理么......

    明远对于阵法的兴趣,那自然是不带着丝毫的作假。

    而且这个时候他们确实是需要把当初花家先辈在这里留下的阵法钻研透彻,才是可以真正的以最小的代价最快的速度将凤凰复活,而且不给某些虎视眈眈策划阴谋的人任何可乘之机,到时候——

    宁清秋想某些黑暗处躲着的家伙的脸色到时候一定是非常的精彩。

    因为他们的大概是想不到谋划了这么久的事情,竟然就是因为宁清秋心血来潮的一个问路就是牵出萝卜带出泥的把事情弄成了如今的局面......

    宁清秋觉得这大概是上天的指引,当然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这就是倒了大霉。

    玄女扯了扯宁清秋的衣袖,她一脸的疑惑看着玄女那张冰冷的俏脸。

    “难道是你觉得明远大出风头,所以这个时候都是看着苏红衣有点恨铁不成钢?”

    宁清秋饶有兴致的挑挑眉,就是这么把人看着,带着打趣,因为玄女一眨不眨的眼神从刚才起就是没有离开过明远,怎么看都是咂摸出一点不对劲儿的味道。

    当然,宁清秋自然是知道玄女可不是喜新厌旧的那种人,既然是喜欢了苏红衣,那自然不是随便就是会改变心意的那种人。

    不过是玩笑话罢了。

    玄女懒得搭理她,这个时候要紧的就是正事儿。

    “你不觉得奇怪么?我们体质属于阴寒自然是不惧怕这里的低温,陈玄感三分归元堂堂正正的也是没什么偏颇故而没什么影响,苏红衣和明远都是属于火属性体质比较惧冷畏寒也是正常,但是明远他有南明离火......这样的人,怎么会怕这点寒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