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女剑仙 >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 可以一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 可以一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苏红衣没有说假话。

    他也不会是那种刻意的溜须拍马的人。

    以他的骄傲,这辈子也就是故意对着陆长生、玄女还有西王母这位丈母娘略微低头讨好谄媚过,其他的人,还是不至于的。

    不然的话,他就不是什么修罗杀神而是小人一个了。

    宁清秋和七夜,作为悬空山未来的主人,对整个云荒九州的人族都是有着领袖群伦的作用,对抗魔族的浪潮里面他们就是掌舵的人,这样的一对神仙眷侣,说是救世主,说是天命所归那还真的是一个字儿都是没有说错。

    宁清秋这个时候倒是觉得薛冲有点倒霉了。

    要是自己不问路,这个家伙也不会被未婚夫和未来的丈人给收拾得这么惨,这个时候还是昏迷不醒呢。

    是的,陆长生的丹药非常有用,疗效惊人,即便是受到了致命的伤害,也是可以恢复如初,不然也是愧对了他九州第一神医的名头,不过按照陈玄感和明远的说法来看,虽然大唐地大物博人杰地灵,但是说医道方面能够超过陆长生的,还是找不出来的,这一道也是要看天分的。

    陆长生就是真正的第一神医了。

    这位出手,自然是不可能出现什么治不好的病人。

    但是因为几人要花瀚海引路找到凤凰陨落之地的事儿还是比较隐秘,也不知道后续会有什么变化,所以为了稳妥起见,这个时候还是让薛冲昏迷过去好好休息才是正理。

    薛冲这个时候还躺在陆长生的流云袖里面呢。

    没办法,虽然陆长生这么清冷如雪高山月一般的人随身携带一个男人,怎么想怎么奇怪,但是其他的几个人要不就是望天要不就是看地,要不就是双眼放空反正就是摆明了不想要接手,陆长生作为给薛冲丹药的“罪魁祸首”,那也就是只能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了。

    好在他也不是一个太过计较小节的人。

    宁清秋看着破布一般的的掉落在地砸出一个大坑的花瀚海,或者说人魔,心里面无比的怅惘。

    这要是被薛冲醒过来的时候看到了,也不知道做何感想。

    即便是在花月的手里都是差点死掉,而且都是因为花瀚海的凤凰焚空决的缘故,但是想来这个人也不会责怪花瀚海的,冤有头债有主,有人拿刀砍了你,总是不会去恨一把刀的吧?

    陈玄感的枪尖就是这么直接的抵在对方的眉心处。

    侧眸,脸部的轮廓线条变得无比的冷厉。

    他说:“杀还是怎么处理?”

    宁清秋询问的目光看向了七夜。

    这个男人才是她的主心骨。

    虽然平时里面都是她做主,但是遇到涉及人魔以及可能和魔族有关的谋划,那还是需要七夜来拍板,男主外女主内,宁清秋对于这些东西分得清清楚楚的。

    这就是她做人的情商。

    七夜倒是无所谓。

    但是既然是被他们遇到了,那就该说是注定他们要解决这件事。

    他想了想,倒是转头看向了安静的陆长生。

    这一路上,他从来都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几乎是不与外界交流。

    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位是个高冷的哑巴……

    当然,陆长生的身份和处境在他们之间显得有点尴尬,大家都是心知肚明,但是谁都是不说破。

    宁清秋倒是第二尴尬的那个人。

    因为心虚,因为愧疚。

    有的时候,就算是不爱,都是会觉得短了人一截。

    大概是他太伤心,所以都是让人不忍这么对待。

    可是宁清秋是个对于感情泾渭分明的人,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不愿混淆不能混淆也不敢混淆,不然的话七夜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儿来呢。

    七夜声音低沉中又带着清朗的韵律,非常的特别,就算是只听到声音,都是让人控制不住自己心情随之起伏波动:“陆神医不知道是否是有相应的解决方案?”

    这话倒像是在挑衅。

    至少苏红衣的面色一下子就是变了。

    立刻转眼去看陆长生是否是有什么剧烈的情绪波动。

    人魔问题可是肆虐无数年的困扰人族的大问题,人族从来都是不害怕其他异族,就算是魔族,也不过是势均力敌,而且还是曾经的手下败将,要不是经历了末法时代和长久的安宁,他们甚至是不会像是现在这样的如临大敌,其实只要是给出充足的一段时间,人族便是可以俯视任何的对手和敌人。

    因为他们必将取得最后的胜利。

    但是人魔这就是属于人族的耻辱了,作为万物灵长,竟然是会堕落成为魔族,丧失理智,宛若野兽,这样的情况,骄傲的修士肯定是无法忍受的,但是人魔的问题确实是难以解决,因为人对于其他的问题可以彻底的解决掉,但是对自己的心魔却是没有什么很好的办法。

    心魔滋生,若是得不到剿灭,一旦是得到增强,那边是可能会变成人魔,这样的情况,人族无数的大能修士头疼了无数年,代代天骄都是思考过这个问题,想了无数种办法,都是没有人可以做到根除。

    所以七夜骤然问陆长生有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倒不像是在求助,反而是刻意的挑衅。

    当然,这就是苏红衣的第一反应。

    就算是玄女都是担心陆长生会暴起。

    宁清秋倒是对这个不太懂,反而是跟着眼巴巴的看着他,还以为陆长生可能是真的会有什么办法。

    一阵死寂般的沉默。

    七夜淡淡的开口:“既然如此…….”

    他也没有什么嘲笑的意思,也不是小肚鸡肠的真的是刻意针对陆长生,目前花瀚海这个人魔最好还是可以恢复理智,这样的话他们处理这件事就是要简单很多,至少可以从他的身上得到很多的线索,至于说有没有用,那就是后话了。

    可惜的是,陆长生也没有什么突破。

    七夜也没什么失望的感觉,就是打算另外的解决方案。

    陆长生却是突然开口道,宛如流风回雪:“……我确实是研究过人魔,虽然没有彻底的解决,但是有个方法,可以一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