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女剑仙 > 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 刻意养废了她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 刻意养废了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凤家,自古以来就是凤凰的眷族,对于凤凰的追逐和敬仰忠诚镌刻在了他们的骨子里面。

    用宁清秋的话来概括一下,那就是凤家的人全部都是图腾崇拜的原始版本。

    凤凰也算是图腾的一种,只是这个图腾,它是活着的。

    后来隐姓埋名变成了花家,就是待在凤凰城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还真的是很让人惊奇,也敬佩眷族的骨气,竟然是可以为了心中的信仰坚持这么久。

    他们和灵族是不同的。

    灵族毕竟是异族,而且都是群体性的沈妩,所以即便是离群索居,也是没有太大的压力,而花瀚海他们家族本就是人族,当初成为凤凰的眷族肯定是因为凤凰对他们有恩做合适他们家族为了追求强大的血脉和力量,所以才是成为了凤凰的眷族,但是这在凤凰陨落之后,就是应该结束的,不论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凤家都是可以成为一个修炼世家,他们的血脉能力并没有因为凤凰的陨落而彻底的消失。

    但是他们没有。

    仍然是守着古老的誓言,就是这么默默地守护凤凰陨落之地。

    这样的人,宁清秋不想要刻意的去折辱。

    她松开了脚。

    其实对于花瀚海来说,?;せㄔ率潜灸艿男形?,虽然是花月做的事有点天怒人怨,但是对于一个父亲来说,大概都是帮亲不帮理的,看在他们家的坚持上面,还是稍微的给对方一点颜面吧。

    至于说对方误会他们是摸清楚了凤凰眷族的秘密,刻意来这里设计他们父女,然后就是为了得到凤凰的秘密的一连串的阴谋论,宁清秋都是不打算去辩解的。

    误会就是误会好了。

    因为这也是一部分真相。

    要不是为了探听凤凰城的秘密,这个时候他们都是走到天机阁去了。

    灵族归纳在了人族的麾下,到底是需要宣传舆论引导的,不然的话以灵族曾经是作为人族的奴隶和可耻的背叛者的双重身份,要是贸然的出现在九州大众的眼前,还不知道反应如何,所以需要有人在里面推波助澜。

    而云荒九州最大的媒体,不就是天机阁?

    宁清秋一直是觉得,天机阁就是九州唯一的媒体和宣传机构。

    而且做得非常的成功。

    他们就是口碑的代名词。

    所以这件事交给专业人士来推动,才说是最好的办法。

    她的提议得到了一致的通过。

    灵儿虽然是作为灵族的代表跟着出来的,但是对于这件事没有任何的发言权,至少灵族和人族目前的形势看来,是处在绝对的下风的,或者说要不是宁清秋他们还算是给灵族脸面,那么这个时候灵族又是重复了当年的屈辱历史。

    现在好歹是扯上了一层遮羞布,而且也绝对是不会像是当初那般受到绝对的不公正的待遇,至少人族不会是把灵族当成是消耗品和没有尊严的消耗品和奴隶,不然的话,即便是打不过,就算是鱼死网破,灵目族长都是不会同意他们的提议的。

    宁清秋说道:“我要是你,就是不怀抱什么希望挣扎了,你要知道,我们是有绝对的力量来对付你的,而且就算是不为你自己想想,你的女儿花月正是好年华,你就是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她被我们处理掉?”

    说话的时候抬了抬下颌致意,明远非常的心领神会,立即便是把花月从不远处用真气大爪摄取过来,就是这么扣住了对方纤细娇嫩的脖子。

    要说花月虽然是穷凶极恶,杀人的时候眼睛都是不眨一下,但是长得还是非常的美丽的,毕竟凤凰眷族,他们的血脉天生就是符合上古神兽的受到天地眷顾的气运,就算是不多,也是足够让凤家的人代代都是出美人儿。

    就算是花瀚海,都是俊美的中年人,身上虽然没有少年的意气风发,但是也带着一分成熟稳重的气息。

    照样的很是吸引人的眼球。

    花月这个时候已经是完全的吓蒙了。

    她傻不愣登的看着自家的父亲,狼狈不堪的就是这么跌落在泥泞里面,无人可敌的形象就是彻底的碎裂,总算是知道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护着她的人也不是可以永远的陪着她?;に?。

    害怕得身体都是微微的颤抖起来。

    以前有多么的无法无天,现在看到宁清秋眼眸里面的哂笑,其他人脸上的嘲讽的时候,就是知道自己到底是错得有多么的离谱,她心里都是在尖叫,你起来啊,你起来救我啊,这些人都是想要杀我的!

    但是花月就是一个字都是说不出来。

    因为明远控制了她。

    于是眼睛里面流露出的恐慌悲哀就是刺痛了花瀚海的眼睛。

    这辈子唯一的弱点,就是这个女儿。

    被敌人抓到了自己的七寸,就是最悲惨的事情。

    他的嘴唇颤抖了半天,整个人都像是被抽取了精气神,瞬间就是萎靡不振,就像是眨眼功夫就是老了几十岁般。

    声音低微沙哑:“放过我的女儿,她什么都是不知道,对于凤家的来历一无所知,你们也看出来了,这些年来,我都是刻意的把她养废了,碍不着你们什么事儿的,所以就是放了她吧......”

    “要知道什么,我告诉你们也无妨?!?br />
    花月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不相信听到了什么。

    刻意的......养废了她?

    父亲竟然是这么看不起她的么?

    原来这么些年来的纵容不是因为对于母亲的愧疚,不是因为对于她这个女儿的疼爱,而只是因为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所以才是随便闯出什么样的祸端都是二话不说的替她解决,所以从小到大,花月都是以为自己做什么都是正确的可以被原谅的,因为她的父亲从来都是不批评她,没有矫正行为的小孩子,就是这么塑造了和正常人截然不同的三观。

    说不定还有这位父亲刻意引导的情况。

    光是这么想想,宁清秋都是为了这位的狠绝胆战心惊。

    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才让一个父亲这么对待自己的女儿?

    要说不爱,肯定是不可能这般无微不至,要说是爱,竟然是如此的宠溺纵容到了不讲理的地步,几乎是捧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