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女剑仙 >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 无中生有的罪名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 无中生有的罪名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花瀚海简直是怒发冲冠。

    在凤凰城,这里就是他的一言堂,没有人可以违背他的意志。

    平日里这位城主也不是飞扬跋扈的人,也不是以大欺小的人,正常情况下这位还算是个好城主,但是这一切的前提都是不要牵扯到花月,只要是一涉及到自己这个宝贝女儿,那么花瀚海的行为就是不可以按照正常逻辑来考虑。

    花月的舒心快乐,就是这位父亲一生最大的希望。

    若是任何人敢于阻拦,那就是——

    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这是他当着花月的母亲的墓碑承诺过的。

    花月她已经很可怜了,所以他一定是要让她快快乐乐的。

    这是愧疚,也是补偿。

    何况,眼前这个不知名的女修士还是打算杀了她!

    要是刚才那一剑自己没有挡住的话,花瀚海也不认为对方会手下留情。

    现在的年轻人,杀气太重。

    花瀚海裹挟雷霆震怒而来,面目寒霜,挡在了花月的面前,她已经是被吓到腿软,第一次距离死亡这么近,以前所有的人都是看在花瀚海的面子上,或者是畏惧他的实力都是不敢对花月有所冒犯,倒是让她产生了错觉,以为谁都是不会伤害她也不敢伤害她更不能伤害她。

    原来这一切都是错觉。

    真的有人敢于冒着天下之大不违来杀她。

    只差一点点啊……

    “父亲!你要帮我报仇,杀了他们!这个薛冲和这个不明来路的女人,他们,全部都是一伙儿的!”

    花月果断的阴谋论了。

    在她看来,这些人都是要谋财害命的。

    至于和薛冲那点情谊与不忍心,早就是忘到了九霄云外去。

    宁清秋冷冷一笑。

    这恶人先告状的本事还真的是天生的啊,有的人就是脸皮厚,永远不会觉得自己有什么错误。

    什么都是可以推到别人的头上。

    没看到薛冲已经是面如金纸了么?

    这眼前还能勉强站着都算是他的意志力强大了。

    不过是硬撑。

    宁清秋对着陆长生点点头,一直是漠然不语的男人,就是丢给薛冲一枚龙眼大小的丹药,金色外皮,看起来简直是艺术品,倒也不像是能吃的。

    薛冲二话不说,就是直接吞入腹中。

    他可不是什么没见识的眼瘸的人,控鹤老人可是和花瀚海一般无二的化神大修士,看着落魄,但是薛冲的身份还真的不低,只是这个男人倒是和其他的有长辈撑腰的修士不一样,十分的低调内敛,也不会仗势欺人。

    所以宁清秋才会一眼看中他来问路。

    倾盖如故白首如新,这都是看眼缘的。

    薛冲的信任得到了回报。

    就算是陆长生的眼里面都是闪过一丝激赏。

    这就是他最新研发出来的丹药,可以毫无隐患的激发人体的生命潜力,从而达到某些不可思议的效果,这个灵感还是借鉴了上古时代巫妖二族滴血重生啊这样的天赋体质,目前来说,研究进展还算是可观。

    薛冲只感觉到一股庞大的精血和生命力从不知名的身体深处源源不断的涌出。

    本来以为会损伤根基的伤势,竟然就是这么快速的痊愈。

    肉眼可见的速度。

    实在是惊世骇俗。

    就算是花瀚海这个时候只是想着要教训宁清秋,都是被薛冲的变故给惊到了。

    他自然是知道自家女儿是个什么性格,也知道薛冲的那个性格绝对是不会和其他的姑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牵扯,但是花月险些丧命,这样的亏,自然是不能白吃。

    至于说薛冲……

    之后他会亲自登门赔罪的。

    本来想要找一个不错的男人,知根知底,然后就是可以把花月托付过去,自己看着,怎么都是不可能让她吃亏,但是现在看起来,结亲不成反倒是要结仇了。

    算了算了,又有谁会像是自己那样的照顾花月呢?

    所以以后这样的想法还是不要有的。

    在花月活着的时候,还是自己照顾她便是足够了。

    当然,若是花月真的是喜欢上什么人,到时候他也会成全她,倒也不用刻意的去找一个道侣照顾她。

    花瀚海打定了主意。

    薛冲都是没有想到,这一次的退婚最大的难关,已然是过去。

    所以今次的伤,倒是没有白受。

    虽然说花瀚海倒是没有什么愧疚之心,也不打算为此处罚自己的女儿,但是到底是不打算让他们成为一对怨侣。

    花瀚海拂袖的时候带出了滚滚真气大浪,他沉眉冷目:“几位来者不善。不知道到底是到我凤凰城做什么来了?”

    宁清秋清脆的笑声里面带着嘲讽:“我说,你虽然是凤凰城的城主,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凤凰城所在的地方就是你的地盘,外人不能踏足了?!?br />
    所以花瀚海这无疑是管得过界了。

    宁清秋当然是不会就是这么认下这样的罪名。

    无中生有!

    乱扣帽子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就是让她屈服的,宁清秋觉得,要说话,那就是要看拳头硬不硬,不然的话,有道理都是要变成没道理的。

    何况这本身就不讲道理。

    花瀚海见多说无益,也看不出这一行人的来历虚实,十分担心是不是自家的隐秘暴露了额,这个秘密,花家改名换姓隐藏这么多年,无数代人的愿景,绝对是不能够在这个时候功亏一篑。

    这些人既然是不愿意透露来历,也看不出到底是因缘巧合要伤害花月还是知道了花家最大的隐秘,花瀚海都是决定不能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

    凌厉无双,火烈爆破的凤凰焚空决,乃是火系中最强大的功法之一,用出来自然是不同凡响,之前的精血印记的攻击虽然也是十分的凌厉,但是到底是没有本人用出来这么的收放自如。

    火系术法本来就是要无比的鲜活才是最强的,目前花瀚海就是做到了这一点。

    这名字倒是取得文质彬彬的,这又是花又是海的,但是这性格和功法倒是一样的火爆。

    这时候倒是明白为什么这个花月竟然是这么个一点就着的暴脾气了,感情是遗传啊。

    宁清秋自然是不会怕了,立刻蹂身而上。

    最近都是没什么过瘾的战斗,早就是闲得不行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