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女剑仙 >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 眉心血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 眉心血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住手!”

    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传来,滚滚音浪甚至是驱散了凤凰城外的云。

    露出了朗朗晴空。

    宁清秋杏眸中精光一闪,大亮。

    来了。

    唇边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不枉费她陪着这个花月你来我往的假打了半天,总算是把这位给等到了。

    想必是精血印记一启动,这位就是忙着往回赶吧?

    其实宁清秋这一点倒是猜错了,花瀚海确实是不在凤凰城中,也是因为某些事情去了落龙山,虽然路途遥远,但是以化神修士的实力,来去不过是须臾。

    不过是因为花月一直以来都是非常的任性。

    所以使用精血印记这个保命的技能也不是真正的遇到危险的时候,很多时候为了欺负其他的人,而在自己实力不够的时候,她都是会选择是用精血印记。

    只要是精血印记一出,那基本上就是没有什么悬念了。

    花瀚海也是习惯了。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

    等了一炷香之后,发现精血印记竟然是还没有消散,却还有着力量衰减之感,这才是让他发现不对,知道这一次花月是真的遇到了致命的?;?,所以立马就是赶了回来。

    总算是在最后一刻,赶到了。

    宁清秋手上的印法一变,倒是让炼心剑更快三分,剑气越发的凌厉,花月的一张脸已然是惨白得没有一丝的血色。

    本来刚才已经是吓坏了,但是听到了父亲的声音便是神情振奋,还以为宁清秋会识趣的对她手下留情,但是没有想到,对方的杀心竟然是如此的炽烈。

    倒像是同归于尽都是要拉着她垫背。

    花月心里面怒吼,这个女人是不是疯了!

    但是这掩盖不住她其实慌张害怕到了几点的事实。

    她是天之骄女,从来都是把别人的人命不当回事儿,但是对于自己的命珍惜极了的那种人,怎么都不愿意相信自己今时今日就是会饮恨于此。

    父亲,父亲!

    快救我??!

    也许是听到了发自内心的呼喊。

    远处一股磅礴浩大的气息就是这么滚滚而下,朝着炼心剑冲击而去,就在花月的眉心三寸处,就是这么停住了。

    这点距离,对于炼心剑的速度来说,只要是花瀚海的营救再晚上一点点,那么毫厘之差的时间,花月就是会香消玉殒。

    花瀚海震怒。

    化神修士的怒火,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凤凰城主的赫赫凶名,更是在这一带的修士心目中根深蒂固。

    于是围观的群众差不多在这个时候跑了一个一干二净。

    不管接下来的走向如何,大家都是不关心。

    或者是,害怕自己没有命去关心。

    反正之后结果会出来的。

    到时候再看吧。

    只是这些外来者特别是那个女剑修惨了,竟然是让花瀚海愤怒至此,看来是没有什么希望活下来了。

    这个时候倒是没有人可惜或者是想着要英雄救美什么的,只是想着有多远跑多远,不要掺和这样的事儿。

    宁清秋没有想到这位城主的名声这么响亮,这么多看热闹的刚才虽然是有点担忧但是还是兴致勃勃的,这位人都是还没有抵达,都把所有的人都是吓跑了?

    人的名儿树的影儿,宁清秋可不认为这样的威慑力完全是天上掉下来的。

    而且——

    闻名不如见面!

    这个凤凰城主的实力,竟然是比她设想预估的还要高。

    不然的话,不会凭借外放的真气就是可以让炼心剑停住。

    当然,自己也没有使用全力。

    倒是半斤八两。

    不过倒是不用进一步印证了,这纯正的火属性气息,这至刚至阳的浩大酷烈,绝对不是靠着什么歪门邪道就是可以修炼到如今的境界了。

    这位凤凰城主,不是魔族也不是混迹在人族的异族,应该是属于自身修炼天赋异禀的那种。

    百分之八十就是凤凰眷族没跑了。

    不然的话宁清秋实在是想不到还有什么理由让这位城主竟然是可以拥有如今的境界。

    可以说是这位天赋出众实力强悍,但是灵气复苏之前天地之间的强者都是有数的,丁是丁卯是卯,每一个强者,那都是尸山血海里面杀出来的,都是一步一步的走到现在的地步的,哪里会凭空冒出来一个陌生的强者?

    若是有,那也是稍微低一点层次的,要说是化神修士,那根本是不可能。

    宁清秋就没有见过哪一位化神修士乃是从来都是没有实际在云荒九州出现过,就是猫在某个深山老林的角落里面苦练神功,然后就是可以一朝成名天下知的。

    这样的没有经历过战斗和历练的修士,怎么可能踏破元神天关?

    没有足够的心境,更是不可能掌握强大的力量,所以闭门造车那是不可能的,就算是顿悟都是达不到这样的地步。

    宁清秋不过是和他过了一招,双方都是没有打照面的程度,但是已经是感受到了对方的战斗方式绝对是千锤百炼的。

    那真气凝而不发,可谓是精粹到了极致,若不是对于战斗和真气运行有着**的理解,绝对是做不到这一点。

    半空中出现一道身影。

    紫色锦袍,红色镶边,上面镌刻凤凰花纹,看起来格外的打眼。

    宁清秋眼角抽了一下,倒是没有想到对方的审美如此奇特。

    虽然样式不错,布料更是极佳,但是这个颜色搭配......

    要说一般人还真的是想不出来啊。

    宁清秋忍不住吐槽之魂。

    眼神就是变得有点诡异。

    而且战斗中要是说出这样的话,她怕直接把站在半空中的那位直接气得掉下来。

    到了那个时候,这场战斗......未免胜之不武啊。

    宁清秋收回了炼心剑。

    花月面色白到了极致,都是没有回过神儿来。

    刚才锋锐的剑气几乎是刺入了她的眉心,那里从毛孔里面缓缓地渗出一点血珠来,颜色鲜红到刺眼的地步。

    这个刁蛮任性的女子,这一次是真的品尝到了什么是死亡的滋味。

    只差一点点......

    花月看着宁清秋的眼神没有了嫉恨和杀意。

    全部都是后怕和恐慌。

    看起来,倒像是自己欺负了她一般。

    宁清秋憋了一口气,有点不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