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女剑仙 > 第一千六百零三章 我答应你,为他报仇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六百零三章 我答应你,为他报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薛冲是个孤儿。

    云荒九州,就算是实力强大的修士都是不敢保证自己可以一帆风顺的长生逍遥,所以他们更加追求强大的力量,要是说的难听一点,就算是说修士们都是朝不保夕都是不过分的。

    因为谁都是不知道未来到底是会发生什么,可能是下一秒你就是会被路过的强悍的大能修士的战斗给殃及池鱼,波及到了灰飞烟灭的程度,虽然这个话听起来像是在搞笑,但是这都是事实。

    在九州不知道上演过多少次。

    谁都是无法把握命运。

    正是因为这样的对于未知的恐慌,所以修士对于追求巅峰和力量才是那么的执着。

    因为他们不想成为命运的弃子。

    虽然最后可以做到这一点的基本上寥寥无几便是了。

    但是要是在这个世上不拼一拼博上一把,谁都是不会甘心的。

    修士尚且如此,凡人更是不堪。

    他们卑微而又渺小的一生当中,压根是没有机会去给自己争取改变的。

    因为活着已经是那么的艰难。

    就算是好好地过完一生,也不过是白驹过隙,如昙花开放一般的短暂。

    薛冲不记得自己年少的时候的事儿了。

    只是知道自己貌似是有一对很是恩爱的凡人父母,他们普通平凡到了极点,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也很疼爱他,但是突然有一天,这个国家发生了战乱,他的家就是这么被毁掉了,父母就是死在了眼前。

    薛冲很茫然。

    那个时候的他甚至是还不懂什么是仇恨。

    只是单纯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父母为什么就是这么闭上眼睛再也不搭理他?

    那一天,真的好冷。

    然后控鹤老人就是找到了他。

    不过是偶然的出行,就是发现了一处怨气浓重的战乱之地,人间的战场很常见,但是居然还有一抹生灵的气息让他当时动画了恻隐之心。

    也许这就是缘分吧,他捡到了薛冲。

    这个小孩儿当时坐在满地死尸的地上,眼神空洞而澄澈,控鹤老人就是直接走到薛冲的面前问他“小孩儿,你愿不愿意当我的徒弟,跟着我走?!?br />
    薛冲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谁,只是知道对方很是慈爱,眼神和他的父母有一点点想,所以就是点了点头,沙哑说了一个字“好?!?br />
    从那以后,这辈子,都是发誓不会背叛师尊。

    控鹤老人的要求,他无论如何都是要做到。

    修炼如此,习剑如此,就算是答应和花月的婚约也是如此。

    好在修炼和剑法都是他喜欢的,但是花月

    薛冲只是想,若是日后两个人真的是成为了道侣,他一定是会用尽所有的力气,学会怎么样去照顾她。

    但是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不必了。

    他的眸光从灰败变得无比明亮,就像是暗夜中两轮巨大的火炬,被点燃了之后就是熊熊燃烧,驱散阴霾,照亮前路。

    他的剑道,更上一层楼。

    真气升腾,滚滚狼烟精气如柱,就是盘旋身周几乎是成就龙形。

    云荒九州,只要是力量强大到一定程度,万事万物都是可以化形,若是没有本源的力量驱使,那么就是会比较偏向于天地间的本源最强大的生物以及力量,龙形就是最普遍的一种。

    薛冲一声长啸“花月,今日一剑,分胜败,定生死,若是我侥幸不死,你我婚约今日就此作罢!”

    剑出如龙,剑气如虹。

    人群中都是传来阵阵惊呼。

    这等剑法,已然是近乎于道了。

    生命中最后一瞬发出的灿烂的光辉,就算是宁清秋都是不能够轻视。

    薛冲这已然是抱着必死之心。

    因为虽然是剑道升华,修为真气更是深厚几分,但是实际上还是不可能抵得过花瀚海为了?;ぷ约旱呐粝铝降惆敕锘朔倏站龅牧α?,这道精血印记,必定是给那位城主留下了莫大的损伤,也可以看出对方的爱女之心。

    只是花月实在是任性,竟然是把一腔父爱留下的力量,用来欺负凌辱他人,实在是可耻,关键是薛冲还是她的未婚夫,更是可见这个女人的心狠手辣,大概是除了她自己,谁都是不值一文。

    宁清秋唾弃道“这个凤凰城的城主,虽然是没有见过,但是我已然是生不出好感,虽然是个好父亲,但是显然不是一个真正的懂得教育子女的长辈,花月被溺爱至此,不过是后患无穷罢了,日后凤凰城要是引来滔天大祸,必定是和这个花月脱不了干系?!?br />
    说白了,花月就是那种典型的坑爹的二代。

    宁清秋向来是对于这样的权贵子弟没什么好感,有背景后台没关系,但是做事儿嚣张跋扈又没有脑子和资本,那就是让人看着生厌了。

    炼心剑陡然出鞘。

    七夜淡淡的说道“你当真是要救那个薛冲?若是他死了,我答应你,帮他报仇,这就是毁了这个凤凰城?!?br />
    也不用等到来日这个花月出去闯什么大祸惹上什么人了,就冲着她之前对着宁清秋冷嘲热讽含着轻蔑之意的那几句话,已经是让七夜对她动了杀心。

    灵儿默默的抖了一下,瞬间对花月生出几分同情。

    兔死狐悲感同身受的,大概是差不多的。

    自己之前不就是差点这么死翘翘的么。

    虽然她没有惹到宁清秋就是了。

    但是现在七夜决定对她视而不见,那就是该庆幸自己的幸运了,至于说原因就是不用去追究了,就此掩埋,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儿,人生在世,难得糊涂,非要刨根问底,那就是给自己找麻烦。

    灵儿的小动物的本能还是非常的有用的,这样的时候,就是救了她自己。

    毕竟七夜不过是因为宁清秋的缘故才是放了这个圣灵之体一马,而且因为宁清秋的过多的关照已经是真正的让七夜产生了不满,他有一万种方法可以让宁清秋毫不怀疑是他下的手就是解决掉灵儿,也相信若是真的是杀掉灵儿宁清秋会怨怪他一时,却是恨不了他一世,只是不愿意去冒着这样的风险罢了。

    但是若是这个灵儿真的是蹬鼻子上脸他一定是会让她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好在,对方还算是守本分。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