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女剑仙 > 第一千五百八十八章 七夕佳节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五百八十八章 七夕佳节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明远薄唇紧抿。

    侧脸的优美线条就是这么被凝固出几缕寒凉来。

    这个时候也是极力压抑心里面的某些恍然大悟的震惊。

    就算是自己,也是头一次知道某些东西,就像是刺一样长在肉里,不碰自然是感觉不到,但是一碰,竟然是剜心刺骨。

    要不是陈玄感一语道破,就算是现在,都是不明白自己一直以来都是自欺欺人。

    不过就算是知道也没有什么意义。

    有的事儿,根本无法开始就是谈不上结束。

    所以还不如一直这么糊涂下去。

    当一个知己好友,于愿足矣。

    何必......

    陆长生一腔痴念,不过是付诸流水。

    他也不愿意给她带来任何的麻烦。

    有的感情,就是这么在一个平淡的午后,就是这么轻飘飘的不带着一丝人间烟火气息就是被彻底的蒸发消失掉了,就像是雨后的露珠,被太阳光照射,就是这么一点儿痕迹都是留不下。

    一个人心里落寞伤感。

    但是另外一个当事人坐在对面却是一无所知。

    宁清秋一张芙蓉俏脸宛若素莲瓣,清丽异常,但是却也带着淡淡的幽寂,声音清脆柔和,十分动听:“我从来都是看不透他的,若是真的要瞒着我什么事儿,我就是会被蒙在鼓里,一直等到事情结束,也许才会恍然?!?br />
    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是这个时候宁清秋提到的那个他自然不可能是别人,只会是七夜。

    说起心爱的人,就算是眼睛都是带着亮光的。

    不论里面蕴含的感情是什么,到底是和旁人不同的。

    要是换了一个人被深渊感染,即便只是有着可能性,以宁清秋的性格,都是会宁可错杀一千不会放过一个,她虽然心怀慈悲不像是九州某些修士为了利益不择手段不把人命当回事儿,但是到底也是杀伐果断的剑修,一派光明磊落的气息。

    当初他们去追击无生道的那些魔族,她说的那些话永远都是记在耳中,刻在心上,片刻不曾忘怀。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

    宁清秋是一个有侠骨柔肠的姑娘。

    明远的眼神变得柔和,他轻声说道:“放宽心,无论如何,无论何时,我都是站在你这一边的,其实我们也不必忧虑过甚。七夜何等英雄了得,怎么就会不明不白的折在深渊的手里?他定然是有着自己的谋划,我们既然是做不了什么,不如静观其变,等到尘埃落定,那么不论是最后的结果如何,我们到时候做出决断,也不会像是今日一般难以抉择?!?br />
    “况且......你当真是不怕冤枉了他吗?”

    这话说到了宁清秋的心坎儿里面去。

    自己对着七夜手软,不然以他对她的毫无防备,宁清秋敢说,就算是自己给他一剑穿刺一个透心凉,大概是这个男人都是会放任她。

    可是做不到就是做不到。

    大义灭亲几个字听起来是很爽,做起来可就是难上加难。

    而且以七夜的恐怖实力,要是自己无所作为还好,要是真的是伤了他,到时候只会引起巨大的反弹,因为知道杀不了他,那么做其他的事儿不过是更加的把七夜朝着深渊堕落的方向去推。

    要是这个男人正在紧要关头,自己却是推了这最后一把让他掉落悬崖的话......

    他的恨意,估计是要毁天灭地的。

    正是想着这种种,宁清秋才是越发的投鼠忌器。

    什么都是不敢做。

    而且,真如明远说的那样,万一,是他们误会了呢?万一,七夜是是冤枉的呢?

    就算是凡人,都是知道被冤枉了要六月飞雪,知道要化作厉鬼让害自己的那些人不得好死,那么何况是修士?

    九州修士,个个都是睚眦必报之辈。

    若是没有这样的心气儿,什么都是慈悲为怀,那就是该去做尼姑和尚,吃经念佛,而不是成为修士打打杀杀。

    而且云荒九州,就算是尼姑和尚都不是什么手上不沾染血腥的圣人,要知道佛家虽然是讲究慈悲为怀,但是佛修可是也有着菩萨低眉、金刚怒目的另外一面。

    不然什么护法金刚这些职位弄出来干什么的?

    可见,世人其实都是一般无二。

    能够讲道理的时候有的人会和你讲道理,但是基本上讲不讲得了道理的,都是可以用拳头说话。

    宁清秋一时无言。

    她怎么不怕?

    要是误会了七夜,他的性格本就是桀骜孤冷,骨子里面都是离经叛道,就算是对于人族大局也没有想象的那么看重,不过是因为不愿意魔族这样的肮脏污秽之物踩到头上来,也不愿让悬空山堕落了威名,所以才是会站出来扛起人族大旗,但是要是真的伤了他,到时候不管不顾,说不定比起魔族都是还要更可怕。

    她最终捏着自己的掌心,说了实话:“我现下都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好像是做什么都是错了,只能够不见他,这样的话,好歹是可以维持一个相对平衡的局面?!?br />
    “这样不妥?!?br />
    明远说道:“他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定然是看出来我们的怀疑,后来我想想也是知道之前相岔了,七夜要是真的是被深渊感染,怎么会一无所觉,他不动声色,只因为早就是有了对应之法,只是见你不肯信他,便是堵着一口气,不愿意说实话罢了?!?br />
    宁清秋完全是当局者迷。

    此时简直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恍然起身,却是整个人都是慌了:“那......我该怎么办?”

    明远心里发苦。

    又是带着明晰的理所当然的感觉。

    他说:“今日是七夕佳节,天上的牛郎织女都是终得一会,人间更是浓情蜜意。所以这样的好日子,可不要这般辜负了?!?br />
    宁清秋这才醒悟,今日原是七夕佳节。

    那么何必,还这么和人拧着?

    也许是天注定吧,自己低头便是低头吧,误会了他,倒是伤了人的心,七夜虽然是无匹强大,但是到底是个人,有心,也会疼痛。

    便是匆匆的说道:“明远,今日谢谢你,我便是先走了,之后得空必然是陪着你手谈几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