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女剑仙 > 第一千五百八十七章 不能被她知道半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五百八十七章 不能被她知道半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宁清秋和明远之间向来是有什么便是说什么,于是毫不避讳也不把自己当外人就是这么坐到了他的面前,问道:“刚才来你这里遇到陈玄感出去,他到底是说了什么你一脸神思不属的样子?该不会是大唐有什么变故传来吧?或者是......白云郡主已经是追到了这里来?”

    最后一句显然是有点调笑的意味。

    但是也遮掩不住对于他的关心。

    宁清秋当时其实也是有所耳闻的。

    虽然明远当做是她还不清楚这个事儿,但是白云郡主可能是会成为明国公府的媳妇儿这件事儿可是传得有鼻子有眼的,自己也不是没有任何的人脉渠道,何况七夜什么不知道,自己旁敲侧击的问道了一点关窍,便是清楚的知道明远对于白云郡主有多么的避之唯恐不及。

    所以如果是说白云郡主竟然说是追到了九州来,那么明远这个样子也不是不能理解的。

    还好自己动作够快,这么快就是物色到了一个极好的人选。

    说不定这一趟灵族之行,就是为了灵儿和明远的相识呢。

    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

    宁清秋思维发散到了一种可怕的程度,这个时候浑然是没有想过明远要是不同意这件事怎么办。

    因为即便是见过了灵儿,但是两个人也是没有擦出什么火花来。

    世间感情千千万万种方式和故事,但是其实大抵都是可以分为两种,第一种就是被一见钟情,至少第一次初见的时候就是会有不一样的感觉,不然的话后续哪里来的发展感情的机会?

    还有一种那就是日久生情,不论是因为什么原因和缘故让两个人在一起相处的日子久了,可能就是自然而然的有了感情。

    总是越不过这两种状况。

    那么灵儿和明远看来不可能是第一种了,那就是只有期望第二种可能性。

    宁清秋大义凛然的想到,那就是让自己来做这个外来因素吧。

    明远若是知道她的想法的,可能还是会劝她不要这样的“牺牲”。

    因为没有必要。

    这个时候自己哪来的心思去思考什么儿女情长啊......

    陈玄感的话言犹在耳。

    “不论你对于宁清秋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思,都是不应该超出界限,更是不要对她和七夜的事情关心过度,要知道,七夜和她那才是真正的两情相悦的天作之合,不久之后都是要返回悬空山进行道侣大典,在天下人的眼前,他们两个已经是携手永生的道侣了,不容旁人有一丝一毫的念想?!?br />
    “陆长生不可以,其他人更是如此?!?br />
    那样子,像是看破了某些人的心思。

    当时明远心里面就是惊涛骇浪。

    他自问,从来都是坦坦荡荡,没有对宁清秋存了半分的觊觎之心。

    从来都是当做是朋友的。

    怎么会,有人怀疑他竟然是心悦她?

    但是想要辩解的话都是到了嘴边,和陈玄感清冷深黑的眸子对上的时候,对方会眼底里面流露出了某些复杂的情绪,却是让他的心口一堵,什么都是说不出来了。

    半晌,只是语气沉沉的回了一句:“......你不是管这些事儿的人,是不是有什么人找到你了?是七夜?!?br />
    他笃定极了。

    三个人在一起历练久了,互相之间清楚明白得很。

    一定是七夜借着陈玄感的口,来警告自己不要去宁清秋那里煽风点火,估计就是东窗事发,知道他们两个怀疑了七夜已经是被深渊感染,所以弄出来后来一系列的风波。

    但是这其实也没什么不好承认的。

    明远白皙清俊的脸上一片肃然:“我不知道他有话为什么不亲口来和我说,但是同样的,我也不会否认,确实是感觉到了他的身上有着浓厚的深渊魔族的气息,我也确实是对他心存怀疑,但是告知清秋这件事绝对是没有半分心思也没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只是......七夜的事儿,无论如何都是不能够瞒着她,何况是这样的大事儿?!?br />
    只是日后自己会更注意一点分寸。

    其实七夜这么敏锐聪明的人,怎么可能瞒得过他,不论是到底是要做什么,大概这个男人都是会游刃有余,是不是自己多管闲事了?

    但是要让明远就是这么袖手旁观,到底是做不到的。

    “七夜若是真的被深渊感染,我们又能做得了什么?唯一能做的,大概就是趁早返回大唐,请人皇出面,才能够压制他,若是七夜没有被深渊感染成功而是另有谋划,你去宁清秋面前私底下分说利害,不免就是有着挑拨离间之疑,倒是让人怀疑你别有用心?!?br />
    陈玄感不得不说。

    因为明远若是被扣上这样的帽子,那么不单单是他一个人的事儿,还有极大可能会影响到大唐和九州的邦交关系,这里面的事儿干系重大,陈玄感也不怕自己这个时候跳出来会不会讨人嫌了。

    七夜也是看中这一点,才是会到他的面前说上那样的一番话。

    因为知道在陈玄感这里公利大于私心。

    “且宁清秋和七夜两个人感情深厚,你这个时候跳出来,倒是弄得里外不是人,到了最后要是宁清秋心中对七夜的爱占了上风,到时候便是要对你生出怨怼之心?!?br />
    陈玄感说:“言尽于此,你好好琢磨?!?br />
    他倒也不是胡说八道,人心从来都是个复杂微妙的东西,没有人可以真的摸透的。

    便是离开了。

    但是背后不能说人长短。

    刚刚说了两句宁清秋的坏话,倒也不算是全然的坏话,但是揣测之意很重,陈玄感虽然自问问心无愧不过是实话实说,但是真的是这么说完人就是撞上宁清秋,那还真的是有几分尴尬。

    所以刚才表现难免就是古怪了点。

    宁清秋也是十分的敏锐,一下子就是察觉出问题,这不,就是逼问明远来了。

    明远当然是不能够和盘托出说实话的。

    最后只是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你不用忧心,我心里有数,只是七夜的事儿......你有了把握了吗?”

    陈玄感的那些话,自然是不能被她知道半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