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女剑仙 >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成长的代价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成长的代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宁清秋就是这么站在窗边,月色皎洁,如银辉般铺洒大地,给她也像是镀上了一层美丽到了极致的光芒,炼心剑就是这么被她拿在手里,嗡嗡的鸣叫,还像是在安慰她。

    她苦笑了一下。

    都是不知道七夜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模样。

    就算是他直接把整个灵族给毁灭了,都是不会让她这么难受,因为知道他的性格也知道这个男人生来就是不允许任何人的冒犯,所以灵族要是真的不听话就是这么灭在他的手里,就算是宁清秋也不会多话。

    因为要是灵族这么不识趣,那么就是让人少了给他们求情的借口和理由。

    而且这在云荒大陆上面很正常,修炼一道,有死无生,每一个人甚至是每一个种族都是做好了准备,若是被淘汰出局,也不过是自身不足,哪里有资格怨天尤人?

    但是七夜他不该对这样的一个柔弱无辜的灵族少女动手,对方真的是没有任何的恶意,那点对于七夜的爱慕在宁清秋看来也是无伤大雅,因为知道这个男人只喜欢她,也不会对除她以外的任何人的动心,所以宁清秋一点儿都是不担心,还有点可怜这个小姑娘,因为一段无望的爱恋真的是很折磨人的。

    但是没想到七夜竟然是会......

    现在宁清秋都是想不通。

    难道是灵儿在什么不知情的情况下冒犯了他所以才是引来杀身之祸?

    但是不可能啊,这么个单纯的少女,今日应该也是第一次和七夜见面,哪里又能这样的惹怒他?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

    灵儿要是死了,灵族定然是会翻脸,那个灵族族长本来就是迫于无奈才算是借出了族内的圣物,心里面憋屈得紧,但是要是发现他们竟然还敢随意的杀人,那么更是不会相信他们任何的允诺了。

    因为这样的态度,只会让灵族产生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感觉,到时候同仇敌忾起来,那也是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关键是七夜现在身上宛若笼罩黑夜中一般浓浓的迷雾,让她看不清楚,心里面更是难言的慌张。

    她要是真的和他为敌,到底是该怎么做,自己都是不知道。

    别看刚才好像是对着他放出狠话轻松地很,如果当时那个男人就是真的出手阻拦她,宁清秋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以前他们的相处,从来都是他由着她,便是有了争执,也多数是自己无理取闹,而且这个男人还是会妥协让步,但是到了现在,若是他不让着她了,宁清秋完全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能够和他继续走下去。

    而若是真的要失去他......

    宁清秋有些微痛苦的闭了闭眼。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轻微的嘤咛声打破了一室的寂静。

    宁清秋猝然回头。

    灵儿躺在玉床上,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胸口很痛,整个人都是有点不清醒的那种。

    但是还是记忆非常清楚,那些记忆不容人抗拒的就是这么清清楚楚的出现,不容丝毫的逃避。

    刚才,她差点就死在了那个男人的手里。

    对方看着她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个物品,没有丝毫的人情味儿。

    光是回想,都是足够让她不寒而栗,整个人就像是落入了极寒的海水中,就是这么深深地沉沦下去,看不到光明也找不到出路,就像是要陷入永恒的黑暗和沉寂。

    但是在最后,一道温暖的光把她带到了海面上。

    她晶莹的眼睛就是这么黑白分明的看向了宁清秋。

    身边站着一个清俊的白衣青年,他很好看,就像是玉石雕像,乍一看是柔和的,仔细看下去,就知道是冰冷的,甚至是带着棱角的锐利,只要是想要接近,就是必然会被撞到头破血流。

    灵儿没有关注他。

    她知道这个人是来到这里的几个人族修士之一,只是相对而言没有七夜那么耀眼,那个男人神秘深邃而危险,足够让所有不谙世事的天真少女飞蛾扑火。

    她至今都是没有办法去恨七夜。

    倒是有惧怕和恐惧就是从此深入骨髓。

    她轻轻地蠕动花瓣一般的唇对着宁清秋道:“谢谢?!?br />
    她知道,要不是这个女人,七夜不会放过她,眼前的这个人也不会救她。

    自己本来是必死无疑的,这个时候既然是还能够清醒过来甚至是说话,那剧烈的痛疼一点点的减少,就是知道她的命保住了。

    只是——

    要是族长知道了,肯定是会很心疼很愤怒吧?

    她知道灵族看似强大,其实不堪一击,更不用说对着那个神魔般的男人,灵儿虽然是单纯天真,但是这样的人从来都是有着小动物一般的敏锐,之前忍不住靠近七夜,也是知道对方虽然是恐怖的猛兽,但是还是忍不住的想要靠近,仰慕那强大,希望得到一丝丝的呵护和特殊对待。

    事实证明,这一切都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臆想。

    宁清秋走过去,抬手轻轻地碰了碰对方冰凉柔润的脸颊,轻声说道:“你好好修养,很快会好。至于说救你......我不可能眼睁睁的就是这么看着你死在他的手上?!?br />
    她做不到为七夜开脱。

    也没有什么可以开脱的。

    灵族要是没有被逼到绝路,也不会翻脸。

    灵儿吃力的伸出手就是这么拽住她的手腕,陆长生神情一冷。

    还以为是这个小姑娘要迁怒,恩将仇报,就打算出手,浑然忘了眼前的是个刚刚死亡线上拉回来的病人。

    活蹦乱跳的时候都是不可能伤害到宁清秋的,遑论现在这个破败的身体?

    关心则乱罢了。

    宁清秋轻轻摇头示意。

    然后眼神温柔的看向了灵儿:“你要和我说什么?”

    “我......这件事能不能帮我瞒着族长他们?”

    她的表情很诚恳。

    宁清秋几乎是一瞬间就是想明白了对方这个受害者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因为知道无力反抗。

    因为知道没有办法报仇,报仇和愤怒只会是把整个灵族拖入深渊,所以打算一个人承受就是可以了。

    看来,这个丫头成长了,虽然依然纯善,但是经历了这么一遭,显然也不是以前的那个什么都是不清楚的傻白甜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