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女剑仙 > 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你没有输,我胜之不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你没有输,我胜之不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剑光如水,刀意如龙。

    七夜这一次真的是没有忽悠宁清秋,他不单单是和她比试切磋,甚至是还动用了森罗刀!

    脸上神色淡漠,招招不留情。

    要不是极力的压制了修为,甚至是都是只使用了元婴期的力量和化神期的宁清秋交手,她都是要怀疑这个家伙是不是彻底的被感染了,都是要杀了她。

    宁清秋的倔劲儿也是被激发出来了。

    是的,七夜很强,但是自己也绝对不是什么弱者。

    遑论他都是把修为压制到了元婴,难道是自己还要做个被越阶挑战秋风扫落叶的惨败者么!

    而且她在生着七夜的气,要是能够光明正大的打他一顿就是好了,也可以好好地抒发一下胸中的郁闷愤然之气。

    宁清秋手上的剑招越发的凌厉。

    也是打出了真火。

    这要是换了一个不知情的人看到,必然会认为两个人乃是生死仇敌。

    七夜眼眸里面有着淡淡的宠溺,但是手下半点没有放水。

    因为知道宁清秋是个多么骄傲的人,自然是也知道她这个时候心里面多少不爽和担忧。

    可是——

    还不够啊。

    你再多在意我一点。

    再多一点。

    只有这样,才是可以满足心里面的空洞和叫嚣的怪兽。

    他漆黑的眼底,有浓墨般的黑涌动。

    宁清秋一式神龙摆尾,他便是回了月出天山,她用了燕子三抄水,他便是回应雁过无痕。

    两个人完全是截然不同的武器和招数,但是隐约又是看到了类似的轨迹。

    七夜知道她在试探他,可这个傻姑娘不知道吗,深渊的浸染和魔气到底是不同的,深渊没有办法改变他,只是把他的某一面彻底的放大了他永远是他自己,七夜这么做不单单是为了征服深渊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还是为了可以名正言顺的对她变得更霸道跟**一点。

    毕竟以前的七夜考虑的东西必须很多,但是如果是被深渊浸染状态下,那就是压根不用考虑了,到时候就算是有点什么出格的事儿,宁清秋也不会怪他只会是担心他,但是只要是养成习惯,那么只需要一段时间,他摆脱了所谓的“深渊浸染”之后,那就是可以光明正大的要求宁清秋一些事儿了。

    七夜的如意算盘打的很好。

    即便是为此让宁清秋担心都是在所不惜。

    因为知道自己的心里面一直是藏着一个野兽,若是得不到满足就是要跑出来毁了这个世界,所以——

    破而后立,置之死地而后生,才是最佳的办法。

    而七夜,恰好是个有魄力这样做的人。

    他已经是付诸行动了。

    当然,这样的心理波动就是不用告诉宁清秋了,说了之后这丫头还不得气疯?

    感情的经营需要一定的手段,而七夜绝对是可以为了她无所不用其极。

    刚才那个昆仑瑶池的女弟子要是把他在宁清秋之后见过重玄真君的事儿说出去,七夜敢保证,自己一定是会杀了她,让她魂飞魄散永不超生,到时候就是不用深渊浸染,他都是可以让某些人尝试什么才叫做悲惨。

    为了她,他什么都是做得出来。

    而且和重玄真君说得那些自然不是假话,若是假的,难道是重玄真君这么个人老成精的还会看不出来不成?

    只是歼灭魔族,征服深渊,和进一步的把自己扎在宁清秋的心里,和她血肉交融,这并不冲突。

    后者甚至是更为重要。

    漫天飞花,无数枫叶就像是红艳艳的火焰印记,就是这么饿绚烂的落了满地,在他们的刀剑相交的气场中,都是被残忍的撕裂成了无尽的碎片。

    倒是下了一场唯美的红雨。

    宁清秋最后是气喘吁吁地就是这么任由自己落在了厚厚的枫叶地上面。

    澄澈的杏眸里面带着怔怔然。

    七夜的实力果然是无人能及。

    自己出了全力,结果还是被森罗刀压制得喘不过气来,可是……他的修为明明依然是压制到了比起她要少了整整一个大阶层,这实在是让人十分的挫败。

    这样的自己,和他并肩已然是很难,结果还是要不自量力的试探他想要拯救他不成?

    若是七夜真的是陷入了被深渊浸染的?;?,自己什么都是不能做。

    炼心剑也感应到了主人的自卑和失落,轻轻地嗡鸣,像是安慰。

    七夜的眼神里面闪过一抹心疼。

    走过去,轻声道:“快起来,地上凉?!?br />
    但是多余的话却一个字都是不说的。

    宁清秋气得咬了咬牙,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生什么气,其实她就是讨厌透顶他这么一副什么事儿也没有发生的搞不清楚状况的样子,但是又不能明着说,感觉把自己憋成了内伤。

    开始深切的怀疑自己和明远还有重玄真君商量的计划是不是真的有用,这个家伙该不会是看透了一切,但是还是乐在其中的演戏吧?

    自己在他的眼里,是不是滑稽的小丑?

    宁清秋失落的翻了个身,就是不打算搭理他。

    凉什么凉,修士的身躯百毒不侵水火不扰,冷热的感知虽然是敏锐,但是随时都是可以调控身周的温度,完全是不会有任何的影响啊。

    所以这个情况,说什么太凉了是嫌弃她体弱么!

    宁清秋知道这完全是无理取闹,可是控制不住。

    最好是不搭理他,要是说了话指不定就是恶言相向。

    七夜不耐烦和她废话,对于宁清秋这么作死的行为只是一言不发的上前就是把人拦腰抱了起来,还抖了抖,让她身上的花瓣和枫叶都是纷纷落下,她讶异的睁大眼眸,就是这么傻傻的看着他,都是没有生气,因为实在是惊讶。

    “别乱来,有什么事儿也不要忍着,有什么气朝着我发,还有,你没有输。我虽然压制了修为,但是对于刀道的领会和返虚境界的眼界,让我自然而然的就是达到了技近乎于道的地步,所以和你比,胜之不武,等到你到了我这个境界,便是知道你现在依然是了不得了?!?br />
    他说得认真。

    也不是单纯的安慰宁清秋,说的是实话,他们确实是有差距,但是并不像是宁清秋想的那么遥远不可以道理计。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