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女剑仙 > 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谈心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谈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宁清秋心里面发苦。

    虽然是知道玄女一腔热血,对她也是赤诚之心,但是这件事还真的是说不得。

    且不说这件事要是宣扬出去将会引起怎么样的轩然大波,单说七夜如果真的是魔气侵染之后竟然是选择隐瞒,就是知道这件事他不愿意被其他的人知道,要是自己说出去,虽然是七夜无论如何都是不会对她做什么的,但是谁也不能保证到时候玄女会得到什么样的待遇。

    宁清秋不愿意因为七夜的缘故,伤害玄女。

    因为到了那个时候,她不会原谅七夜。

    但是恨一个人,太痛苦,而且恨的这个人还是你爱着的人,更是世间上最艰难的事儿。

    为了不让自己遇到这样的倒霉事儿,所以宁清秋最开始就是把这样的可能性就是这么扼杀在摇篮里面,让它压根都是不会有生根发芽的机会!

    玄女也不是咄咄逼人的性格。

    要是换一个人,她一定是会立即问出她想要知道的问题,但是面对的人是宁清秋,那就像是被砍断了手脚一般,完全是找不到其他的方式来更好地解决。

    宁清秋不愿意说,她也就问不出来了。

    最后只是慢慢地说道:“你选择了七夜,我无话可说,但是如果是他对你不好,或者是你觉不出好来,趁着现在还米有朝着天道证誓,还是赶紧的……抽身而退?!?br />
    不然到了最后,才是发现自己选错了人,那就是真的是后悔都是晚了。

    七夜可不是这么看着自己的道侣就是这么跑了的人。

    而且那个时候有着天道誓言捆绑,她也跑不了。

    堂堂的悬空山的少主,到时候道侣大典的证誓一定是最高级的那种,那就是意味着生生世世,都是不能分离。

    如果是互相深爱的人,这就是世界上最稳固的关系,可若是有一方发现自己并不爱对方了的话,那就是彻头彻尾的悲剧了。

    宁清秋心里面就像是被扎了一根刺。

    虽然是知道玄女一番话都是为了她考虑,真正的朋友才是能够站在她的立场上说出这些话,但是忠言逆耳,始终是让人听着无法感觉到愉快的。

    “好了玄女,你不要再说了!我的事儿,我自己清楚,我和他之间,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当然,也确实是有一些问题要处理,但是他对我如何,你也是亲眼看到的,怎么可能会对不起我?”

    虽然是话是这么说,但是那前提是七夜就是七夜本身。

    可是魔气侵染的结果是什么样,谁都是不清楚的。

    宁清秋虽然是对于七夜有信心,这个时候也彷徨了。

    因为很有可能不是魔尊对七夜动了什么手脚,能够影响到日月重瞳的话,除了天道,那就是只有一个东西。

    宁清秋闭了闭眼。

    这个天地间最大的邪恶,比起魔尊都是要邪恶无数倍的东西,魔族的源头

    深渊。

    那是个想起来都是觉得无比可怕的字眼。

    宁清秋依稀记得一句话,当你凝视着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所以当初七夜在魔族把魔尊都是赶入了深渊,虽然是丰功伟绩,但是那个时候他还没有如今的境界,竟然是以弱胜强的打败了魔尊不说,还是去深渊那边晃了一圈。

    很有可能,就是在那个时候,就是这么被深渊给感染了。

    这要是最有可能也最符合逻辑的事。

    宁清秋都是恨不得跑回去那个时候,都是揪着他的领子把人骂得狗血淋头,谁要他去逞英雄的!

    这不,就是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虽然是这个时候还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是宁清秋已经是对于七夜被感染的事儿“深信不疑”。

    她都是没有发现自己竟然是这么笃定七夜被魔气浸染了。

    也没有意识到这样的自己,才是有点不正常。

    她还在忧心忡忡的想着,到底是要怎么办才是能够彻底的解决掉这个大隐患?

    这件事大概是除了明远,没有第二个可以商量的人。

    但是恰恰这件事还真的是不能够过多的和明远商量,因为她觉得七夜很大几率会发现他们是商量着怎么“对付”他,到时候真的是跳进黄河都是洗不清了。

    虽然是自己和明远的行为看起来确实是背叛伤害了七夜,但是他们的动机绝对是想要帮助七夜的。

    宁清秋头疼欲裂。

    她仔细的想了想,去找了重玄真君。

    虽然是独孤宗主作为七夜的父亲,肯定是最关心自己的儿子,但是毕竟宁清秋和他还是不算熟悉,且自己和重玄真君的关系很好,几乎是忘年交。所以宁清秋去找重玄真君非常的正常,一点都是不会显得突兀。

    要是她突然是去找独孤宗主,就算是个蠢货和傻白甜都是知道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啊。

    遑论七夜的敏锐。

    到时候那就是没有必要装什么了,直接和盘托出还来得快一点啊。

    所以宁清秋去找了重玄真君,而且相信这位温和敦厚的长辈,一定是会竭尽全力的帮助她的。

    因为他真心地把七夜和她看作是最亲近的人。

    重玄真君本来以为宁清秋是来说关于炼心剑的事儿的,虽然是作为铸造师,他认为这一次重铸炼心剑乃是自己生平的得意之作,但是炼心剑本身到底是能不能得到宁清秋的认可,更为重要。

    剑和剑者,乃是如同一体的,所以

    “可是炼心出了什么问题?”

    虽然宁清秋一开始是满意的,但是很可能后续发现了一些问题,那么自己一定是要为她解决的。

    宁清秋摇摇头,苦笑道:“若是真的是炼心的问题,那还真的是不用让我这么担心。是……七夜?!?br />
    重玄真君悚然:“难道是这个小子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儿?!”

    不可能啊,以七夜的眼光和骄傲,既然是认准了宁清秋,那自然是捧在手里含在嘴里,怎么可能对她不好?

    千依百顺万般迁就才是正常的走向啊。

    两个人前段时间不是还是如胶似漆柔情蜜意的么,怎么转瞬就是有点冰冻三尺的感觉了?

    宁清秋可不会随便和他谈及七夜,还是这么一副表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