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女剑仙 > 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若不是你感觉出错便是世界疯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若不是你感觉出错便是世界疯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宁清秋追着明远到了一条清泉溪流边,便是停下了脚步。

    脸上的神情一下就是变了,随手施展出一个护罩,足够让外人都是不清楚里面发生了什么,当然若是有修为比起自己更高的人,来进行窥探,那么也自然是没有什么作用的。

    但是整个悬空山超出她的如今的实力的人算来算去也就是那么些人,而且要无声无息的窥探她和明远的交谈,那就是需要天大的本事儿,这样的人两只手都是数得过来,而他们必然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儿。

    要不然就是碍着悬空山和七夜的身份不会对她有什么冒犯;要不然就是七夜或者是独孤宗主这样的根本不会怀疑她有什么阴谋。

    其实宁清秋自然是没有什么阴谋。

    她只是搞懂了明远的暗示。

    她沉着一张俏脸,没什么好气的说道:“你到底是偷偷摸摸的想要和我什么,弄这么多的麻烦事儿出来,难道是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不能够让七夜他们知道的?你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可是不会放过你?!?br />
    宁清秋说着这话的时候,手指甲都是忍不住在掌心里面掐出深深地指甲印。

    因为她的心里面已然是慌了。

    明远不是一个小人,也就是说他们光明正大,那么好朋友之间,那就是坦诚真挚,但是这个时候明远非要暗示她要单独交谈,那么必然是发现了什么,而且这件事不能被其他的人知道,宁清秋心里面都是有着非常不好的预感。

    明远叹了口气,一脸凝重的揉了揉眉心。

    “果然是什么都是瞒不过你?!?br />
    不过是那么一瞬间的想法,虽然是自己都是没有决定好,但是宁清秋既然是看出来了,虽然这件事必然是会让她担心,自己也没有什么把握,但是要是让明远瞒着宁清秋这个猜测,让她蒙在鼓里,明远自问是做不到的。

    但是他又怕自己想的是错了,那就是成了挑拨了。

    明远轻声说道:“你有没有发现......七夜有点不对劲儿?”

    宁清秋一脸悚然的看着他,旋即又是变成了啼笑皆非:“哎,我说你该不会叫我来就是说这么荒唐的话吧?七夜是什么样的人,我难道是还不了解他?哪里有什么不对劲......明远,你要是说什么他被魔族附体夺舍之类的,我可是要跟你翻脸啊?!?br />
    宁清秋有点哭笑不得。

    明远这还真的是成为了惊弓之鸟啊。

    但是这个猜测也太不靠谱了吧?

    是不是修炼的时候走火入魔了啊。

    可以这么说,要是七夜真的是和魔族有什么牵扯不清的话,那整个云荒人族都是可以洗洗睡没什么盼头了,九州基本上就是可以算作是沦陷区,必然是当做是未来的人族领袖就算是人皇都是要平辈论交的家伙,要是他都是变成了魔族的一份子决定坑人族一把,那么这场战争也都是没有打下去的必要了。

    双方势力争斗的时候,一方的最高领袖层都是叛变,那么这游戏真的是可以宣告结束了。

    明远却并没有笑容,只是脸色凝重的摇了摇头。

    他深深地看着宁清秋,让她明白,自己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宁清秋脸上的笑容也维持不下去了,她身躯微微颤抖的后退一步,抵在了一棵桃花树上面。

    纷纷扬扬的花瓣飘落,就像是一场花雨,美不胜收,但是那粉红的色泽,不知道怎么就是刺痛了她。

    闭了闭眼,眼睫疲惫的垂下。

    “你说,到底是发现了什么。无论是什么,我都是受得住?!?br />
    右手已然是牢牢地抓紧了剑柄。

    有炼心剑冰冷的剑身在她的身边,心里面的孤独彷徨就是相对的减轻了一点。

    明远干脆是一鼓作气,不然的话自己都是说不出来。

    毕竟那个可能,想想都是觉得可怕。

    更不要说真的是变成现实。

    “我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了魔尊的气息?!?br />
    “胡说!”

    宁清秋气得咬牙切齿。

    几乎是恶狠狠的看着他:“你知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说什么!无稽之谈!荒天下之大谬!”

    “七夜难不成还会被魔尊夺舍感染么?他不是普通的修士,他是悬空山的少主,距离合道最近的人,是天生神圣的日月重瞳,甚至是合道之下独闯魔族魔域的生还的第一人,甚至是还能够在魔尊的身上留下重伤,这样的人,你说你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了魔尊的气息?!”

    “明远,若不是你感觉出错了,便是这个世界疯了!”

    宁清秋气恼得已然是口不择言。

    明远半点不动气。

    他自然是知道自己这话说出来,十个有十一个都是不会相信的额,更不要说是宁清秋。

    就算是他自己,都是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是感觉出现了问题。

    但是——

    “我倒是希望我感觉错了,但是那魔气虽然是被压抑到了极致,几乎是人力无法观察到的,但是你不要忘记,我曾经是在七色草原差一点点就是被魔尊的神念夺舍,所以,我对于他的气息发自灵魂深处的敏感,那样的感觉,绝对是来自于魔域最深处......带着深渊的堕落气息?!?br />
    宁清秋容颜如雪,冷清寂寥。

    “我不知道七夜到底是在魔域发生了什么,这件事你一定是要放在心上,一旦是发现任何端倪,一定是要记得首先?;ぷ约翰攀堑谝蛔荚??!?br />
    宁清秋突然是跺跺脚:“我要立即去找他问个清楚,看他自己知不知道这件事!”

    难道是独孤宗主都是看不出来问题么。

    明远大概只是草木皆兵疑神疑鬼罢了......宁清秋虽然是这么安慰自己,但是心里面的那种慌乱的感觉却是怎么都是消散不了。

    这是属于她的对于心上人的安危的直觉。

    虽然是没有什么表象证实明远的猜测,但是宁清秋隐约觉得,七夜的身上也许真的是有什么危害他自身的东西。

    但是若是七夜感觉出来,不可能不告诉她,除非他刻意隐瞒。

    若真是如此。

    宁清秋被明远拉住,他冷冷喝道:“宁清秋你清醒一点,这个时候绝对是不允许打草惊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