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女剑仙 > 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你,是我的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你,是我的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宁清秋脸色变得有点奇怪。

    她眉如月,眼似星,疑惑的时候让人忍不住都是什么都是告诉她。

    七夜虽然心性坚定如精铁磐石,但是面对她的时候却也是百炼钢化作绕指柔。

    他说:“我娘说了,不允许我成年之前踏足花海,她说死人没什么好看的,而且我去了也只看到花海,那片花海很美,她自私的要求了作为自己的埋骨之所,那么这片花海就是不允许自己前去了,因为这么美丽的花海每一次欣赏的时候都是要想到这里有一个死人,并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儿?!?br />
    这就是天心夫人的遗言。

    宁清秋沉默须臾。

    心内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这到底是个怎么样的蕙质兰心的女子啊,竟然是面对死亡都是这么洒脱。

    也许这样的女人,才能够征服独孤宗主,这样的女人,才能够生出七夜这样的儿子。

    天道的选择也不是无缘无故的。

    宁清秋想了想说道:“天心夫人,很爱你。这么说就是因为不想要你因为她的去世有任何的阴影,而且,一个女子有你这样的儿子还有独孤宗那样的丈夫,一生就是没有什么缺憾了,而且临死能够埋葬在自己喜欢的花海里面,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满足的?!?br />
    宁清秋站在自己的角度这么说道。

    七夜点点头。

    “她很好,你也很好,我的父亲很幸运,但是我比起他更加的幸运?!?br />
    因为他们相处的时间还很长很长,将会相互陪伴到沧海桑田,即便是日月轮转,也是没有办法让他们分离的。

    花海如火如荼的开放。

    就像是女子艳丽的红唇,烈烈如火。

    宁清秋看了一会儿,突然笑道:“这要是被苏红衣看到了,定然是会欢喜的,他喜欢红色,这里一定是符合他的审美?!?br />
    七夜的心情也舒朗了一点。

    是的,自己带着宁清秋过来是让天心夫人看看他喜欢的人,日后要相伴一生的人,她一定是会希望看到他们开心的模样,而不是因为自己的去世,一直是像是一座大山压在他们的头顶上。

    宁清秋突然是想起了以前的时候偶然看到的唯一一首红白事的古诗。

    红灯银盏共辉煌,月老无常同举觞。今日逢凶偏化吉,一堂吊客贺新郎。

    这首古诗非常贴切也巧妙的化解了关于喜事丧事同时发生的尴尬。

    今时今日的情景,倒是和这首诗描述的情景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宁清秋说:“日后我们便是每到她的忌日,便是到这里来拜祭她吧。你已然是成年,而且也成家了?!?br />
    “你现在该改口了。不应该叫我的父亲为独孤宗主,也不应该是继续称呼我的母亲天心夫人?!?br />
    七夜虽然是语气淡淡,但是那股期待还是溢于言表。

    宁清秋愣了愣,便是羞红了脸颊。

    倒是让他想起了在凡俗的时候听到过的一句诗词。

    惟恐夜深花睡去,谷绍高烛照红妆。

    多么多愁伤感的诗人啊,也是多么难得的美景啊。

    两个人就是这么在花海里面盟誓,有天心夫人作为见证,已经是满足到了极致。

    七夜走出花海的时候,整个人精气神都是不太一样。

    虽然是对于他来说,还不至于扭扭捏捏的把母亲的死亡全部都是归罪在自己身上从此便是活在了愧疚心虚里面,但是对于他来说,始终还是心有芥蒂的。

    虽然是独孤宗主也不说什么,对他也没有什么偏见,但是这个父亲长年累月的不着家,其实两父子之间到底是没有其他的父子那般亲密,他们互相是把对方看得极为重要,但是实际上呢,到底是在外人看来还是有点难以磨合。

    七夜突然回身,就是这么把她娇小的身体抱进怀里面。

    当然,宁清秋其实并不是娇小玲珑的那一款,实际上呢她在女修中不算是格外的高挑,但是还是高于平均线,修长清瘦,也玲珑有致,但是对比七夜这样的高大挺拔的家伙,就是显得有些格外的娇小了。

    这要是放在她穿越前,怎么也是最最萌身高差啊。

    宁清秋心如擂鼓:“你……光天化日的干什么啊?!?br />
    七夜挑挑长眉:“怎样,你的意思是要是月黑风高的我就是可以自由自在的想要对你做什么就是可以做什么了吗?”

    这话说得倒是好不让人害羞。

    宁清秋的脸立刻就是成了个西红柿。

    这个家伙,真的是张口什么都是可以说啊。

    玉白修长的手指就是这么捂住了七夜的嘴,生怕他继续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来。

    这都是没有离开花海多远呢,这虽然是天心夫人都是听不见了,但是就是这样都是让人十分的害羞好不好啊。

    反正宁清秋觉得自己脸皮薄,不习惯七夜突然崩溃了高冷人设。

    话说这个家伙到底是在想什么啊一天。

    难道是自己刚才的安慰太有效,这人就是兴奋过头了?

    “七夜……”

    她求饶非常的有一套。

    知道什么对七夜才是最有效的。

    带着撒娇般的语气轻声的喊着对方的名字,就是足够让七夜丢盔弃甲,什么都是顾不上了。

    七夜的眉角隐忍的抽动了一下,最后还是轻声的说道:“你就不怕我真的是对你做点什么?嗯?”

    逃得过一时,逃不了一世啊。

    宁清秋倒是这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产生了不要命的撩拨一下对方的想法。

    “这个……我们不是订礼都是成了么?照理来说,我们现在差不多也算是名正言顺的未婚夫妻了?那么按照规矩来说,你要是对我做点什么,好像也没有谁能够说什么不对来吧……”

    话音未落,两个人都是愣了。

    宁清秋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都是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掉。

    这,接下来要说什么,才是能够掩盖这样的过失啊。

    心累。

    七夜倒是朗声大笑起来,目光灼灼的看着她桃花瓣的脸颊,眼神宛若静水流深,他说:“清秋啊清秋,我真的是……太爱你了。是的,现在我对你做什么,都是可以的,你,是我的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