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女剑仙 >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你们什么时候办喜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你们什么时候办喜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重玄真君的话就是这么戛然而止。

    眼睛几乎是发光般的看着宁清秋手里面的呈现出闪耀光芒的天荒剑,那张清瘦温雅的脸上几乎是冒出了潮红的颜色,那是极为激动兴奋的色彩。

    “这是......这难道是上古炼器手法铸造的神剑?和秋水神剑完全是不一样的风格,秋水是天生地养的精致完美,没有一丝一毫可以挑剔的地方,但是这柄剑......我感觉到了荒凉和战斗的精神,充满了野性,可是铸造它的人一定是个心头有热血的炼器师,不像是秋水神剑,更像是天地自然的完美造物,但是同样的,是让一个炼器宗师无法无动于衷的法器......”

    可以说,除了面对炼器,重玄真君这个九州大宅男,绝对是沉默寡言的代表,一口气说出这么多的话,已经是可以看出他的心情起伏绝对是无比剧烈的。

    宁清秋笑了,眼睛弯弯犹如上弦月。

    看来他们的想法果然是没错,重玄真君拒绝不了这份礼物。

    “这是天荒剑,也就是天荒战场的天荒剑?!?br />
    重玄真君脸上有一抹讶异,然后便是恍然大悟。

    也对,天荒剑的话,这么一股苍凉野性的感觉,就是无比的贴切了。

    他最后还是说不出就是让宁清秋把它收回去的话:“好的,这份大礼我就是却之不恭了,等到你和七夜大婚的时候,我必然是会给你们一个惊喜的?!?br />
    刀剑合璧,天下无敌。

    一个炼器宗师,一生必须要有最为出名也最为出彩的作品。

    那么,炼制一对刀剑,而且带着故事的刀剑,也是个不错的挑战。

    千百万年后,这又是新的传奇故事。

    重玄真君问他们:“你们之前来的时候几个人,怎么现在反而是少了两个,那位喜欢穿着红衣服的小道友还有陆长生这个神医去哪儿了?”

    “苏红衣和玄女有着一段情缘,被西王母留在了昆仑瑶池考验,不过他应该是可以顺利的抱得美人归的,毕竟当父母的都是拗不过儿女,只要是玄女铁了心跟着他,西王母一番考核之后觉得他是个值得托付的良人的话,还是不会阻拦玄女的幸福的?!?br />
    毕竟昆仑瑶池又不是什么绝情谷,并不阻碍女弟子和外界的男修联姻结为道侣,并且昆仑瑶池本就是靠着人脉成为圣地里面人缘最好的一家。

    这也是西王母的处事之道。

    所以即便是玄女乃是下一任的掌门继承人,考虑的方面要多一点,但是又不是当尼姑,遇到合适的人,还是会成全的。

    而且——

    苏红衣是他们的好朋友,就算是看中他们这些人的发展潜力,看在自己和七夜的面子上,大概西王母都不会是棒打鸳鸯的。

    当然,这个前提条件一定是要苏红衣不可能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

    一定要是九州未来的风云人物。

    不然的话,哪里有资格和玄女这位昆仑瑶池的嫡传弟子站在一起?

    总而言之,虽然算不上门当户对,但是玄女和苏红衣在一起,也不算是跨越阶层的公主找了一个穷小子,到底是还算般配。

    只是苏红衣日后必须要努力的奋斗,早日的出人头地。

    不然的话,要是继续这么自我的放荡不羁下去,最后西王母定然是不会这么轻易的把玄女交给他。

    不过这些事儿都是他们的事情了,外人都是不好插手感情这一档子事儿的,这里面的爱恨情仇和取舍,都只是本人的事儿。

    重玄真君有点惊讶,但是旋即便是露出了然的笑容:“那个年轻人也很不错,玄女也是个好姑娘,能够在英雄帖下发的前夕听到这样的好消息,还真的是让人精神一震,就是需要你们这样的年轻人都是齐心协力,日后为了守护身边的人和守护九州而战斗,那么就算是魔族,最后也只有重蹈覆辙的一天?!?br />
    真心的祝福。

    到了他们的这个年龄和层次,还有什么看不透的?

    “那么你们也要抓紧了?!?br />
    最好是趁着这一次九州修士云集的时刻,敲定他们两个的事儿,悬空山未来的少主,日月神宗的关门弟子和大师兄,未来整个九州人族的领袖的婚姻,想必会让所有的人族都是变得振奋起来。

    这就是代表着未来和希望,还有信心。

    七夜倒是不太喜欢自己和宁清秋的事儿成为整个九州的象征性的东西,但是如果他们的感情能够得到所有的人的祝福,能够给她一场空前盛大后无来者的道侣庆典,那么七夜也是愿意的。

    女人,应该都是比较喜欢这样的感觉吧?

    宁清秋玉白的脸颊都是泛起了嫣红的色泽,像是胭脂般的色彩,轻声咳了一下,对于重玄真君这样的打趣还是有点害羞。

    不过她也认定了七夜。

    最后只是声若蚊呐的说了一句:“反正我们两个的事儿都是听他的,我倒是都是没什么意见。反正这个家伙不敢欺负我?!?br />
    重玄真君朗声大笑:“你放心,要是七夜日后但凡有丝毫的对你不好,都是来找我,我作为长辈,到底还是有几分面子的,到时候便是替你讨回公道,好好地教训他!”

    所有的人都是笑了起来。

    七夜也不以为杵。

    能够当着他的面说这样的话非常的少,一只手都是数得过来,他的父亲、他的师父、重玄真君,还有就是宁清秋,至于说其他的人——

    没有人敢当着一位返虚修士,一位未来的合道,一个拥有日月重瞳这样的绝世无双的妖孽资质的人说这样的话,因为那意味着吃了对方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

    “我绝不会的?!?br />
    若是有负于她,那么七夜便是枉为人!

    他也舍不得。

    宁清秋笑意甜蜜,隐约的梨涡就像是三山四海的穿山过峡的清风,带着春来的花香:“您多虑了?!?br />
    重玄真君一愣,再次敞怀大笑。

    “倒是,你们金童玉女感情甚笃,倒是我多嘴了?!?br />
    他拿着天荒剑,便是没有多留他们,研究癖发作,便是火急火燎的去研究天荒剑的炼器手法了。

    宁清秋无奈的说道:“看来是不会理会我们了,还是先走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