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女剑仙 >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它从未改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它从未改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重玄真君淡淡的笑了笑。

    倒是觉得自己做出这样的改变和一点品味以及审美上面的牺牲,绝对是值得的,而且并不用大书特书。

    就像是刚才,要不是宁清秋表现得这么激动,刚才他就是直接的略过这一茬儿,带着他们就是进去了。

    然后还是淡淡的解释了一句:“再说了,悬空山的独孤宗主都是要回来了,我们总不能就是这么什么都是不表示吧?”

    好歹都是要做出热烈欢迎的模样啊。

    宁清秋这个时候嘴角又是僵硬了一下。

    等等……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怎么一直都是提起那位独孤宗主、七夜的父亲啊,这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丑媳妇要见公婆的节奏?

    宁清秋觉得自己走路都是有点飘忽。

    然后

    倏然转眸看向了七夜:“等一下,悬空山的宗主被称为独孤宗主,也就是说,你的父亲复姓独孤?!”

    七夜淡淡的点头,显然是没有理解她的惊异点到底是在什么地方。

    但是吧

    这并不妨碍他回答她的问题。

    宁清秋声音都是绷紧了,就像是一根拉紧了的弦:“也就是说,你作为他的儿子,悬空山未来的主人,你……是独孤七夜,不是七夜?!”

    但是她一直是认为七夜就是七夜啊。

    他的名字就是两个字啊。

    现在难道是要告诉她一切都是自己的误会不成?

    自家的男人叫做独孤七夜……

    她难道是最后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吗?

    宁清秋觉得人生真的是尴尬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所有的人看着她这个模样,都是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事儿说来也是无奈。

    七夜叹了口气,摸了摸她的头:“就算是我自己都是想不太起我姓甚,只知道自己名谁,我是七夜,也只是七夜,难道是你知道我的全名以后,就打算连名带姓的喊我不成?”

    他刻意的避重就轻。

    其实也真的是没有把这个当回事儿。

    虽然不知道宁清秋怎么会对这件事反映在这么大,但是直觉还是让七夜采取了最合适的办法。

    宁清秋果然就是破涕为笑。

    心里面的郁闷的乌云就像是被风一吹就是跑了。

    也对,七夜就是七夜,而且是宁清秋的七夜,独孤七夜……这个名字听着就是觉得孤寂而陌生,就像是黑夜中龋龋独行的孤独的行者,这个名字不太好听。

    但是宁清秋自然不能教育自家的男人数典忘宗来进行背叛祖宗的行为,所以就是放过了这个话题。

    重玄真君也没想到自己随意一句都是可以捅了马蜂窝。

    便是也更为殷勤的介绍起来炼心剑如今的功效。

    “秋水神?!乙郧岸际敲挥刑倒獗5拿?,但是它的功效确实是十足的强大,最开始要不想着你们的嘱咐,我都是舍不得熔炼它的一部分来重新铸造炼心剑,幸好这柄剑是有灵性的,所以甚至是可以牺牲自我成全炼心……”

    重玄真君是真正的热爱炼器的宗师,所以对于武器总是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真情,特别是面对那样的几乎是和人类等同的心智和情感的成型的器,更是有一种深切的期待和爱意。

    当然,这位可不是什么恋物癖。

    而是一位神工巧匠,真的对自己的作品和类似的作品有着这样的深切的感情,是非常的纯、真。

    宁清秋脸上的神色有点奇怪。

    要说高兴,那是当然,但是也不是尽然如此。

    秋水神剑、天荒剑、炼心剑,这些没一柄都是其他的剑修梦寐以求的神物,现在自己一下子基本上都是算得上全部拥有,还真的是有了古代做皇帝的感觉,三宫六院左拥右抱啊,但是并不觉得快乐就是了。

    不论是对于什么样的感情,宁清秋都是比较专一的那种。

    对七夜的爱情如是,对于自己的武器的珍惜之情亦然。

    宁清秋的眼角眉梢,都是写满了期待两个字。

    重玄真君珍而重之的从他的炼器炉里面,也就是那座雄伟的让人望而生畏的天地造就的奇?;鹕娇诶锩?,捧出了如一泓秋水的炼心剑。

    是的,这一次的炼器非常的成功。

    至少炼心剑的外观美貌值都是差一点爆表的那种。

    都是可以称呼一句小秋水神剑了。

    但是宁清秋的脸上没有任何的喜意,反而是带着担忧和深不可见的那么细微的藏在眼底的恐惧。

    因为她真的害怕,炼心剑不再是炼心剑。

    外观变成什么样不要紧,她不是什么以貌取人…...取剑的人。

    不然当时也不会在千机楼里面一眼就是看中了外表乌漆墨黑压根不起眼的乌鳞剑了,要是不看上这柄剑,哪里能够发现掩藏在这样的外观下面的却是天荒剑这样的神器?

    重玄真君自然是无比的聪慧,看出了宁清秋在想什么就是立刻解除了她的那些忧虑之情。

    “你上手摸摸,就是可以认出来它未曾改变?!?br />
    宁清秋伸出手摸了上去。

    光滑如雪的剑身,带着一丝淡淡的陌生感。

    但是很快地,就是被那股深入骨髓的熟悉感给俘获了,它就像是流淌在她的血脉里面,可以和自己的灵魂共鸣的那种存在。

    宁清秋差一点就是热泪盈眶。

    两只手把炼心剑捧起来,它的剑身上面开始爆发出璀璨又柔和的光芒。

    那是新生的光,代表着希望和喜悦。

    差一点,他们就是要失去彼此。

    从此之后,人与剑,永不分离。

    七夜站在宁清秋的背后,上前一步,轻轻地拥住了她的肩膀。

    两人对视一眼,都是带着了然的笑意和心有灵犀的默契。

    宁清秋将背后的天荒剑取出,然后将炼心重新背负。

    递给了重玄真君手里的天荒剑。

    重玄真君还是一头雾水,显然没有明白宁清秋的意思。

    “重铸炼心之恩,无以回报,但是真君你是热爱炼器之人,我得到这柄剑之后,思来想去,只有你才是最合适的主人?!?br />
    重玄真君先是脸垮了下来:“你们这就是太见外了,我心甘情愿的为你们铸造炼心,还要感谢你们给予我这样一个机会铸造一柄完美的剑器,现在你们和我提什么报酬,那就是侮辱了我们之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