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女剑仙 >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落日峡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落日峡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太阴之精,纳入神藏,剑心入骨,神明自生。

    宁清秋习练的是太阴真经,这可是赫赫有名的神功法典,虽然宁清秋也不知道当初到底是谁把这个东西都是封印在了太阴灵犀里面,被丫丫代为传授给她,甚至是都是怀疑是不是当初的那个琅嬛剑宗的宗主真的是神秘牛叉到了这样的地步,竟然是连千百年后的事情都是可以算得清清楚楚......

    但是她是一个记恩不记仇的人,恩情一定是要报,即便是报不了,也是要随时怀着一颗感激的心,至于说不记仇倒不是说她性格圣母,宁清秋是那种恩怨分明的人,不记仇的原因不过是因为没有必要。

    因为有仇当场就是报了。

    到了现在,更是进化到了有仇的人都是死了,她压根都是用不着和人结仇。

    这么听着虽然是有点霸道恐怖吧,但是事实就是事实。

    比如说天花接下来就是要面对之前荒家父子已经是尝过的绝命剑了。

    宁清秋任由他说破天去,就是不打算放过他的。

    天花还是非常的不甘心。

    宁清秋倒是想了个好办法,她转身侧头,脸颊温柔如水,娇丽如花瓣,问道:“你们说,这个人该杀不该杀?”

    成为剑修的,都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物,而且还是混迹天荒战场的人,这里不是拾荒者这样的为了活命无所不用其极的人,就是世家宗门出来历练的门人弟子,她们都不可能是那种你都是要杀我了,我还是对你非常的理解那样的蠢蛋。

    要是真的是救了这样的人,宁清秋倒是要后悔自己是不是救错了人,最根本的是非观都是不对,宁清秋就是不喜欢这样的人。

    当然,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她也不会真的是耿耿于怀多久就是了。

    最后那个被抓的女剑修看起来年纪最小,穿着华丽的锦衣,头上环佩叮当,看起来倒像是哪家出来游玩的大小姐,而不是闯荡遗迹凶地的剑修。

    但是她身上的剑气毋庸置疑。

    宁清秋看出来她的修剑的天赋不错,但是很可惜,眼神柔软了点,她的凶狠,不是属于剑道的一往无前,只不过是娇蛮脾气罢了。

    她像是个小辣椒似的,一点就是要炸掉,虽然是最后才被抓过来,当时都是茫然懵逼的,但是现在要是后知后觉的还是反应不过来刚才几乎是在黄泉路上走了一遭的话,那就是真的蠢到只能在家里面待着,出来就是个死无葬身之地的地步了。

    “杀了他?!?br />
    天花的眼神和脸色都是变得无比的灰败。

    怎么都是没有想到,最后自己的命竟然是在一个金丹小女修的嘴里面丢掉的,宁清秋倒是真的很懂怎么才能给一个人最大的打击。

    这一点还是从七夜那里学到的。

    他告诉她,要击溃一个人,就是从他最薄弱的地方入手,也许战斗中的胜利还是次要的,精神上的击败才是真正的让一个人感到无比痛苦的地方。

    宁清秋的剑寒星点点,就要干脆利落的贯穿他的喉咙。

    但是计都叫住了她。

    宁清秋秀丽的眉蹙起,就是这么略微带着点不满的看着计都,他的刀就是这么抵着她的剑尖,看样子是要让她剑下留人。

    但是他到底是哪里来的勇气认为自己会给他这样的面子?

    计都当然不是这么不识时务也看不清形势的人,虽然还算是聊得来,自己也应该是不会落到荒罗睺那样的下场,但是这个时候阻止杀意正盛的宁清秋,显然不是什么聪明人会做出的决定。

    但是其他的人也不会觉得计都是个蠢货。

    所以他们都是静静地看着,没有做出什么举动。

    不然真的要是以为计都有恶意的话,他哪里还能活到现在?

    就算是宁清秋,也是可以杀掉他。

    计都不过是和荒罗睺差不多的水准,所以想要杀他,真的不难,但是宁清秋也不是什么杀人狂魔,都是不给人家说句话解释的机会就是喊打喊杀的,那简直是太过丧心病狂了。

    也是知道宁清秋这样的非常的讲道理的性格......至少比起其他的强者来说,除了自己手里的剑,她还是非常的通情达理的,这个世界上高手本来就是有资格不讲道理不讲规则的,所以像是宁清秋这样的还会为其他的人考虑特别是站在弱者的角度思考问题的,真的算是稀有物种。

    “暂时留他一命,这个人有用?!?br />
    天花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本来以为自己要死了,都是感觉到剑尖的冰冷感,都是几乎是和死神对上了眼睛,这又是被人救了下来......

    他眼睛眨了眨,看清楚了计都的模样,脸色便是调色盘一样的变化。

    相比较宁清秋他们这一行人的生面孔,天花显然是认识计都的,计都和荒罗睺能够势均力敌,那么就是在拾荒者中都是鼎鼎大名的人物,天花作为和他们一个时代的修士,自然是更为关注一点,在他的想法里面,计都和荒罗睺都是他的假想敌,要和他未来争夺拾荒者领导者位置的最大的两个竞争对手。

    荒罗睺有个好父亲,但是计都才是他最忌惮的,因为只有底层爬起来的人才是知道他们这样的人做了决定有了梦想,真的是会拼命去完成,荒罗睺相对而言就是温室里面的花朵,不足为惧。

    但是现在计都出现在这里......要不是宁清秋看着才是主导者的模样,天花都是要怀疑这是不是计都针对天道会设下的一场伏杀。

    就是为了扼杀他这个潜力股。

    但是自己真的是很小心了。

    到底是怎么暴露的?

    想不通。

    计都说道:“这里是天荒战场,天道会更是常年在这个地方混迹,这个天花大概是比起我都是还要了解天荒战场的地形,你们要去落日峡脉,这个地方我都只是略微听说过一点,听说是神秘异常,关键是进去的人从来都是没有人出来过,带上天花,他可能会知道这里?!?br />
    天花一愣,神色变得犹疑:“你们......要去落日峡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