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女剑仙 > 第三百二十章 盗天、盗地、盗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二十章 盗天、盗地、盗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抱有这样想法的修士不在少数。

    所以陆长生发现队伍中只有宁清秋不见了的时候,脸色十分的难看。

    朝阳郡主即便是心里高兴,也是不会表露出来。

    她平日里面是骄纵了点,但是她绝对不是白痴。

    这个时候要是敢幸灾乐祸,就等着陆长生翻脸吧。

    倒是苏红衣,不甚着急。

    “急什么,她的炼心??刹皇浅运氐?。再说了,这个灵石秘境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我们要是有心想要找她,还怕找不到?”

    而且,宁清秋又不是三岁孩子。

    还不至于离了他们,就不知道怎么应对这些突发事项。

    若是这么无能白目,早早地就死在了外面。

    他却是不知道,宁清秋在陆长生心里就是一个失忆了,对于修士的世界一无所知的儿童,所以更担心两分也是不足为奇。

    陆长生面色难看。

    长袖一甩,便是当先走了。

    苏红衣饶有兴致的挑挑眉,看了眼朝阳郡主,眼神十分的揶揄。

    要知道,九州修士,基本上有点见识的,都知道朝阳郡主痴恋陆长生这件事。

    这可是九州有名的风流韵事。

    特别是风云前几位的修士,那都是一心只求大道,并且是生人勿进的恐怖存在。

    只有陆长生,好歹还是有件沾边的花边新闻。

    自然是广大修士喜闻乐见的。

    天机阁也不是一味的高冷,对于朝阳郡主和陆长生的故事,听说本来还是打算出几个话本的,可惜——

    被陆长生亲自找上门去,人家想了想,还是不要招惹这位大大的潜力股了。

    以天机阁的实力,虽然并不惧怕陆长生,但是也没必要,为此得罪他。

    他们的心里有着一杆秤,权衡利弊,十分的清楚。

    天机阁,是九州中,一等一的狡猾势力。

    宁清秋找到了一个山洞。

    有什么画面,飞快的闪现。

    眉心微疼。

    宁清秋知道,那是记忆的碎片,在冲撞着脑海中的空白。

    她说是失忆,还不如说是因为什么冲击,导致了神魂受到了损害,所以——

    才变成了这样。

    其实就是身体的一种应激?;?。

    如今,她的身体日益好转。

    所以,那些缺失的记忆,也开始慢慢回笼。

    这是好事儿。

    宁清秋静静等待着自己的记忆完全的恢复的那一天。

    ......

    司空摘星,人生中有三个最倒霉的时刻。

    这是他一生纵横,潇洒无拘束的人生里面,最大的污点。

    第一个,就是他的师父。

    当时的神偷门的第三百三十二代掌门。

    轮到他,就是三百三十三代掌门。

    但是就是因为这个数字,司空摘星觉着实在是有点不符合他的审美观,所以——

    他就扔下掌门信物跑路了。

    就在就任大礼的前一天。

    其实说是就任大礼,也就是他师父传位给他,并且没有任何见证者的场面。

    为什么呢?

    呵呵,神偷门,那是臭名昭著,这样的门派,从来都是一脉单传,所以热闹不起来。

    况且,没人愿意和神偷门的修士做朋友。

    这样的未免时时刻刻要担心自己的储物戒指或者是其他的东西。

    他们,是不受欢迎的一群人。

    司空摘星当时是年少气盛,所以只以为学了一身本事,仗剑走天涯去了。

    当然,拿着剑,不过是为了装潇洒。

    他一个偷儿,自然是不会使剑。

    然后——

    初出茅庐,就被人给收拾了。

    骗的是团团转不说,差点儿就连底裤都被人扒掉。

    那个时候,是他的师父救了他。

    那是他第一倒霉的时刻。

    第二个,就是遇上了那个男人婆,这个就不多说,想起来司空摘星就是心肝儿直抖。

    说实话,正是因为这件事,他才转战幽州,而后偷了兀杀的移形换影灯还有人皮面具。

    就是为了方便不被那个男人婆找到。

    没想到,就遇到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三个倒霉时刻。

    被七夜收拾得很服帖。

    他被挂在飞轮的脚上。

    寒风呼啸,关键是在几万里高的上空。

    这样的风,简直是刮骨钢刀。

    司空摘星全身的灵气,就被明远用精血刻画出细小的符箓给封印了。

    所以,现在完全是在用肉身抗。

    七夜本来是打算直接让他人道毁灭的。

    但是明远说了,留着这个人,不定后面有什么用处。

    即便是到时候没有什么用,那到时候再杀也是无妨。

    便用自己的新发明的小型封印阵法,把司空摘星封印住了灵气,那么也不怕他闹什么幺蛾子。

    明远的修为不够,照理来说,他的阵法封印不了司空摘星。

    但是——

    质量不够,数量来凑。

    他刻画了数千个小阵法在司空摘星的身上,密密麻麻的符文自己看着都是无比的头疼。

    司空摘星......

    是龙得盘着,是虎也得踞着。

    没得商量。

    他迎风“招展”,大概是泪流满面了。

    他的命,怎么这么苦?

    话说,这两位到底是何方神圣???

    明远就不说了,以一介筑基修士的修为,能够封印他司空摘星的修为,他眼高于顶,也不得不说一声服。

    要知道,自从他得到了那位上古大能的传承,学会了传承自上古的盗道,就没有这么惨烈的输过。

    要知道,上古盗道,号称是无所不盗。

    盗天、盗地、盗人。

    这么恐怖的大道,自然不是神偷门的偷盗手段能比。

    所以司空摘星这一代,可谓是把神偷门带上了顶峰。

    一位风云第九的掌门。

    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除非后来者,和他有着同样的体质。

    太虚之体。

    这样的体质,这样的资质,才能够学习者盗天盗地盗人之欺天大道,从而追求长生无极。

    若是没有太虚之体,那么这盗道根本就没有办法入门。

    太虚之体,本就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这样的体质,才能够把盗道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

    却还是栽在了七夜的手上。

    这样的修为这样的实力,竟然在风云榜上不能名列前茅,而是籍籍无名,司空摘星觉着——

    以后要是有机会,他一定要找到天机阁,把那顿尸位素餐,占着位置不干正事儿的老头子们,全部给剃光了胡子!

    苍天负我??!(未完待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