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女剑仙 > 第三百零九章 我说......救命??!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零九章 我说......救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众元婴修士也都没有闲着。

    都是有力出力,有人出人。

    可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那自然是爽。

    但是——

    这件事,他们不得不管。

    因为很有理由,怀疑这样的变故,都是来自于那个突然冒出来的生面孔。

    也就是自称是青州修士的兀杀。

    这是不是外界的修士针对他们幽州搞出来的阴谋?

    这是不是什么别有用心的人,正在布局?

    是不是有一次的对于他们幽州有着不利影响的行动?

    他们完全有理由怀疑这样的可能性的存在。

    以前也有过这样一次类似的事件。

    那个时候,幽州的修士还没有这么强的警惕心,说白了,也就是傻白甜那样的天真。

    后来就差点没被外界的九州修士联合起来,把他们幽州的年青一代的天才修士给一网打尽。

    不少的幽州门派还有世家,在那一次的行动中,没落下去,再不复往日辉煌。

    如此深刻的教训,简直是刻骨铭心。

    现在的幽州修士,说好听点儿,是警惕性十足,防备心重,说难听点,那就是个个都是有被害妄想症的。

    他们联合起来攻击龙卷风屏障,那威力自然是不可小觑。

    陆长生毕竟只是随手弄下的防护罩,而且他也不想弄得太厉害,那样的话,他们的来历很可能被怀疑,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那样的话,只会招来更多的高手。

    就是要给这些人一个错觉,那就是他们虽然厉害,但是也就是比起在场的修士刚刚好要强上那么一点儿,只要他们努力点,也就可以胜利。

    就在这样的临界点上。

    外面的修士越打,越是心惊。

    越是惊讶,他们越是全力以赴。

    这阴谋......所图者甚大??!

    不然的话,也不至于派出如此高手。

    他们有了不好的猜测。

    难不成,是想要在幽州的交流队伍上面下黑手?

    还是说......冲着槟城的灵石秘境来的?

    云城主更是忧心忡忡。

    难道说......消息泄露出去了?

    阴阳和合宗的传承,必定是他的女儿的。

    旁的人,想都不要想。

    若是谁敢动手,他就剁了谁的爪子!

    ......

    陆长生轻喝一声:“试探到此结束,你的本事,也不过如此,距离上次见面已然是有五十年了,你还是这样的水平,当真是没有半点儿长进,邪魔外道果然是邪魔外道,前期进展快速,不过是提前透支潜力罢了?!?br />
    兀杀眼珠子发红。

    他的声音都在颤抖:“陆长生,你休要猖狂!别以为羞辱我就可以让我大意败于你手,这一招,早就不好使了!”

    “三千大道,殊途同归,你说我是邪魔外道,我照样可以登顶长生峰顶,成为化神真君,你就用你的命,来为我铺路吧!”

    “化血融神,末日黄昏,三千阴灵,祭我糜途,千毒万蛛手第三手,灭魂手!”

    一道血色掌印。

    遮蔽了整个天空。

    血色浪潮,铺天盖地的袭来。

    那里面,有着无数的剧毒虫蛇。

    它们翻滚、嘶吼。

    牙齿上面有着绿色的荧光。

    陆长生面色不动,就像是定海神针一般,站立在血海之中。

    一身白衣,翩然若神。

    却是半点儿不染尘埃。

    倒像是天然的一副仙人心境。

    尘垢不染。

    大道无情。

    他的手掌互相的缠绕,翩然若蝴蝶。

    无数的银色小针在他的指尖穿梭。

    就像是一条条银色的小鱼。

    或者是......蛇。

    灵活游动。

    它们飞快的冲向了那无边的血海,自身也是无穷无尽的,像是能够化身千万一般。

    然后,砰然炸响。

    惊天动地的声音,以及巨大的灵气潮涌,一起朝着众人袭来。

    朝阳郡主一条长鞭舞得是滴水不漏,泼墨不进,倒是没有半点儿损伤。

    压根不用人操心。

    童童的小靴子底下,生出了无数的根茎,密密麻麻,扎进了地下深处。

    他本体本就是草木,有这样的部分化形的能力,也是正常的。

    稳稳扎根,屹立不倒。

    小小的身体,倒是有了渊停岳峙的宗师气度。

    宁清秋拔出炼心剑,正要有所动作的时候。

    一把黑色的伞,已经挡在了她的面前,阻挡了所有的余波。

    她微微抬眸,清澈的眸中有着讶异。

    这是......

    苏红衣的遮天伞。

    她没有认错。

    但是——

    她对上了苏红衣笑意盈盈的桃花眸。

    里面灿灿生辉。

    她的心里,满是疑窦。

    是他没错,但是——

    苏红衣怎么会这么大发善心要救她?

    确定里面没有什么阴谋?

    还是说这人肚子里有着什么坏水儿?

    苏红衣微微一笑:“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你就当我是无事献殷勤好了?!?br />
    宁清秋依然是保持警惕。

    炼心剑都没有收回去,依然是提在手中。

    “你既然都说了前半句,自然是知道后半句,我怎么觉着......你没有安什么好心?”

    苏红衣尤自无奈。

    他这个人,一辈子都没有做过什么好事,这还是开天辟地头一回,想着她的实力在这样的余波中还是有些吃力,捉襟见肘的,若是受了点伤,之后陆长生又要拖上半天给她疗伤,还要说他防护不力什么的......

    为了节省麻烦,自己也不过是举手之劳的功夫,他就顺手在她的面前撑开了遮天伞。

    这下好了,反而是被怀疑了。

    苏红衣便反问她:“那你说说,我是哪一种?”

    宁清秋想了想,非奸即盗,好像是和苏红衣没有太大的关系。

    她自己,也没什么好图谋的。

    于是——

    她绣眉微蹙:“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哪里知道你在想什么?”

    “蛔虫?”苏红衣皱着眉,满脸疑惑,“那是什么东西?蛊虫的一种?不过那玩意儿不是在南疆比较盛行,在这一片儿,倒是没有听说过,怎么,你对这个还有研究?”

    宁清秋:......

    “算了,没什么好说的了?!?br />
    三观不同,用语不同,那就只好中断谈话了。

    雷杨在后面欲哭无泪。

    他用尽浑身解数,才在这余波里面逃过一劫。

    话说,你们闲聊的时候,能不能注意这里还有这个人,可怜巴巴的等着......救命啊......

    他两眼一翻,整个人晕了过去。

    手一松,摔下了擂台。(未完待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